《我在仙俠世界混娛樂圈》[我在仙俠世界混娛樂圈] - 第二章 宗門難題

次日一早,尚在睡夢中的林遠便被柳畫兒揪着耳朵叫了起來。

夭夜說到做到,既然收了林遠做外門弟子,也不吝教導,傳授了他一篇入門的築基心法,吩咐他與其他弟子一同做早課。

「所以,只有內門弟子才可以講話么?」大早上扎着馬步,大汗淋漓的林遠,喘着粗氣問道。

「是的,你剛才又講話了,再加一刻鐘。」柳畫兒蹲在一旁,喜滋滋地看着林遠晨練。

其他弟子早就結束晨練去用餐了,只有林遠還在繼續。

沒辦法,他的問題太多了,總是忍不住發問。

外門不讓講話,這是什麼破規矩啊!

按照柳畫兒所說,這是「節慾」的一種修行方式。

夭夜遠遠地看到這一幕,也是直搖頭,林遠別說修行天賦了,連體質都弱的可憐,比正常人差一大截,扎個馬步都扎不下去,說不定連個農婦都打不過,如何築基?

如果知道她內心所想,林遠估計要好好為自己辯解一下,跟她講講什麼叫「亞健康狀態」。

「要死了要死了。」林遠死狗一樣躺在地上,知道仙人高來高去非常爽,可是修行的過程要這麼難熬么?

「你真是太弱雞了。」柳畫兒毫不掩飾自己的鄙夷,這個世界強者為尊,像林遠這樣的,最為修士所不齒。

不過說話間還是給林遠嘴裏塞了一個雞腿,雖然他一大早晨練像個話嘮一樣不停被罰,但是不知道為什麼,柳畫兒就是挺喜歡跟他說話,也會故意逗他說話,看他忍不住說話被罰就咯咯直樂。

飯後一行人繼續前行,從沒騎過馬的林遠顫顫巍巍地抱着馬頸,趴在馬背上,嘴裏還不停歇。

「我說畫兒師姐,現在是什麼朝代了?」

柳畫兒撩開窗帘,一臉鄙視地盯着他:「想搭訕也不用找這種借口吧,大虞皇朝立國300年了,你是300年前出生的不成?」

「哈哈哈,鄉下來的,沒見識嘛。」林遠哈哈一笑,心裏卻暗嘆,果然不是自己知道的任何朝代啊。

柳畫兒翻了個大白眼,放下窗帘。

「他騙你呢。」夭夜頭也不抬,翻看着手中的書。

「師姐,你也當我傻呀。」柳畫兒無語,「他那談吐,怎麼可能是鄉下來的?」

夭夜笑笑不語,也是,作為七殺魔宮的小魔女,多少人被柳畫兒呆萌嬌憨的外表欺騙了?

雖然知道林遠在騙人,但是二人都並不在意,歸根結底,林遠並沒有被她們看在眼裡,他太弱了,連被在意的資格都沒有。

「這次朝廷密會我魔門四道,還不知道是個什麼章程,入城之後我去跟朝廷碰面,畫兒你把這事解決了。」

夭夜揉了揉眉頭,把手裡的書扔給柳畫兒,仔細看去,那不是書籍,應該是本賬冊。

柳畫兒苦着臉:「師姐,要不咱倆換換吧,我去跟朝廷碰面。」

「哼,你一個小丫頭片子,能有什麼威懾力,被人賣了恐怕都不知道。」夭夜心虛地看了一眼賬冊,哼,她才不會說她也搞不定呢。

柳畫兒都快哭了,翻來覆去看了半天賬本,也只能看懂一些淺顯的。

類似「摘星樓三月進賬280兩白銀,支出315兩,總虧損35兩,明細如下……。」

「得月樓三月進賬150兩白銀,支出250兩,總虧損100兩,明細如下……」

反正滿本賬冊,幾乎都寫着虧損二字。

她們此次來京的任務,一是與朝廷碰面,達成協作,二便是要協助外門產業在上京立足,起碼不能月月虧損啊,再這麼下去,宗門都有些頂不住了。

不光是上京這邊,各州的產業宗門都分派了人手。

柳畫兒可憐巴巴地低頭看了看,又看了看夭夜,她們都好久沒有換新衣服了。

夭夜也沒有辦法,揉了揉畫兒的腦袋,輕聲道:「集思廣益吧,說不定就有什麼好主意呢。」

未到三日,上京城高大的城牆就映入了眼帘。

一道閃着七彩的光幕,如同倒扣的大碗一樣,將整個上京城籠罩在內,隔着數里遠都燁燁生輝。

「這是什麼?」林遠驚訝,他還是第一次看到這樣的奇景。

「覆天之陣,大虞皇朝屹立300年不倒的根基。」輕鬆地通過城門,行走在寬闊的石板道上,柳畫兒為林遠解惑道。

幾日以來,林遠就彷彿話嘮一般,哪怕各個弟子都不搭理他,他還是喋喋不休地去找人說話,也不管對方回應不回應。

神奇的是,就這麼兩日下來,柳畫兒驚奇的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