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北京做房產中介買了五套房》[我在北京做房產中介買了五套房] - 第4章 被岳父岳母一再逼着買房(2)

候,我一直在想要給小橙買點什麼特別的,以顯示我的良苦用心。想了半天,忽然想到我之前住的小區對面有一個有機生態食品專賣店「食一味」。

「食一味」是一家老牌有機生態食材店,主題是「拒絕化肥、農藥、激素和一切轉基因,給自己和家人最環保的呵護」。裏面專賣有機果蔬、有機乾果、有機茶產品、有機食用菌產品等。我跟裏面的老闆娘還有過一段故事。我剛轉行做房產經紀人那會,一個月底薪1500塊錢,基本每次發完工資交完房租就變「月光族」。有一次我身無分文,窮的連飯都吃不起,跑到她店裡問她借50塊錢,她有些錯愕地看着我,而為了證明自己的「信譽」,我把自己房產經紀人的名片遞給她,說自己住對面小區,出門着急忘了帶錢包,然後她二話沒說很爽快地就答應了借錢給我。

我也不知道她在對於向一個陌生男人借錢這件事上為什麼如此慷慨,後來我曾專門研究過此事,得出的結論是,她是一個顏值控,應該被我帥氣、瀟洒、俊朗、陽光的外表所折服。

這件事對我幫助很大。要知道,50塊錢在當時可是我一個禮拜的伙食費。如果不是這50塊錢,我可能就堅持不到入職8個月後才開出的第一單。

雖然她對我「慷慨解囊」,但是我卻「作事慳吝」。因為我借她的50塊錢,整整半年後才還她。

半年後,當我把50塊錢狠狠拍到她的收銀台上的時候,她抬頭看了我一眼,問:請問小伙你要買什麼?

我說,我是來報恩的,半年前你問你借過50塊錢。

這時她才恍然大悟。

其實,之所以時隔半年才還她的50塊錢,並不是我真的「慳吝」,而是還不起。我當時拿着1500塊錢的底薪,交完800塊錢的房租,每個月就還剩下700塊錢,而700塊錢平攤到30天,每天的「餘糧」才23.3塊錢。如果中間買件衣服或請人吃頓飯,接下來就得好幾天喝西北風。請人吃飯的時候還得考慮喝水是喝一塊錢的還是一塊五的。

還她錢之前的那段日子,是我來北京之後最為窘迫和黑暗的日子,每次走到她們店門口,我都躲得遠遠的,生怕被她看到,要我還錢。那段時間,我把辦過信用卡的8家銀行的所有客服熱線全部拉黑,避免他們給我打電話催債。半年後,當我接到人民銀行徵信總部打來的電話的時候,電話里只對我說了一句話:房多大,鑒於你的個人徵信已經逾期53次,限你3個月之內還清所有的信用卡欠款共計23268.48元,如果限期內不予還清,將對你採取刑事拘留。

所以,為了報答她的幫助之恩,後面我一有空就會到她的店裡,幫她看店或做點雜物事,充當她的服務員。後來時間久了,也就慢慢熟了,她就認我做了乾弟弟,我也得知她的很多不為人知的故事。她是雲南人,傈僳族,名叫聶亞波, 「聶亞波」在傈僳語中的含義是指嬰兒出生時父親正好從山上打獵歸來。她來自開遠市下屬的一個村子,身世很慘,父母早年雙亡,3歲那年被養父母以2000塊錢賣到貴州的一個偏遠山區,6歲那年在雲南省和貴州省警方舉行的「拯救被拐兒童」的聯合行動中,被解救出來。解救出來後她被老家的一個大戶人家收養,不久後就定了娃娃親,年紀輕輕就生了孩子。25歲之前一共生過6個孩子,都是女孩。而她老公家有着深刻的「重男輕女」思想,所以以她「那個地方有問題」為由,常年對她施與家暴。迫不得已,她從老家逃出來,在北京開了這家有機生態食材的店。有機食材在當時還是一個很超前的概念,而且消費相對偏高,客戶群體少,所以她的生意一直門可羅雀,勉強維持生計。

我曾問過她,你開這家店,壓根不怎麼盈利,意義何在?

她說,為了實現我的夢想!

我又問,你的夢想是什麼?

她說,依靠自己的努力,實現經濟獨立,然後在北京這座巨型大都市留下來。

我一度很佩服她作為一個女人,身上所流露出的積極樂觀和不驕不躁的生活態度。

而從她認我做乾弟弟的那一刻起,我就有預感,我們之間會發生一些別樣的故事。果不其然,在我還她錢不久後的一個晚上,她忽然給我打電話,我還沒來得及說話,她就在電話那頭嚎啕大哭起來,我問她怎麼了,她說,我快死了,你再不來,我就徹底消失在你的世界。

我打個車快馬加鞭到了她店裡,裏面滿屋的白酒味,地下煙頭和碎紙屑撒落一地。我剛進去,她就一把抱住我,然後一把撕開我剛買的白襯衣,拽着我的領帶就在我身上亂啃起來。我們連店門都沒關,然後就在她店裡的收銀台上完成了男女的交歡與媾合。那是我第一次與一個生過六個孩子的女人發生關係,她躺在床上無動於衷,猶如一具屍體。我心想,生過六個孩子的女人就是不一樣。

事後,我覺得自己的行為玷污了我們倆純潔的友誼,於是懷着愧疚之心,給她發了一條消息:姐,咱們斷絕關係吧!

聶亞波給我回復:你敢,你要是跟我斷絕關係,我就天天去你店裡鬧,讓你此生不得安寧。

她的「愛」讓我感到壓抑與窒息,這是一種不可承受之重。

之後的一個多月,我都沒敢接她電話。

而經歷過此事,我對聶亞波有了更深入的了解。她身世悲慘,經歷多舛,加上前一段婚姻帶給她那麼多的恐懼與折磨,其實她一直都在現實中試圖躲避着某些東西,比如別人主動對她的好,比如重新邂逅一份愛。在她的內心深處,藏匿着無數柔軟的角落,這些角落會在日復一日的荒蕪與現實生活的摧殘中滋生出一塊塊腐肉,慢慢地失血糜爛,從而致使整個身體都被黑暗所侵嗜。

我不知道我的到來能否帶給聶亞波一些力量,但我深刻地知道,我無法給聶亞波帶來她想要的臂膀和港灣。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