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北京做房產中介買了五套房》[我在北京做房產中介買了五套房] - 第4章 被岳父岳母一再逼着買房

晚上下班回到家,已經將近十點,我岳父岳母還沒回來。白天因帶趙哥看房太多,微信步數走了三萬多步,累到倒床就睡。

這是我做房產經紀人這兩年以來的常態。

半睡半醒之間,手機響了,是我老婆小橙打來的。我接通電話,電話那頭直呼其名,語氣很急躁:「房多大,你幹嘛呢,我在醫院給你生孩子,你這半天連個電話也不來一個?你再這樣,我就給孩子另找個爹!」

我睡得有些迷糊,想都沒想便隨口敷衍了句:「好啊!但咱們醜話說在前面,給孩子找了新爹以後我可不出半毛錢撫養費!」

小橙越發氣急敗壞:「房多大,你能不能有點良心,關心一下我和——」

說到這裡的時候,我因為實在太困,用幾聲呼嚕聲加以回應。

然後就聽到電話那頭一陣嗚嗚嗚嗚聲。

我蒙起被子接着睡。剛睡一會,我忽然想到小橙剛才說的話,這才意識到小橙還在醫院,今天是我女兒出生的大喜日子。然後猛地起身,睡意瞬間全無。

我懷着一絲歉疚,給小橙回撥過去,電話響到自然停。

再次回撥過去,電話依舊響到自然停。

第三次撥過去,被她拒接了。

幾秒鐘後,收到小橙給我發來的信息:「房多大,這個畜生,祝你以後斷子絕孫!」

我給小橙回復:同喜。點擊發送,很快收到回復:對方拒絕接收您的消息。她已經把我拉黑了。

黑暗中,我越想越覺得不對勁:小橙祝我斷子絕孫,難道不就是祝她自己斷子絕孫嗎?我自言自語說,女人狠起來連自己都詛咒,想想都後怕——這也應驗了《封神演義》里的那幾句詩:「青竹蛇兒口,黃蜂尾上針。二者皆不毒,最毒婦人心。」

這時,客廳的門被推開,我岳父岳母他們從醫院回來了。擔心我岳父岳母又在我面前絮叨讓我跟小橙買房的事,我一把扯過被子蓋住我的頭,假裝熟睡。

「小房,回來了嗎?」我岳父隔着我房間的門,朝裏面喊道。

我假裝沒聽到,還故意打起了呼嚕。

我岳父推門進來,打開燈。見我躺在床上,他用手輕輕拍了拍我的後背:「小房,起來我跟你說點事。」

「爸,你們回來了?」我揉了揉眼睛,故作睡眼惺忪道。

「我跟你媽剛到家。是這樣,小房,今天小橙生產的時候,因為孩子太大做了會陰側切手術,失血有點多。你明天一大早去超市買點蓮子、新疆和田大棗、枸杞、銀耳和冰糖,我跟你媽給她煮個銀耳蓮子粥,帶給她喝,補補氣血。另外,再買點新鮮的水果,她身體現在比較虛弱,需要補充營養和我們的照顧。」

「好的,爸。我下午還在想這件事呢,明天一大早,我就去超市買!」

「早上小橙生完孩子,氣色着實不大好,我們本想跟你視頻,讓你安撫下小橙的情緒,順便看下孩子。但我們知道你工作忙,最終也沒敢打擾你。不過你也沒有主動給我們打個電話,小橙有點不大高興。」

「爸,今天確實太忙了,從早到晚,我們馬不停蹄地跑了丰台、順義、朝陽和海淀四個地方,接連看了五個項目。中午飯都沒來得及吃。客戶買三個多億的房子,我得把服務做好,不能隨便亂打電話,要不給會給客戶不重視他的錯覺!」我連忙解釋道。

「我理解你,所以才沒敢給你視頻。那沒事了,你接着睡吧,記得定好鬧鐘。」

「好的,晚安。」

我岳父轉身,正準備打算離開,貌似想起了什麼,又轉過來對我說:「哦,對了,小房,關於接下來你跟小橙買房的事,不知你們最近作何打算?孩子現在也出生了,你們在北京也該有個窩了,有了窩,也就真正意義上有了家!人出門在外,不能總這麼『漂』着。」

討厭的話題還是被再次提及。

其實,這個話題也不是不能聊,只是我跟小橙都是屬於那種掙一塊錢花兩塊錢的典型超前消費主義者,雖然已經來北京三年多,倆人多少也掙了一些錢,但是這年頭能掙錢不代表能攢錢。前幾天我們剛盤算過,加上這個月的工資和公積金賬戶里的錢,我們總共的存款,也才15萬塊錢。

而我們做過統計,附近的小區一般的兩居室,首付大概在70-80萬,即使買20年前的「老破小」,首付也得要60-70萬。以我們現有的實力買房,中間有45-65萬的價差,簡直要了我們的老命。所以,每次我岳父母他們跟我談及買房一事,我都不願跟他們在這件事情上多費口舌。

而我岳父岳母都是老師,思想是那種保守得不能再保守的,按照他們的本意,人的成長就得遵循《禮記·大學》的規律,「齊家治國平天下」。家不「齊」,其餘的都無從談起。而我跟小橙的觀點始終保持一致:買房不着急,等有錢了再說。所以在買房這件事情上,我們爭論的次數不下於二十次了,再爭論下去,雙手雙腳都不夠用了。

「爸,這件事等小橙出院我們倆再好好合計下,無論如何,房子肯定是要買的。」

聽到我說這句話,我岳父終於在我們探討「買房」這個話題的時候,臉上露出了微笑。

然後,我岳父關燈,關門,走出房間。

我定好鬧鐘,躺下,繼續倒頭就睡。

我岳父走後,其實我很後悔我剛才對他說過的那些話,什麼「不能隨便亂打電話,要不然會給客戶不重視他的錯覺」,加上我屢次對他所說的「買房」一事比較排斥,這樣看,會讓我岳父誤以為,我壓根沒有把小橙——他的親生閨女,我的老婆放在心裏第一的位置。

我本想起床再去跟我岳父解釋點什麼,但是想着想着,還是不受控制地去見了周公。

第二天一大早,我就去超市買了昨晚我岳父囑託我的熬粥用的材料,另外又買了一些水果。買水果的時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