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北京做房產中介買了五套房》[我在北京做房產中介買了五套房] - 第3章 我的名字叫做「房多大」(2)

中的那第四種「不孝」。

至於我爸媽不同意我做房產中介的原因,是他們覺得,房產中介的工作性質就是「黑」,各種「黑」,坑蒙拐騙,陰損毒辣,打砸搶燒,窮凶極惡,胡攪蠻纏,喪盡天良,上到九十九,下到剛會走,一個都不放過,無所不用其極。而我做了這樣一份工作,有辱家門。

骨子裡的我是執拗的,經過再三斟酌,最終我還是不顧我爸媽的極力反對,毅然決然選擇了成為一名祖國首都的房產中介小哥。

為此,在我來北京後長達半年多的時間裏,我的電話號碼始終存在於我爸媽的黑名單里。

對此我無語凝噎。我覺得我爸媽壓根不理解我,更不了解我的「實力」——一個大專生,在北京,除了能做點跟「賣」東西有關的底層工作外,可能連搬磚都沒人要。

他們不知道,這裡是北京,一個讓無數中國人魂牽夢縈的地方。

他們不知道,這裡是北京,一個沒有學歷你步履維艱的地方。

而之所以有選擇做房產中介的動力,另一個重要的原因,是當初我租房找過兩個中介,我感覺他們人都很善良。一個在看房的時候給我買了瓶水,看完房還要自掏腰包請我吃飯;另一個騎着小電驢帶我逛了大半天,最後當我沒看到合適房源的時候,他還安慰我說,兄弟,沒關係,沒看到合適的,等回去我再給你找找。找到合適的,我下次騎電驢再帶你看,租房的事,包在兄弟我身上就好。我覺得他們都特仗義執言。

在我入職之前,確實也聽說過諸多關於中介的諸多負面消息,說中介都是「大惡人」。但我是一個感性的人,我總是不憚以最大的善意去看待人們口中所說的「惡」。我覺得人是一種很複雜的動物,不能以單純的「善」與「惡」去蓋棺定論,非黑即白。有時候你以為的善,對別人來講可能是逼良為娼;而我眼中的「惡」,對你來講未必山窮水盡疑無路。只是大家所處的立場不同,看問題的角度不同罷了。

而職業也無高低貴賤。憑藉自己的雙手去創造價值,這並不可恥。不管從事什麼職業。農民工清潔工也好,都市白領金融精英也罷,本質上大家都是一座城市的參與者與建設者。

而事實上,我也並不像我父母所認為的那樣,十惡不赦,一文不值。我在無數個父母懷疑我的時刻,客觀、公正地評估過我自己。

我有四大優點:

第一,誠實。

我這人生性耿直,天生不愛撒謊。做了房產中介之後,我對所有的客戶都掏心掏肺,直言不諱,如果房子有什麼優缺點,我都會很客觀、公正地給客戶講清楚,從不刻意隱瞞。例如我剛入職的時候遇到過一個單子,房子因為漏水,業主在賣房之前為了掩飾漏水的痕迹特意給房子刷了一層乳膠漆,並對我們中介公司宣揚說,誰要是能幫他把房子賣了,合同簽約完成後當場獎勵現金兩萬塊錢。就在我的客戶看完房決定要定房的時候,我還是「戳穿」了業主的陰謀,第一時間阻攔了客戶。最後我的這個客戶找其他公司的經紀人定了海淀的一套學區房,並沒有選擇通過我成交。但我並不後悔,我覺得,對於一個家庭而言,買房是一件大事,也是一件喜事,我不能因為一時的利益得失,破壞客戶的「好事」,從而讓客戶對買房蒙上一生的「痛」。

我的這種誠實也為我帶來很多福報。後來我的那個客戶找到我,非要把他們的女兒許配給我,並說我們「郎才女貌,佳偶天成」,天造地設的一對。而當我見到他們的女兒後,我也非常誠實地拒絕了他們:「對不起,你們不能違背我的主觀意願,否則就算——。」

第二,善良。

我內心敦厚,沒有心機,常常以助人為樂為快樂之本。剛認識小橙那會,有一天晚上下班,我跟小橙騎着小電驢,路過流星花園小區,看到一位落魄的中年男人穿着一襲單薄的衣服蓬頭垢面地躺在馬路牙子上,當時我就動了惻隱之心,然後到附近的超市給他買了火腿腸、麵包和水,他用小紙條留了我的電話。

一年後,忽然收到一條信息:「你好,還認識我嗎?你們二位是否還記得,2015年秋天的那個晚上,在流星花園小區紅綠燈路口,為我送麵包送水的場景,謝謝你們!我要回來報答你們二位好人。」後來,他輾轉找到我,非要提拔我當他公司的董事長助理,被我拒絕,理由是,我對他說:我要取代你做董事長。他嚇得落荒而逃,臨走的最後一句話是:兄弟,你夠狠!

第三,正直。

有一次,我去三里屯附近簽單,回來的時候已經凌晨五點多,路過三里屯的酒吧一條街,看到一個穿着暴露的姑娘醉醺醺的躺在草叢裡,衣不蔽體,紋絲不動。我當時的第一想法是:撿屍。

但我內心深處是一個正直的人。就在那一刻,我的理性打敗了感性,正義戰勝了邪惡,我脫了外套,給姑娘穿上,然後把她送到附近的賓館,為她開了一間房,並為她留了一張紙條:姑娘,天黑路滑,這社會複雜,一個人出門在外,善待自己。然後放心離開。

來北京後的這幾年,經常會在網上看到各種關於道德的討論,比如「失足者落水,救不救?」「老人摔倒,扶不扶?」

對此我卻不以為意,因為我覺得這種討論毫無意義,因為它完全不應該成為一個話題。

在我看來:

失足者落水,救不救?

救!

老人摔倒,扶不扶?

扶!

我對自己身份的定位是:

高舉正義的火炬,讓雷鋒精神永存。

我對正義的理解是:

這個世界還是好人多,黑暗永遠遮擋不住白晝的光。

第四,學習能力強。

雖然我大專畢業,學歷不高,是我爸口中的「害群之馬」,天資也不夠聰穎,但我主動學習的能力還是超強的,我知道「勤能補拙」。入職我現在的北京滿庭芳房地產經紀有限公司後,我主動為店裡的老人拎包送鑰匙,買水打合同,可以說像一隻勤勞的小蜜蜂,任勞任怨,不計得失。工作之餘,還學習店裡每個人身上的業務優勢,追在他們屁股後面讓他們給我傳授他們的「成單秘籍」,所以,店裡的人有業務的時候,都喜歡順便捎帶着我,讓我打下手。

久而久之,我就成了店裡進步最快的經紀人。正常來講,新人三個月才能入門的房地產交易稅費和貸款政策,我一個月就已經輕車熟路。

為此,店裡的人還給我起一名號:善於學習的小房子,無私奉獻的小店助。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