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願化身成魔》[我願化身成魔] - 第10章 辣手摧花

隨着時間來到九點鐘,紫相鳳的身影也出現在了擂台上。

「同學們,今日是寅虎位爭奪賽,請大家全力以赴,讓我看看拿下寅虎位的是哪位人傑!」紫相鳳大喊道。

猛烈的鼓掌聲響起,紫相鳳閃身出現在了老師方向的觀眾台上,寅虎的爭奪賽也正式拉開了序幕。

學員們的熱情都十分高漲,不一會兒就有一名學員登上了擂台。

「什麼時候上去?」秦媚問道。

「現在。」林丑起身走向擂台,他並未打算多觀察對手的能力,雷戒和念服讓他無所畏懼。

看着走向擂台的林丑,比賽場內的人紛紛議論起來。

「這不是那個十班的天才?」

「不知道他適配了怎樣的詭器。」

「我以為他後面才登場,沒想到這麼快就上了。」

「人境五層,有點意思。」

走上擂台的林丑說道:「十班林丑,適配雷戒、念服,我的念服可以釋放念力控制物體,但念力有個缺陷是無法控制被炁包裹的物體,所以你最好使用炁包裹自身來抵禦。」

林丑介紹自己的同時將念服的缺陷說了出來,他不想一下就將其秒殺,那樣太打擊人。

而且他也只打算先用念服,若是遇到強者再使用雷戒。

「九班賈濤,適配上吊繩,上吊繩可以飛向目標憑空將其吊起。」站立對面的男子說道。

裁判見兩人準備就緒,一聲令下「戰鬥開始!」

裁判聲音剛落下,林丑便召喚出了念服,一套冷色調的古裝瞬間幻化穿戴至身上。

黑金色與深褐色相襯搭配,前部與背部點綴有精細的紋路和線條裝飾。

將林丑顯得華麗的同時,又帶着些許冷峻之感。

「帥又何用!看我上吊繩,我吊!」賈濤將上吊繩拋出,繩索直射林丑脖頸處,意圖將其吊殺。

「念力。」林丑淡淡的講道,一股念力隨即散布在空中飛射而來的上吊繩上。

念力包裹住上吊繩的前半部分,一股力道施加,讓其卡在半空無法掙脫。

看見上吊繩被念力控制在半空上掙扎,舉着手催動繩子的賈濤大喊道:「動啊!給我動啊!

念力和賈濤分別控制着繩子的前端和後端,使得上吊繩在空中一左一右甩動個不停,極為有趣。

「這就是念力?」

「有些無賴,那些物理系的詭器且不是很難對付他?」

「這些是重點嗎?重點不是左右右手一個慢動作嗎?」

見到念力的效果,看着比賽的眾人紛紛議論道。

「你的招式對我無效,如果沒有什麼別的計策我就結束戰鬥了。」林丑看着賈濤說道。

「我不服。」賈濤不甘心的喊道。

「好吧。」林丑見狀,催動念力將上吊繩纏繞旋轉,聚在一起形成個籃球大小的範圍。

接着用念力完全覆蓋,將其控制着飛到了手中。

「還可以吧?這就是我練習兩天半的念力操控。」林丑笑着說道。

「哈哈哈,我算是看出來了,你的念力影響範圍就籃球大小,念力和我的上吊繩一換一,我直接跟你肉搏,看你如何應對。」

賈濤發現了念力目前的弱點,徑直衝向了站立的林丑。

林丑微微一笑,沒有再說話,而是用實際行動告訴了賈濤。

只見林丑控制着籃球狀的上吊繩,直直砸向了奔向他的賈濤。

來不及躲閃的賈濤被上吊繩砸到腳上,臉朝地狠狠地摔了一跤。

多虧了地面已被有着可以控制石塊的老師修復,不然的話賈濤可能更慘。

林丑控制着上吊繩在賈濤身上砸來砸去,好似在打籃球一般,傷害性不大但侮辱性極高。

搞得賈濤委屈得差點落淚,直呼受不了不打了。

隨着裁判宣布林丑勝利,一場不到三分鐘的鬧劇就這麼結束了。

賽場中掌聲也隨之響起,就是學員們的討論聽着有些尷尬。

「帥是帥,不過用籃球攻擊怎麼感覺有點奇怪呢?」

「我覺得這個打法有些娘炮。」

「練習兩天半,就吊打賈濤,我是賈濤的話怕是心態都崩了。」

「全校第一人境五層的存在,行為竟然也如此奇怪。」

站在擂台上的林丑坐在了遮陽休息凳上,等着下一位登台的對手。

僅僅過了五分鐘,第二位挑戰者就登台了,是一位女性。

「五班王品茹,適配長臂鬼手。」

「十班林丑,適配雷戒、念服。」

「戰鬥開始!」裁判一聲令下。

王品茹站立在原地,並未馬上攻擊,而是平靜的講道:「林丑同學,我的長臂鬼手是附身形詭器,可以讓我的手臂詭異化的同時附帶上炁,據你自己所言,你無法影響被炁覆蓋的物體對吧?」

「嗯,沒錯。」林丑應道。

「雖然目前我只有人境三層,但只要你不使用另一件詭器雷戒,你便毫無勝算。」王品茹分析道。

「嗯,確實如此。」林丑淡淡說道,看着一點緊張感都沒有。

「來戰吧!長臂鬼手附身!」王品茹丹田中衝出股黑氣,在兩隻手臂上凝聚,將手臂上覆蓋了一層烏黑的氣泡,雙手則變成了雙黑色利爪。

「接招吧!」王品茹手臂拉伸變長,冒着黑色氣泡咕嚕嚕的雙臂射向了林丑。

看着距離十米處王品茹襲來的攻勢,林丑默默的催動了念力。

林丑的念力後發制人,直接將王品茹的衣領控制,圍繞着纏住了她的脖頸,將其吊了起來。

一股窒息感傳來,讓王品茹停下了攻勢,停止了長臂鬼手的附身化。

恢復原狀的雙手死死抓着衣領,想將其已經纏繞着脖頸扭曲變形的衣領扯開。

衣領纏繞着王品茹將其帶離地面,讓半空中的她更加無法使力掙脫,再加上窒息感越來越強烈。

王品茹的臉色漸漸發紫,開始嘴角流出白沫,那是被勒着脖頸即將窒息死亡的表現。

就在王品茹以為自己就要死亡的一瞬間,林丑鬆開了衣領的控制,王品茹也從空中掉了下來。

看着王品茹露出肚臍歪七扭八的躺在地上,林丑無奈的說道:「兩天半的訓練,已經讓我的念力可以操控不超過三百斤的物體。」

「你使用炁包裹自身確實可以抵禦念力的影響,但是你修鍊的炁無法包裹你身體外的物體,最明顯的例子就是你穿的衣服。」

「我只需要控制着它勒着你你就輸定了,若是你是舉重愛好者或許還可以憑着力量扯開,但是三百斤的控制力足以秒殺所有普通人。」

「先前的上吊繩是可以脫手的技能,我是怕賈濤會同歸於盡,所以才那般行動,給你造成了一些誤解,不好意思。」

林丑解釋完後,默默看着趴在地上已經恢復了正常呼吸的王品茹。

王品茹見狀也明白了意思,有些沙啞的說道:「我認輸。」

隨着裁判宣布林丑的勝利,場上也響起了猛烈的鼓掌聲,這次和上一場不同,大家都發現了念力的強勢之處。

「三百斤?有點離譜啊。」

「兄弟你不是兩百斤左右?我記得之前你喝醉我抗你起來都抗不了。」

「難搞噢,若是那個王品茹不穿衣服或許還能斗一斗,嘿嘿嘿。」

「你這獃子還真能想,我看你在想吃屁。」

「看來沒幾個好手能剋制他的念力了啊,更別說還有個隱藏的雷戒。」

……

時間又是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