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有一劍,可封天》[我有一劍,可封天] - 第九章 破曉

謹慎如魔尊,從不做無把握之事。若是拉攏劍客,便能不費一兵一卒,豈不美哉。

至於那封王加爵,共享天下的鬼話當然是不可能實現的,但凡劍客選擇留在他身邊,以他的性子,絕對不會養虎為患,引狼入室,帶奪得玄天大陸的那一剎那,他必將劍客斬首示眾!

不過劍客竟拒絕了他看似很誠懇,很有誘惑力的請求,說明他不是追求名利之人,在先前的以命搏命殺了無數魔族猛士之後,只憑寥寥數人便將魔族大軍阻擋在這裡如此之久仍不退縮,可以窺見他多麼痛恨魔族,有着天生的傲骨,不會屈居人下的。

所以劍客的回答便顯得於情於理,並未出乎他的意料。

魔尊微微嘆息,可惜了一個天才,也可惜了他體內的力量,話說他還真的很感興趣呢。

目光變得凌厲,直視着雪原上那道黑色身影,溫和的氣息消散,終於露出了隱藏於它之下的崢嶸,一股磅礴的氣勢帶着些許殺意在體內如同噴發的火山一般,暴涌而出,其下所滲透出來的暴虐之氣極為濃重,令人側目。

幾百年未出手的魔尊在此刻終於顯露出他那驚人的力量,滔天的魔氣瞬間遮住了半片天空,寥寥數息便,將劍客先前凝聚出來的黑雲閃電盡數掩埋!

指尖微微一抖,一股濃郁到極致的魔氣帶着絲絲殺意快速凝聚,扭轉出一縷墨墨黑色的幽光,烏光極其凝練,宛若實質一般,在指尖纏繞,魔尊淡漠的眸子流轉,

刷的一聲,帶着細微的空氣爆裂之聲,猛然襲向那靜立原地的黑衣劍客。

劍客面色一片凝重,右手緊了緊手裡的黑劍,左手掐出劍訣,道道強橫的如同匹練一般的黑色劍氣快速凝聚,纏繞在周身,在空中耍出道道殘影,極速舞動間竟將劍客的面前形成一片宛如實質的黑色護盾。

護盾漆黑一片,彷彿能吸收一切光芒,反射不出任何光澤,堅不可摧。

淡淡的黑芒自魔尊的那道攻勢中散發而出,所過之處氣溫都急劇下降,詭異異常。

滔天的魔威,帶着強橫的力量,細的如針尖大小的黑光似乎能洞穿一切,在眾目睽睽之下,與劍客舞起的黑盾陡然相撞。

「 呯!」

巨大的轟鳴聲響徹天地,如同敲響了巨鍾一般,轟天裂地。

一連串的火花在兩者交匯處不斷滋生,撕扯着空氣,空氣震蕩間,一道道擴散的氣浪不斷的向四周席捲而去。

一場毀滅的風暴陡然出現。空中鹹魚一夥兒被氣浪襲擊的七葷八素,東倒西歪。

有些修為低微者甚至被氣浪掀翻,肚皮朝天,口吐白沫,身上的經脈都被震斷了幾根。

下方黑氣瀰漫,狂暴的劍氣與魔氣拉扯間不斷亂竄而出,逐漸消散,漸漸露出了劍客的身影。只見他腳步微退半步,呼吸略有些急促,並無大礙。

人群中頓時爆發出一陣嘩然,眾人面色皆是一片駭然,想不到劍客的實力竟真的能與魔尊抗衡,抵擋住魔尊雖說隨意,但看起來極其認真的一擊。

「有意思。」

魔尊嘴角勾起一道細微的弧度,眼中有精芒閃過,略帶興奮之意,似是發現了什麼隱藏的秘密。

顯然,剛才的那一擊他已差不多試探出了些許有用的東西。

劍客面色凝重,氣息略有些紊亂。

此時的他雖說是無敵之姿,戰力無雙,可逐漸增多的灰白頭髮,以及愈加衰弱的氣息,證明着他的身體狀況,此刻不容樂觀。

他本就身受重傷,如今再爆發出如此強橫的力量,更是加快了他氣息的衰竭。

天下沒有免費的午餐,萬物守恆,要想成事,就必要付出相應的代價,而且越難辦,代價越大。

獲得如此強大的力量,透支的只可能是他的生命力,加速他的衰老。

待到長發完全轉變為白色,他的生命也即將到達終點。

飲鴆止渴!

他不願,也無法。此時的他如同最璀璨的煙火,即將消散在天際,只為綻放出最華麗的色彩,曇花一現。

所幸漫天的雪花飄落而下,停留在發燒,將黑髮染成純白之色,暫時無人能瞧見端倪。

劍客死寂的眸子微微流轉,閃着森白的光輝,眼中的寒芒一閃而逝。

「鏘!」

手中黑劍輕抖,帶着輕微的顫鳴。

周遭一片死寂,沒有一絲聲音,寂靜的可怕。時間彷彿凝固。

眾人的目光緊緊盯着劍客,而他神情冷漠,冷的似乎沒有絲毫感情,看向黑袍眾人的目光如同看死物一般,眾人皆是被這詭異的目光盯着打了個寒戰。

這是一雙多麼詭異的眸子,恐怖的目光攜着無限的威懾力,彷彿能主宰一切的眼神深深的印在心上,無法回去,讓本就兇狠殘暴的他們被盯的直發怵。

恐怖的眼神甚至能吞噬人的心神,有些深陷進去的鹹魚們被打醒後皆是亡魂皆冒,如墜深淵。

多麼恐怖的眼神,僅僅是一眼橫掃過去便讓他們戰意大失,若是真正開打起來,他們只是一群下飯小菜,連還手的能力都沒有,不用耗費功夫,直接嘎嘎切碎。

他們只是一堆鹹魚,躺平就行,嗯。

眾鹹魚皆是贊同的點了點頭,神仙打架,凡人遭殃,城門失火,殃及鹹魚。

想明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