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一個賽亞人你說我沒血繼限界?》[我一個賽亞人你說我沒血繼限界?] - 第七章 葉凡的命,只能我取

既然決定來參加中忍考試了,那就鬧他個天翻地覆,也借這個機會,敲打一下躲在暗中蠢蠢欲動的那些人。

如今的葉凡,早已經不是那個,任由族人們逼死他父母的葉凡了。

葉凡雖然是個穿越者,但也是他的父母給了他生命。

如果宇智波一族沒有滅族,葉凡也會毫不猶豫的擊殺那些,曾經逼迫過他父母的人。

父母身死,一直是他心中的痛!

跟着自來也在外遊歷的這些年,葉凡一直在思考一個問題。

自己是瘟神這件事,最開始到底是從哪裡傳出來的。

是從宇智波內部?

還是木葉內部?

思考了很久,葉凡覺得這個消息,很有可能是從木葉高層口中傳出的。

畢竟宇智波一族的存在,一直都是木葉某些高層的眼中釘,肉中刺。

葉凡覺得,他是瘟神一事,很有可能是木葉高層中的那些鷹派,用來分裂宇智波一族的手段。

而且,這種手段,效果也是顯而易見的。

當初,就是因為這件事,導致宇智波內部幾乎崩塌了。

他清晰的記得,在一個雨夜,宇智波一族的高層,堵住了族長宇智波·富岳的家門,逼着富岳做出明確的選擇。

要麼殺死他,要麼主動讓出族長之位!

這就是在那天之後,葉凡的父母自殺了,替葉凡而死!

至今為止,葉凡依然記得他父母臨走前,對他說的話。

「凡兒,我和你爸爸在這些年中,做任務存下了一些錢,應該足夠你用到十八歲了。」

「你的體內沒有查克拉,你也沒有宇智波一族的血脈,你就不要選擇做忍者了。」

「我和你爸爸,只希望你能夠健健康康,快快樂樂的長大。」

「其實,做一個平民,平平淡淡的過完一生,也挺好的。」

「錢,該花的時候花,不該花的時候省着一點,但是一定不要虧待了自己。」

「現在你正是長身體的時候,要多吃肉。」

「最最重要的是,在18歲之前千萬不要喝酒,也不要染上賭博的習慣……」

「你不要有什麼心理負擔,你不是瘟神,你是爸爸媽媽的寶貝,永遠都是。」

……

他們慈祥的臉龐,永遠都留在了葉凡的心中。

雖然和他們相處的時間並不長,但葉凡能夠很清晰的感受到他們對自己的愛。

很多時候,葉凡十分內疚。

他的父母,很大程度是因為他而死,因為他才背負了那麼多的流言蜚語。

「如果沒有我,他們或許還能多活兩年。」

「當初是我的實力太弱,如今不一樣了,要不了多久,我就能再一次見到你們了。」

這次回來木葉村,葉凡一方面是為了搞清楚一些事情,另一方面是為了捕捉大蛇丸。

目前的忍者世界,只有大蛇丸一個人會那個禁術,穢土轉生!

不過,這個階段的穢土轉生,是葉凡看不上的。

葉凡打算捕捉完大蛇丸之後,逼他深入研究穢土轉生,轉生他父母最巔峰的時候。

下一步,就是捕捉漩渦長門了。

長門的輪迴眼,是能夠真正復活別人的存在!

對於長門,葉凡沒有半分好感。

一個欺師滅祖的人,根本不配入他法眼!

上一世,葉凡在刷論壇時,會遇到很多為長門洗白的人。

每一次遇到,葉凡都要與之對噴。

縱使長門有萬般理由,最不該的就是殺了自來也,這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