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為至尊》[我為至尊] - 第7章

  不過那些豪族肯定是不會甘心掏腰包的,他們巴不得齊王府半死不活,這樣他們就可以逍遙自在。

  但是蕭銘可不會放過他們,這些豪門就是一頭頭肥羊。

  想了想,硬搶估計搶不過,不過要讓他們吐錢也很簡單,這些大族不是擔任官吏就是兼職商賈,只要有他們心動的商品,不怕他們不拿錢來買。

  接下來三天,蕭銘整天待在器械司,五百兩白銀讓器械司空前富裕起來,每日購買的木材,煤餅,鐵礦石進進出出,一改往日門可羅雀的凄涼模樣。

  「殿下,青州市面上的煤餅和鐵礦石盡數被我買下,下一批王家說要等上一些時日。」

  採購的最後一車煤餅到了器械司,陳文龍稟明情況。

  「總共花了多少銀子?」蕭銘問。

  「二百兩。」

  蕭銘一陣肉痛,「這煤餅和礦石怎麼會這麼貴。」

  陳文龍苦笑一聲,不敢接話。

  在他看來,這事只能怪蕭銘。

  初來封地,這位堂堂齊王很快和本地的豪門子弟混跡在一起。

  整日與這些權貴子弟聲色犬馬,欺男霸女。

  這些豪族子弟得知蕭銘手頭的銀子不寬裕,便大把給蕭銘送錢。

  不過這些人的心思可不單純,很快青州礦山的經營權便被蕭銘白菜價賣給了這些豪族。

  其中拿到最多礦山經營權的是青州王家。

  「殿下,這你可就錯怪我們王家了,這青州的礦山在五十里外,此地又無漕運,只能馬拉人扛,成本自然翻倍,不賺點薄利,我們王家可就活不下去了。」

  正在這時,一個輕佻的聲音在門外響起,走進來一個穿着藍色綢緞長衫,腳踩騰雲靴的英俊男子。

  「這不是世傑兄嗎?」

  蕭銘的記憶中,這個王世傑是青州大族王家的長子,也是他狐朋狗友圈中的第一位,百姓口中青州四害之一。

  「見過殿下!」王世傑微微對蕭銘鞠了一躬,手中拿着紙扇遙遙拱手。

  「王某不過去沂州查驗了一下賬目,不曾想殿下竟親手活捉三十蠻族騎兵,真是讓王某佩服,佩服。」

  「世傑兄謬讚了,不過是走了時運,這些個蠻族也是誤打誤撞進來的。」蕭銘讓差役給王世傑搬了個椅子賜坐,問道:「世傑兄剛回的青州?」

  「正是,家父說殿下在大批量收購煤餅和鐵礦石,遣我來問問殿下還需要多少?」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