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大蠻神》[我是大蠻神] - 第2章:撿到動漫女神

蠻荒大陸以蠻為尊。

  蠻就是道,是銘刻在天地中的無形痕迹,是這個世界的法則之力。

  那些追求蠻之真意的人被稱為蠻修。

  強大的蠻修具有種種不可思議的力量。

  控火御水,搬山移海。化凡石為靈玉,喚枯木發新芽……

  在普通人眼中,蠻修地位崇高。認為他們受到了居住在天國之上的祖先神靈的賜福,是天之驕子。

  只有具備萬中無一的資質才有可能成為蠻修,變成億萬萬芸芸眾生中的人上人。

  ……

  此時正值一年之中最熱的時節,雖已然臨近黃昏,但依舊有炎日懸空,那一**灼熱的氣浪不斷地衝擊着正在田地里艱苦勞作的奴隸,他們神情獃滯且空洞,如傀儡般不停地在田地里忙碌。

處在這樣宛如被煮沸的空氣中,簡直讓人喘不過去,有個奴隸不堪重負而暈厥,卻無人吃驚,誰讓地位低下的奴隸就是草芥螻蟻,沒人會在乎這類人的死活。

  一個穿着灰色麻衣的監工把這個暈過去的奴隸快速拖走,隨意地丟到一旁的馬路上,臨走之時還滿臉厭惡地朝他身上吐了一口唾沫,嘟囔道,沒用的東西,浪費老子的時間!

  米子誠好不容易清理完河道里的淤泥,急忙抽出掛在腰間的破舊水袋拚命地往嘴裏灌水,直到幾乎把整個水袋都喝完才覺得稍微緩解了乾渴的喉嚨。

  他緩過一口氣,然後朝四圍看去。

  廣大的田地里到處都是和自己一樣**着半身辛苦勞作的奴隸,除此之外居然還有幾十個渾身布滿紅毛的人形怪物,就像居住在蠻荒地帶的野人,連面孔也顯得粗獷模糊。

  他們普遍都有三米高,且氣力驚人,輕易地就扛起直徑超過兩米多的沉重石頭狂奔,還顯得遊刃有餘。

  「吼!」一片巨大的陰影籠了過來,伴隨着震耳欲聾的聲響,一頭有着房屋大小的土黃色巨獸拖着龐大的耕具從米子誠身邊慢慢悠悠地穿行而過。

  六條猶如柱子般的粗壯巨腿支撐着它臃腫的身軀,行踏之間地面都隱約震動,旁邊有幾個提着巨大木桶的紅毛怪物在引導着它的行走路線,並不時從木桶里拿出幾顆黑幽幽的石頭甩到巨獸的嘴裏供它吞食。

  「這到底是什麼鬼地方?」米子誠喃喃自語,莫名其妙地出現這個奇幻的世界,又莫名其妙地被抓捕成為平蠻山莊的奴隸。

  身為二十一世紀的現代人,他倒是很快接受了穿越的事實,但特么的對於奴隸身份他卻無論如何也接受不了。

  再怎麼說我也是社會主義的接班人,怎麼可能甘心做生死不由自己的卑微奴隸?米子誠心裏憤憤不平,眼珠子亂轉。

  可這裡的管理實在是密不透風,每一小隊奴隸都至少有一名監工負責,所以都好幾天了,米子誠也沒找到好的逃跑機會,今天是他第一次被叫出來干農活。

  經過這些天的了解,他知道了這個世界叫做蠻荒大陸,階級劃分得很明顯,人上人能輕易主宰奴隸的生死,特別是所謂的蠻修,是凌駕於普通人之上,擁有非同小可的力量,而平蠻山莊里就有蠻修坐鎮,就是平蠻山莊的莊主。

  那些奴隸們一提到這位蠻修大人,就是滿臉的崇拜,以及深深的恐懼。

  傳聞他能輕鬆滅殺一支千人的軍隊,開山裂石不在話下。奔襲如蒼狼,力大如蠻牛,是方圓千里內的霸主級人物。

  米子誠看下眼四周,發現沒有監工在注視,空曠的田地僅僅零星地散落着幾個奴隸人影,但米子誠陷入了糾結之中,到底要不要逃跑?

  「咦?」這時有兩個抱着巨大木桶的紅毛怪從他身邊大步走過,並發出低沉嘶啞的吼叫,火急火燎地向前跑去。

  「發什麼愣!快點幹活!」一個長着一對刻薄三角眼,尖銳下巴的矮小青年對着米子誠喝罵道,他身上裹着黃色的布衣,但奇怪的是即便是在如此酷熱的天氣下,他的皮膚上竟也沒有一絲汗漬。

  在米子誠還沒反應過來之時就感到臉上一陣火辣辣的劇痛,原來這個三角眼監工,不由分說地拿起手中的長鞭抽在米子誠的臉上,在他的臉上撕裂出一道血淋淋的傷痕,「要不是因為荒奴數量稀少且**起來太麻煩,哪還輪得到你們這群瘦弱的奴隸,不抓緊幹活,就把你們扔給六足地龍做飼料。」

  這個三角眼監工滿臉的兇狠,說著又要舉起鞭子。

  「莫管事,他是新來的,不懂規矩,您擔待點。」

  一個魁梧的男子擋在了米子誠身前,在三角眼青年前面連連彎腰,堆滿了討好的笑容。

  此人名為古銘,是米子誠所屬奴隸群中的一位同伴,和他一樣剛剛成為奴隸不久,所以不像其他奴隸一樣已經麻木不仁,對生活還抱有些許希望,是唯一幾個能和米子誠說上幾句話的人。

  很顯然,這樣的恭維似乎讓這個矮小的青年很受用,於是他放下鞭子眯着眼,挺直了胸膛,摸摸尖尖的下巴,以一種孤高零下的姿態,淡淡道:「跪下給我磕三個響頭,就饒過他。」

  「跪你媽!」米子誠突然衝上去,一拳打在措不及防的矮小青年下巴上,輕鬆把他放倒在地。

 「還愣着幹嘛,趕緊溜啊!」米子誠拉着一臉懵逼的魁梧男子向著人群集中的地方跑去。

   

  …………

  

  「你知不知道你闖了大禍了!」古銘用力掙脫開米子誠的手,咬牙說著,「現在得罪了莫監工,等他緩過勁來,一定會殺了你。哎,現在求饒已經沒用了,快跑吧,我想辦法替你拖延點時間。」他臉上陰晴不定,掙扎了一會兒才快速說道。

  這幾天的奴隸生活讓米子誠充分了解到能做出這個決定是需要多大的勇氣,米子誠深深地看了一眼古銘,然後露出一副高深莫測的笑容,「不用了,等會兒我們就趁亂逃跑吧!」

  「什麼意思?」

  「不好,荒奴暴動了,快跑啊!」正當古銘疑惑間,奴隸群中發出一陣驚慌失措的喊聲,他一轉身就看到那些高大的紅毛怪正在田地間肆虐,猶如推土機般把田地攪得一塌糊塗,將阻攔他們的監工都狠狠打倒在地,毫不留情地從他們身上踩踏而過。

  古銘目瞪口呆,因為據他了解荒奴的身體里都被注入了奴隸印記,根本反抗不了監工的驅使。

「這批新到的荒奴怎麼會造反,不是說已經**好了嗎?」「這種情況只能使用奴役結界了!」「快派人稟告蘭諾大人。」

  在經過最初的震驚和恐慌後,一些穿着黃色衣服的監工聚集在一起,迅速商量好對策。

  他們不知從哪裡找來十幾根不知名野獸的白玉般的骨骼,然後分散到田地的四周,很有默契般地把骨架插在土地里,再從懷中拿出一小瓶裝滿暗綠色液體的小瓶,將其滴在骨頭上面。

  這些骨頭似乎還擁有者生命,綠液剛一落下就被吸收掉,緊接着綠芒大盛,骨頭表面探出大量尖銳的骨刺,並如大樹般瘋狂地膨脹生長,剎那間就漲到了十多米,每個骨骼都相距數百米,骨骼表面的綠光相互吸引,延伸,使得它們相連的空白部分出現了淡綠色的屏障,幾個在綠光屏障處的紅毛怪一觸到綠光,就渾身戰慄,面孔扭曲,彷佛在忍受極大的痛苦。

  「總算困住這些荒民了,還好沒有釀成什麼大的事故,現在就等蘭諾大人來處理了。」奴役結界一形成,黃衣監工們都鬆了一口氣,滿臉輕鬆地說道。

  「想不到管事們這麼快就平定了荒奴的暴亂,這樣就不好逃跑了。」古銘嘆了一口氣,可惜道。

  「暴亂才剛剛開始呢。」米子誠嘿嘿一笑,「等會兒更亂的時候我們再跑!」

  「更亂?怎麼可能!現在荒奴都被困在奴役結界中,不可能逃出來了。可能你不知道,從來沒有荒奴可以逃得出奴役結界的,從來沒有!」古銘聳聳肩,無可奈何地解釋道。

  但這次顯然很往常不一樣,就在米子誠說完沒多久,被困在結界中的紅毛怪又有了新的舉動,其中負責驅使龐大巨獸的紅毛怪把木桶里的黑色石頭一股腦地都扔進了巨獸的大嘴裏,然後咆哮了一聲。

  那頭巨獸就像吃了興奮劑,體表隱約浮現出一些奇異複雜的土黃色符文,身體隱隱膨脹了一圈,六條柱子巨足都陷入了土地中,在紅毛怪的咆哮聲中,它也發出一陣低吼,從土地中抽出巨足,然後加快步伐,朝着結界沖了過去,頓時捲起了大片沙石,氣勢驚人。

  淡綠色屏障沒有想像中那麼脆弱,反而和相撞而來的巨獸僵持了一會兒,但隨着巨獸體表的土黃色符文閃過,整個結界轟然破碎。

  除了米子誠,所有人都一副驚愕,宛如天塌了的神情,尤其是黃衣監工們,臉上一片死灰,沒有了任何主意。

  「別傻站着了,趁現在快跑!」米子誠又拽起不知所措的古銘,奪路狂奔。

  

  …………

  

  可能是奴役結界激發了紅毛怪心中的暴戾,他們出手更加狠辣,有些人被打得咳出大口血。

  有一個黃衣監工被兩個紅毛怪抓住了雙手和雙腳,然後輕輕一扯,只聽得「咔咔」的骨骼破裂聲,頓時,黃衣監工面龐扭曲,發出聲嘶力竭的慘叫。紅毛怪咆哮一聲,把斷掉的雙手雙腳被隨意地丟在地上,就去尋找下一個目標了。

  現場已經完全無法控制,可怕的荒奴到處攻擊,無論是監工還是奴隸都遭受到了難以想像的厄運,遍地的破碎屍骸,凄厲的哀嚎以及荒奴肆虐眾人的殘忍咆哮,構成了一副人間地獄般的景象。

 這時,有兩個從頭到腳裹着寬大的白袍的人和一個紅衣男子趕到了這裡。

  「該死,怎麼會這樣?這裡的監工都是草包嗎?」那個穿着紅衣,身材格外壯碩的紅髮男子顯得格外憤怒,他氣得滿臉通紅,頭髮根根豎起,宛如燃燒的火焰般狂亂地舞動起來。

  「蘭諾大師,這裡似乎不像你說的那麼簡單。」其中一個白袍人拉開遮住臉龐的白布,露出一頭絢爛的銀髮和稚嫩的面容,面對如此血腥暴力的場面這個少年不僅不害怕,反而滿臉興奮,躍躍欲試。

  「阿飛,不要把臉露出來,不要忘了我們此行的目的。這裡的事情蘭諾先生自會處理。」另一個白袍人呵斥道,聲音清冷充滿威嚴。

 「看你的了,蘭諾大師。」少年撇撇嘴似乎還想辯解幾句,但看到對方微微揚起的拳頭後,就不甘情願地把頭縮回袍子內,向後退了幾步。

  紅衣紅髮男子微微點點頭,雙足一發力就彈射出去,竄入了荒奴集中的區域,雖然他的體型比起荒奴來說還是差了一截,但沒有任何荒奴能擋住他的一拳一腿,紛紛被掀翻在地,一時之間形式開始逆轉過來,潰敗的監工和奴隸也開始站穩了腳步,不再只顧逃跑反而開始了反擊。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