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身不死》[我身不死] - 第2章 離家

砰砰砰

「小凡,來開門。」

又是一個陽光高照的夏天,十八歲的我立馬走向大門去給爺爺開門。

大門打開,爺爺提着一個包袱走了進來。

「小凡,馬上就是你生日了,過了生日你就是個成年人了,這麼多年一直沒讓你出門你有沒有怪過爺爺。」

「爺爺不讓出我就不出了,反正在家待着也沒什麼不好,時代在進步,足不出戶我也不會和社會脫軌。」

「再過幾天就好了,再過幾天你就可以出門了,一直待在村裡也沒什麼好的。」爺爺坐下打開包袱。

「來小凡,我給你看樣東西。」

我坐在爺爺對面,桌子上的包袱裡邊有三樣東西,一個盒子,一個無名小牌位,還有一個小小的兩耳三足三鼎。

爺爺拿起小牌位遞給我:「這個牌位便是你的牌位,你這幾天要把自己名字刻上去。」

「爺爺那這盒子和鼎是幹什麼的?」我開口詢問。

「鼎是與我溝通的物件,盒子裡邊是你這幾天的食物,這幾天你要獨自上山去,過了生日再下來。」

「我獨自上山?這盒子這麼小夠我吃嗎爺爺?」

「足夠了,收拾東西便上山去吧。我就不送你了。對了,牌位一天只能刻一個字,就刻林凡之靈位不用多刻。」爺爺說著便走進了自己房間。

我雖然有點疑惑但還是重新放好這三樣東西順便拿出背包裝了進去,正中午的太陽讓我不得不低頭爬山。

彎彎曲曲的小道上我一邊走一邊拿起手機和網上結識的朋友聊着天。好在有信號。

「阿難,我再過幾天就可以出門了,到時候有機會的話我去找你玩。」

消息剛發過去沒一會兒便回了過來。

「好啊,到時候我請你吃大餐。」

「一言為定,不過這幾天就不能陪你晚上玩遊戲了,我不在家。」

「沒事,我最近也有點小忙,閑了玩唄。」

不知不覺間我已經到了半山腰,路邊正好有一棵大樹,我坐在大樹下取出小牌位開始刻字,刻刀是之前爺爺準備的,讓我在家刻東西的,我之前小的時候閑的無聊就喜歡刻點東西。所以刻幾個字是手到擒來十分簡單的。

再加上林字本來就不難我沒花多久便刻好重新裝好拔腿上山。

山就這麼大,我下午四點便到了山頂,在山頂一間小房子里放下背包便開始收拾屋子,這間小房子是之前爺爺一點一點搬上來蓋的,四根木頭支撐起來,然後用木板將四周簡單的遮擋住用釘子釘死,只留有一邊有個可供人進出的小門,上邊樹枝稻草擋住,倒是挺不錯,就是真的小,比棺材高了點寬了點罷了。

木板簡易搭起的床佔了八成的空間。我掏出背包里的毛毯和爸爸的那件綠色羊毛軍大衣,這樣也不至於晚上氣溫降低凍着。

這時我坐在床上打開爺爺給我的盒子,盒子裡邊是一個個小瓶子,每個小瓶子都一模一樣,還有一張紙條。我拿起閱讀。

是我爺爺寫的。

「小凡,這每個小瓶子里裝的是你一次的伙食,千萬別多吃。」還有就是這次你上山之後我便要離去了,不要想爺爺,爺爺給你留了錢財在你爸媽牌位後邊,下山便拿着離開這個小山村吧,記住,一定要到生日過後再下山。要聽話。」

我看完紙條便拿起一個小瓶子打開把裡邊的東西倒了出來,是一顆小藥丸。雖然不知道爺爺去了哪裡但我還是聽從爺爺的話吃下一顆小藥丸後便開始睡覺了,小屋外邊風在吹,還伴有莫名的怪響,不過我還是安安穩穩睡到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