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身不死》[我身不死] - 第1章 過往(2)

能教給我了,所以我也便一直跟着爺爺學知識。

我也會幫着爺爺收拾爺爺採回來的野藥材。

閑的時候我會坐在大樹下盼着爸爸媽媽早點回來,可惜這個念頭不可能成真。

大雨瓢潑,村長披着大塑料袋穿着水鞋敲響了我家大門。

村長和我爺爺是一輩的,所以我應該也喊一聲爺爺。

「村長爺爺。」

「哎,小凡還沒睡啊。」村長說著話。

我爺爺:「村長這時候來我家是有什麼事嗎?」

村長看了看我然後拉着我爺爺到了一旁說了一句話。

然後我爺爺回頭:「小凡,你回屋睡覺先,我和你村長爺爺聊會天。」

我「哦」了一聲便走回了裡屋。

這時村長開口了:「老林,這件事其實我也是剛知道便來給你通知了,你家敬爻和曉梅在青山省那邊出車禍雙雙去世了。」

我爺爺猛的一怔緩緩開口:「你說什麼?」

村長:「這事千真萬確,官府打電話通知的我,讓我來給你說一聲,所以我大晚上趕緊來了。」

我爺爺慢慢轉身坐在椅子上:「知道了,還有什麼事嗎?」

村長:「對了,官府還說了,屍體是運不回來了,只能在那邊火化了送回來,順便還有一些賠償金。」

我爺爺:「知道了,我就不送村長了。」

村長:「老林啊,你節哀順變吧。我就先走了。」

走出我家大門的村長臉上一臉高興並且低聲咒罵:「讓你家一家四口一個都活不下來才好,來我大王莊還天天神神秘秘的往山裡跑。天天有肉吃,這次我看你還怎麼吃。」

我爺爺坐在正屋中心拿出那本書又翻了幾下,然後停了一會兒,最後暴怒:「翻翻翻,天天翻翻出來了什麼名堂,自己兒子什麼時候死都翻不到翻什麼翻,說著一下將書摔在地上。」

我這時被爺爺的動靜驚了出來。

我走出裡屋揉着眼睛:「爺爺,你怎麼了?」

這時我爺爺看見我出來立馬撿起書:「沒事小凡,回去睡覺吧,爺爺今晚要上山,待會誰敲門都不要開,等爺爺明天中午回來再說。知道了嗎?」

「知道了,那我回去睡覺了。」

眼睛一閉,外邊的動靜我再也聽不到一點,而這時的我爺爺頂着風雨提着一個塑料袋包裹的嚴嚴實實的包袱上山了。

「我囑咐小凡幹什麼,小凡睡着誰能叫醒,可憐了我的爻兒和小梅,別讓我知道是誰害了我的孩子,就算是上天入地,我也必取你性命。」這是我爺爺上山心裏想的。

雷電交加,狂風怒號,天地間的黑暗彷彿連成了一片。

一個老人在一處地下點起了兩支蠟燭。

「神鬼知行,神鬼知命。天機入體,乾坤我定。大羅天地,速現吾念。急急如厲令。」

待老人念完咒語老人前方蠟燭之間出現了一團黑霧。

一道聲音傳來:「林骨仁,這是你第二次求我了,還有一次你就得跟我走了。」

招鬼神前來的正是我爺爺林骨仁。

「我自然知道,我現在只想知道誰害死了我的兒子兒媳。」

鬼神不再說話,不過黑霧一時間翻湧不停。

片刻過後黑霧漸漸不動了:「我現在只知道害死你兒子兒媳的是一位魔神,不過具體是誰我就不清楚了,而且就算我清楚告訴了你你也報不了仇,魔神雖和我等鬼神齊名但正常情況下我是對不過,所以你也不要指望我出手。」

「呵呵呵,魔神,魔神,好啊,是魔神啊,很不錯,很不錯,傀師,你既然不想說那就不用說了,記住,我們之間還有一次機會。」

黑霧消散離去,林骨仁緩緩靠在身後山壁上坐倒在地。

「兒啊,是當父親的沒用,父親給你們報不了仇。」

我家那天晚上門外鬼物聚集鬼哭聲震天,而村裡其他人被嚇得緊鎖門窗不敢露頭查看。

而我在睡的就像是一個死人一般不知門外事。

第二天我爺爺正中午下山,我也一覺睡到了中午,就這樣我無憂無慮的又過了十幾年。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