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憑本事活到結局》[我憑本事活到結局] - 第10章 初遇鳶尾花(二)

「就你這小身板,劍都提不動才是。」無求撫着白須嘲笑。

「哼,我怎麼啦,你可不要性別歧視!沒準我是你收到最好的徒弟!」向小緣指着他。

無求懶得理她,一個人走了。

不讓我學,我偏要纏着學。

死纏爛打她向小緣最會了。

她發現一路上無求都是一部分撐着劍鞘走的,身子有點傾斜。

林子變開闊了,樹也多了起來。樹開始少了起來,竹子開始出現了,愈來愈多。

樹林變竹林了。

再往前走,炊煙裊裊是一座小屋。就孤零零的一座。

無求把劍放在木門旁,拿起一旁竹棍便進屋了。

向小緣早就想摸摸那劍了。

果然啊,果然,難怪那些修真練劍人士這麼愛劍,把劍當老婆,我看了都喜歡。

「只是這老頭也太不愛護了吧,劍鞘給他磨花了都。」

說著便想拿起這物揮揮耍耍威風。

一隻手提不動!兩隻手提都有些費勁。弄得她面紅耳赤。

「哼,都說了你們小姑娘也就只能拿拿繡花枕頭啦。中看不中用。」屋裡傳來無求的聲音。

她才不是小姑娘,她是大姐大。

放好劍進去便看到無求正在用剛熬好的草藥糊在右腳上。

「大師,你一個人怪可憐的,我給你幹活順帶教我一下唄。」向小緣討好似端起葯糊碗遞在旁邊。

無求不語只是糊着葯。

那就看看你有沒有這個毅力。

「爺,有消息了。」長風把信遞給於淵。

王畫屏是在一月前被李文強搶回去當了小妾,說是其女子姿色樣貌倒是不錯的。要不然怎會入了沉湎女色李文的眼。

可是有疑點的是,一月之餘這好色之徒卻未碰過王畫屏。

李文的正妻也是令人費解,竟是湘美人的妹妹,蘭芳。

一個進宮做了美人,怎麼說蘭家也是有勢可爭,為何選中了一個平平無奇的李家。

李文卻也是好色之徒,怎麼說也不算個良配,蘭芳也是屬於下嫁了。

李文是在皇商內務府底下一個小吏,負責運送一些從外地來的新鮮玩意兒,給宮裡的皇子公主解解悶的。

「前幾日發現湘美人出宮去了百茶樓,見了李文的夫人。」一個手下對許雲卿彙報道。

這突然就有點意思了。

「去李文家。」許雲卿站起身來。

到了李府就已經看到於淵坐在茶廳飲茶,而李文的夫人蘭氏好似心情也大好的請了他進去坐坐。

「今個兒真是熱鬧了,這小小的李家竟來了稀客。」蘭氏笑着拍了拍手中團扇。

「李夫人,既有客,那生意,於某下次再登門商談。」於淵不緩不慢的又喝了口茶起身。

許雲卿一見於淵便知後者來的目的。

「下官有一事想詢問夫人,不知可有時間?」

蘭氏愣了一會兒後點頭。

於淵離開了屋子,好不一會兒就上了屋頂。

百鬼奕:……你也來偷東西啊?

百鬼奕聽說李文家有一塊千年古玉,便想着來偷了。

誰知又遇於淵。

「夫人,可知王畫屏?」許雲卿開門見山。

王氏?她還活着?

「夫人近來也聽說了鳶尾花案吧。」

「略有耳聞。」蘭氏微微皺眉。

難不成!那案件的受害人是王畫屏?

「大人,王妹妹她昨幾日便不知所蹤了。奴家以為她索性是跑走了。竟沒想到王妹妹…」說著便拿出手絹揩淚。

「不知宅院發生了何事?」

王畫屏是李文搶進府的,李文是出了名的好色之徒。現如今家境倒也不錯,裡頭的小妾倒也就依順着他了。

畢竟討份生活不容易。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