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都一樣》[我們都一樣] - 第1章 他們的童年

村口的那棵歪脖子老樹已經開始凋零了,樹上的那隻老鴉也不再像往日那樣跳來跳去叫個不停,那隻以往逢人便叫的大黃狗,如今也只是無精打采地趴在樹下。

趙家莊的支書趙福寬背靠在老樹下閉着眼,他在懷念他的過去,想當年,他年紀輕輕就做了趙家莊的村支書,他帶領大傢伙開荒擴田「學大寨」,寒冬臘月的他光着膀子沖在最前面,村裡才有了今天這落葉河畔那幾十畝良田,後來他又在村裡開辦了雨衣廠,讓村裡的百姓們在年底有了福利,雖然每人二十塊錢並不多,但那也是白給的,總比沒有的要強;那時候的自己真的是風光無限,只要他在村裡跺一腳,那落葉河的水都要跟着發顫;自從「單幹」以後,他發現以前那些見面就對他點頭哈腰的人,剛開始還會對他尊重一些,因為政策瞬息萬變,他們也拿不準有一天會不會又恢復了「大集體」;但這幾年,那些人見到他要麼對他愛答不理,要麼就會說一句「老趙,忙啥呢?」。

想到這,他點了一根煙,剛想抽,突然有什麼東西掉在了他的臉上,他用手抹了一把,原來是樹上那隻老鴉的糞便,他嘴裏悠悠地罵道「你媽屁!」,然後回頭瞅了瞅快要落山的太陽,看來他該回家吃晚飯了。

今晚村裡放電影,這可不是件小事,不管男女老少,大家都早早拿着板凳在村裡的麥場上佔好了座位,趁電影還沒開始,孩子們在麥堆里打洞摔跤,年輕的小情侶在一旁打情罵俏,上了年紀的老人們也要抓緊時間竊竊私語,分享着那些「張家長李家短」的傳聞。

這時的張玉蘭扛着鋤頭,拖着疲憊的身軀,剛從地里準備回家,這是一個剛四十齣頭的中年婦女,一頭烏黑的短髮,一張常年被曬得有點黑黃色的臉,一雙笑起來成月牙形的大眼睛,常年的操勞讓她的額頭多出了幾條明顯的皺紋;她遠遠望見麥場那邊比平時熱鬧了許多,便知道今晚村裡有電影,雖然她也想去看,但此時的她更想躺到自家的炕上好好歇一歇。

自從22歲嫁到這個村子,她好像沒有一天正兒八經地休息過,每天除了下地,就是給家裡的豬打草吃,沒事的時候還要收拾家裡的衛生,洗洗涮涮,有時候會覺得,把自己成功地活成了「千軍萬馬」。

丈夫趙大奎常年騎着那輛比單車還小的「嘉陵」牌摩托車,在外面收礦石,每次都是一大早出門,到半夜才回家,丈夫很愛她,有時候出門在外,有人請他喝酒,他都會把那些她愛吃的好菜帶點回來。兒子趙遠,孝順懂事,現在已經上高二了,別看這孩子平時弔兒郎當沒個正形,可學習成績一直在班上都是名列前茅,所以她再苦再累都不會抱怨,因為她覺得值得。

正在給豬餵豬草的趙遠見母親回來了,趕忙說道:「媽,飯已經做好了,爸的那份放在鍋里,您趕緊吃飯吧」。

「小遠,今晚村裡放電影,你也去看看吧,歇歇腦子,不能總是學習。」張玉蘭一邊洗手一邊對兒子說道。

「我就不去了,一會邱夏要來給我補課呢」趙遠說完就去廚房準備飯菜了。

邱夏是鄰居邱占鵬的閨女,她和趙遠是從小一起長大的玩伴,兩人年齡一般大,又特別合得來,這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