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的小太陽》[我們的小太陽] - 第1章 小夥子,你就是我的有緣之人

2015年首爾冬 12月31日

Hugel首爾私人醫院

滴——滴——滴——

醫療器械發出的響聲不斷

病房裡只有一個小女孩兒躺在病床上,落地窗外的天空漆黑一片。時時閃爍的路燈,透過玻璃,照在牆上,彷彿宣告着死神的鐮刀即將落下。

女孩兒瘦弱的右手腕上戴着的紅繩,在這黑白的病房中顯得格格不入。

而病房外

男人來回踱步,女人無力地坐在長椅上低聲抽泣着。

這時幾位醫生從手術室中走出來,領頭的醫生緩緩走向了還在來回踱步的男人。

「泰宇,該做決定了,人已經到齊了」

男人深吸了一口氣

只聽見「砰」的一聲,男人已經跪在了剛剛說話的醫生前。

「澤彬哥,拜託了」

被叫做澤彬哥的醫生先是一愣,然後連忙將林泰宇扶起

「我們一定會盡最大的努力,你先冷靜一下」

男子被扶起後,默默地坐在妻子的身旁,伸手將自己的妻子攬在懷中。嘴裏還在反覆嘀咕着「一定不會有事的」

幾位醫生在得到肯定的答覆後,徑直走向了病房,將還在沉睡中的小女孩兒推向了手術室。

〖手術中〗手術室門頂的牌子由綠色轉向了紅色。

「怡怡呢!怡怡在哪?!!」

只見走廊盡頭,一個匆忙跑過來的身影,邊跑邊呼喊着。隨着她離手術室的距離越來越近,聲音漸漸變小。

「怡怡……在…….裏面了嗎?」

「剛剛進去,小聲點。」男人沉聲回答道

此時因為手術室外的燈光打在年輕少女的臉上,才看清,那是一張很有特色的臉龐。小巧的嘴巴,精緻的眼睛,飽滿的蘋果肌,微微露出的可愛兔牙。

可是這樣一副本應該元氣滿滿的臉上,卻已經滿是淚痕。

聽見怡怡已經進去的消息,女孩不知已經流過多少次的眼淚,再度奪眶而出。急促的抽泣,繁亂的呼吸,女孩死死地咬住後牙槽,空氣中只聽見牙齒吱吱作響的聲音。

手術室外不時的抽泣像是對神明的禱告——————————————————————————————————————

2015年杭城冬 12月31日

顧言一個人走在大街上,他準備去武林廣場逛逛,正好今天晚上跨年夜,雖然不是春節跨年,但是待在家裡一個人也無聊,正好出去透透風,湊湊熱鬧。

走到了百貨大樓下,望着這一片一片的人海,不禁感嘆。

「人是真xx的多啊,路都走不動了還往裏面塞」顧言搖了搖頭,轉身看向身後卻發現回去的路也全是人。

「算了,到樓裏面找個地方先坐着吧。」

想着想着,顧言順着電梯上了4樓,找了個書店咖啡廳靠窗的位置坐下了,等待着窗外樓體上的大屏幕到12點的倒數,跟着在這廣場里的數萬號人一起跨過今年的最後一天。

顧言打開自己吃了兩個月泡麵攢的錢買的二手菠蘿5plus,他可不像寢室里的那幾個舔狗一樣。同是吃幾個月泡麵攢錢,自己花錢自己享受,但他們不是追着女神當免費飯票,就是洗腳會所一條龍。

當然也跟顧言確實沒錢有關係,室友沒零花錢了還可以找爸媽要,而他,除非天地銀行存摺能兌現,不然就只能每天掐着國家補助和打零工過日子。

拋開腦子裏面亂糟糟的想法,顧言閑着無事地刷着社交平台,看着這屆網友們在網上的各種整活段子,被逗的咯咯直笑,不禁感慨:

〖我們華夏的網友,長得好看說話又好聽,個個是人才〗

就在刷着手機的時候,顧言卻發現不知什麼時候,身前的位置坐下了一個奇奇怪怪的老婆婆,為什麼說這老婆婆奇奇怪怪的呢?

雖然說離春節也不是很久了,身上穿着的大紅袍也不為過,但是褲子穿的是黃色的棉褲,頭上又戴着軍綠色的針織帽,脖子上的綠色底圖案圍巾更是重量級。

顧言心想:「這難道就是傳說中的紅綠燈穿搭嗎?」

顧言順着這神奇的穿搭向老婆婆的目光看去,卻發現這老媽子一直笑咪咪地盯着自己的手腕。

顧言撓了撓腦袋,揣着疑惑向老婆婆問道:

「老婆婆,你有什麼啥事兒嗎?」

隨着顧言的發問,老婆婆的笑容更加燦爛,從棉服的手兜里掏出來了三個木盒子放在桌子上,順勢說道:

「小夥子,我觀你骨骼驚奇,頭角崢嶸,天庭飽滿,一定是大富大貴之人。」

「停,打住,老婆婆你有啥事直說」

「誒~小夥子不要太心急嘛,心急吃不了熱豆腐,你看你一個人閑在這兒也是無聊,不如跟老婆子玩個遊戲如何?」

「這老媽子不會要坑我錢吧,我一窮鬼,從我身上薅羊毛那是必不可能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