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家學神又吃醋了》[我家學神又吃醋了] - 第5章 燙傷

我好像特別蠢。

他幫了我許多忙,而我每次只會給他帶來霉運。

他會討厭我嗎?

我真的被自己蠢哭了。

——摘自簡知夏的日記

上午的第一節課是數學課,大家正屬青春肆意的年紀,很快就將與教官分離的不舍拋之腦後,剩下的全是對未來高中三年生活的興奮與期待。

台上的數學老師是一位戴着眼鏡,很文雅的男子,此刻正龍飛鳳舞地在黑板上寫一大串公式。

他看着下面吵鬧的學生也沒有生氣,知道開學第一天難免是有些激動的,年輕人嘛,誰還沒點青春。

「好了,同學們都靜一靜,有什麼話下課再講。」

他淡淡一笑,指了指着黑板上剛寫完的公式說:「這幾條公式就是我們後面幾天都要學習的重點,大家抄到筆記上去,必要的話可以提前記到腦子裡。」

簡知夏低頭抄寫公式,忍不住朝着旁邊看了一眼。

只見祁安神情淡然,垂着眸側卧在桌上,黑板上的公式看都沒看一眼,更不談抄筆記了。

簡知夏歪着頭若有所思,難道學霸都是上課不用聽講就會的嗎?

趴在桌子上的陸子沐坐起身子,用手指戳了戳簡知夏,眼巴巴地望着她:「借我抄,我看不清黑板。」

簡知夏眼神狐疑地看着他,把筆記遞了過去。

平時的時候陸子沐的眼睛那叫一個靈,也不像近視眼的樣子啊。

「好了,現在我出道題請一位同學上來解一下,就是我剛剛講過的。」數學老師一邊在黑板上寫一邊說。

簡知夏一聽,立馬把頭埋到了書的下面,都恨不得直接鑽進課桌。

陸子沐把她的書拿走,促狹道:「不就是上去做道題而已,有那麼可怕嗎?」

「你不懂。」

簡知夏搶過書重新蓋到頭上,偷偷瞥了一眼數學老師,小聲地說:「我們女生最怕上黑板了,別說不會做了,就算會做,上到講台上後一緊張就全忘了。」

陸子沐覺得好笑,拍了拍她,淡笑道:「放心吧,班裡那麼多人,哪裡會這麼巧就剛好點到你。」

數學老師的眼睛在教室里掃視了一圈,又低頭看了看學生名單:「簡……知夏,上來解一下這道題。」

陸子沐的笑容僵在了臉上。

簡知夏:「……」

真是怕什麼來什麼。

「我?」即使知道是她無疑了,但簡知夏還是站起來指着自己確認了一下。

數學老師點了點頭:「對,就是你,上來解一下吧。」

天啊!

簡知夏嘴角扯了扯,畏畏縮縮地朝講台走去,經過江蕁的旁邊時給她投去一個求救的眼神。

江蕁悄悄地說:「我解題也需要時間啊,而且老師就在台上看着,我怎麼幫你?自求多福吧。」

簡知夏絕望了,一雙腿走不動路。

數學老師見此,微皺着眉頭:「快上來,別浪費大家時間。」

她走上講台,盯着黑板上的題目看了好一會兒,腦袋裡愣是一點思緒也沒有。

全班的視線都在她身上,簡知夏低着頭,羞愧得簡直想找個地縫鑽進去。

她支支吾吾地說:「老師,我……不會。」說完後,簡知夏就像全身的力氣都被抽幹了一樣。

她感到無比的委屈,心裏還有忐忑與害怕等複雜的情緒交織在一起,眼眶一下子就紅了。

祁安就在下面看着,會不會認為她很丟臉,是一個不求上進的女生?

「下次上課認真聽講。」

數學老師看到她愧疚的眼神,也沒有過重責罵,只是朝後排看去:「祁安,這位同學不會解,你上來教她一下。」

祁安抬起頭,身上附着一絲淡淡的冷意,眼神卻肆意又輕狂。

他看了一眼簡知夏,從容不迫地走上台。

全班同學的目光一下子都凝聚在他身上,有好奇、也有驚艷。

對於這位中考狀元,大家除了知道名字以外還真不怎麼了解,畢竟他平時一個人坐在角落裡也不說話。

祁安望着她窘迫的神情,拿起粉筆,淡淡道:「往我這邊靠一點,我教你。」

簡知夏的兩隻手緊緊揪住衣角,無比緊張。

聞言,往祁安的身邊靠近了點,還能嗅到他身上洗衣粉的香味。

這味道有些獨特,貌似又不像是洗衣粉的味道,但讓她感到很舒服。

看到兩人站得這麼近,班上頓時響起一陣起鬨聲,這讓她紅透了臉。

祁安卻是雲淡風輕,修長的手指握着粉筆,在黑板上畫了一條線:「這道題是比較常見的幾何體,直接做是做不出來的,必須要在AD和BC之間作一條輔助線,再結合輔助線和公式推理很容易就能解出來……」

他講的時候語速很慢,時不時看向簡知夏。

簡知夏還是第一次這樣近距離看他,清澈純凈的眸子,白皙的皮膚,剛毅卻有些柔和的輪廓,一舉一動都散發出極為強烈的個性。

她一時間愣神了,心裏忽地湧出一股強烈的自卑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