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家學神又吃醋了》[我家學神又吃醋了] - 第4章 結束了

今天,我好像離他又近了一步。

他似乎是很溫柔的一個人,只是看上去很冷漠而已。

軍訓結束了,教官也走了,好捨不得。

——摘自簡知夏的日記

她走進校門,裏面只有寥寥幾人在走動。

這時,手機震動了一下,是江蕁回了消息。

軟醬很甜:「知夏,我剛起床,你要等等我嗎?」

她笑了笑,低頭打字發了一個哭的表情:「我都到學校了,你才起床,這下沒人幫我搬東西了!你快來,我沒認識的人,好無聊啊。」

軟醬很甜:「遵命,馬上到!」

簡知夏收起手機,看了一眼遠在五百米開外的宿舍樓,微微嘆了口氣。

好像還真有點難搬。

她拉着行李箱像個蝸牛似的緩慢前進。

簡知夏的腳步微微一頓,魔怔了似的盯着左邊教學樓。

教學樓下,祁安戴着耳機站在櫻花樹旁。

他眉宇清秀,睫毛輕輕眨動,眼底流露出淡淡的倦意,看上去有些不食人間煙火的氣息。

微風時不時撩起他的頭髮,同時也瘋狂撩動着她的心。

此刻,簡知夏的世界彷彿再無他人,只有她翹首以盼的那個少年。

忽然,她的心跳驟然加速,慌張起來。

因為,祁安朝她看了過來。

與上次一樣,兩條視線相遇,彼此靜靜注視。

不過這一次,簡知夏沒有選擇逃避,她深吸一口氣,直接走了上去。

「好……好巧,你這麼早就來了學校啊。」簡知夏的聲音緊張到顫抖。

「嗯,老師找我有事,就早點來了。」他說話的時候很自然地摘下了耳機,只是神情冷淡,有股拒人於千里之外的感覺。

簡知夏的手不自覺握緊了行李箱,不知道該說什麼了。

祁安看了一眼她手裡拎着的行李箱,問:「搬東西進寢室?」

「對。」簡知夏點了點頭。

他突然想起這個女生昨天緊張地走到他面前問他要不要吃糖,只不過他實在不喜歡吃糖,所以就拒絕了。

想到這,祁安朝她靠近了一點:「需要我幫你嗎?」

「啊?」簡知夏一愣,臉紅起來:「不…不用。」

「沒事。」祁安微微躬身,從她手中接過行李箱,帶着幾分不容置疑的語氣說:「寢室在幾樓?」

「五樓……」簡知夏想了一下,遲疑地說:「要不還是我自己來吧,我的行李有點重,我怕你……搬不動。」

說完,她小心翼翼地看了一眼祁安,卻發現他臉有點黑。

「走。」祁安面無表情,直接拖着行李大步朝女生寢室走去。

她一個女生都能搬動的行李,他會搬不動?

主要是祁安儒雅的外表看起來很容易讓人誤解,再加上他的確很瘦,或許還真沒有一些女生的力氣大。

因為只有軍訓期間是住校的,所以寢室的分配是讓學生自主選擇的,簡知夏自然是選擇和江蕁住在一起。

祁安吃力地把行李箱搬上五樓,額頭上的頭髮早已被汗水打濕,看上去有種凌亂的美感。

「謝謝。」簡知夏抿了抿唇。

祁安微微點頭。

行李箱的把手上全是他手心裏流出的汗,但簡知夏一點也不嫌棄,拖着行李箱走進了寢室。

她輕聲說:「你進來坐坐吧。」

祁安遲疑了一下,走了進去。

他還從來沒進過女生寢室。

當然,以前不用住校,他連男生寢室也沒進過。

寢室沒有人收拾,因此顯得有些亂,床板上到處是灰,沒有一個能坐的地方。

簡知夏神情有些尷尬,用抹布簡單擦了一下床板:「不好意思啊,這裡有點臟,你吃早餐了嗎?」

祁安搖搖頭:「還沒。」

「那和我一起吃點吧!」簡知夏朝他身邊靠了靠,從包里拿出瑾瑤給她準備好的早餐,遞到他面前。

「不用,我不太喜歡吃早餐。」

祁安頓了頓,說:「這裡是女生寢室,我呆在這裡不太好,如果沒什麼事的話我就先走了。」

簡知夏的手懸在空中,輕輕地說:「早餐不吃對身體不好的,吃點吧,就當是感謝你幫我搬行李了。」

祁安本想拒絕的,但看着女孩燦爛的雙眸時,居然鬼使神差地接下了。

「謝謝。」他語氣難得的輕柔。

她一愣,旋即笑了起來,兩個小酒窩浮現在臉上。

陽光折射在他臉上,映照出白皙的皮膚,一切都是那麼美好。

就連呼出的氣息都是甜的。

他似乎是很溫柔的一個人,只是看上去很冷漠而已。

「又有人暈了,快來幫忙抬去醫務室!」軍訓第八天,已經陸陸續續有學生堅持不住暈倒在地。

二連一排。

簡知夏頂着炎炎夏日,香汗淋漓地站在隊伍**,身軀微微顫抖着。

她體質不太好,站軍姿的時候好幾次累得差點暈過去,但硬生生的撐到了第八天。

隊伍的前面站着一個氣宇軒昂的男子,這就是她的教官,熊教官。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