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活了萬年》[我,活了萬年] - 第三章 天元八針(2)

,蘇塵是不知道,懷成業是誰嗎?還是說,根本不在乎?

”這,怎麼可能呢?全車人都看見,是你醫治的小彩雲,這份功勞,我又怎麼可能獨吞呢? ”

不是不想獨吞,而是吞不了,全車人看到呢。

並且,這件事,蘇塵幫了他,他已經非常的感激了。

又怎麼能獨吞功勞呢。

”不必了。醫者救人,理不應當帶着功利心。 ”蘇塵搖頭。

他又怎麼會,不知道懷成業呢?

前一世,和懷成業認識之時,乃是懷家破產之時,懷成業失去了自己的家業。

那時候,蘇塵也是落寞至極,還未修行。

兩人在一家燒烤攤遇見,一見如故,故而稱兄道弟。

說起來,懷家後續的興旺,還和蘇塵有關。

倒是未曾想到,今日之事,竟與他之女,有些關係。

如此一來,緣分再一次的交替而來。

”如此,有些可惜了,原本,小神醫能夠得到,享之不盡的財富。 ”杜萬發可惜搖頭。

此時,一旁有着一道清冷聲音,輕哼道: ”倘若人人如你這般,為人治病,只是為了得到好處,那麼這個世界就完了! ”

說話之人,正是之前的旗袍女子。

杜萬發臉色有些難看,剛準備說些什麼,卻發現旗袍女子看都未曾看他,而是看向蘇塵問道: ”你的天元八針,是從何處學來?據我所知,天元八針,並非這個時代的產物。 ”

蘇塵看了她一眼道: ”的確不是這個時代的產物,現在,也並不是沒人知道,只是知曉的人很少罷了。天元八針乃我長輩所傳。 ”

天元八針的確不是他的功法,而是從一位前輩手中所獲,只不過,此時那位前輩,早已死去。

不過,但凡傳授蘇塵戰技功法的,皆被他稱作長輩,這,並不過分。

旗袍女子深深的看了蘇塵一眼,跟旁邊的人借了筆紙,寫了一串數字,遞給蘇塵: ”這是我的電話,到了江城,有事可找我。 ”

蘇塵掃了一眼,低聲喃喃: ”廣幼蓉?這個名字,有些熟悉。 ”

一抬頭,旗袍女子已經離開。

奇怪的女人,蘇塵搖了搖頭,回到了座位之上。

顏茹婧笑着打趣道: ”今天這麼多人跟你留下聯繫方式,我也要留一個,這是我的電話,以後在江城,沒事的時候可以找我玩。 ”

蘇塵也有此意,看着遞過來的紙條的上面寫有電話號碼,笑了笑說道: ”行,我給你打過去。 ”

很快,電話響起,顏茹婧有些驚訝,不管是前面的旗袍女,又或者是杜萬發,蘇塵都沒有給他們電話號碼,卻是把電話號碼,留給了自己。

蘇塵緩緩說道: ”座位被分配在一起,這就是一種緣分。希望我們有緣有分。 ”

蘇塵氣質驚人,面容帥氣,出手非凡,這一切,都深深的吸引到了顏茹婧,甚至有種迫切的想法,想要約一約蘇塵。

但很快,她就斷掉了自己的這種想法,爽朗笑道: ”好,等去了江城,有機會一起出來玩。 ”

蘇塵笑着道: ”很快就會見面了。 ”

顏茹婧疑惑,剛準備詢問是什麼意思的時候,車到站了。

兩人一起下車出了站,在出站口,一個容貌好看的姑娘沖顏茹婧揮手: ”婧婧,這裡,這裡。 ”

顏茹婧對着蘇塵微笑道: ”我先走了,有機會再見。 ”

蘇塵點點頭: ”沒問題。 ”

二人在一個學校,要見面,也快了。

蘇塵則是朝着另外一個方向走去,一道雄渾聲音傳了過來: ”蘇塵哥,這邊,這邊。 ”

蘇塵抬眼,看到這個熟悉的寸頭青年,大笑着說道: ”剪頭髮了? ”

寸頭青年名為秦全,是蘇塵姑姑的兒子,從小就喜歡跟在蘇塵後面,兩人關係,宛若親兄弟。

要說容貌,秦全面相比之明星小鮮肉也不多承讓。

以前一頭長髮就顯得帥氣,如今寸頭,更有些陽剛之氣。

秦全咧嘴道: ”怎麼樣,合適吧?走吧,我媽在家做了飯等你呢。 ”

兩人打車,來到了江景別院小區,此處地段,房價兩萬多,對於江城來說,自然不算什麼,但對於老家陽城來說,那就是天價了。

兩人坐電梯到十五樓,他家的房門,已經打開。

剛進去,就聽到廚房內傳來聲音: ”回來了?蘇塵來了沒有? ”

聽得這道熟悉的聲音,蘇塵內心掀起波瀾,柔聲答道: ”姑姑…… ”

這一聲飽含了思念,讓得蘇塵的聲音,發生了變化。

一位**,從廚房之中走出,看見蘇塵愣了一下: ”這是怎麼了? ”

蘇塵內心的波瀾很快趨於平靜,搖了搖頭: ”沒事,就是太久沒見了,有點想姑姑了。 ”

姑姑蘇靜笑着說道: ”是想姑姑的手藝了吧,去跟你姑爺打聲招呼,然後洗手,可以準備吃飯了。 ”

蘇塵輕輕點頭,走向客廳。

客廳的沙發上,坐着一位身穿居家服的中年男人,還有一個幾乎整個人窩在沙發里的豆蔻少女。

少女上下打量了一下蘇塵,有些厭惡的說道: ”我說蘇塵,你就不能好好的打扮一下嗎?穿成這樣,我都不想喊你哥了。 ”

一邊的秦全皺眉道: ”秦瑩瑩,打扮怎麼了?蘇塵哥挺好的,別以貌取人。 ”

秦瑩瑩鄙夷道: ”我朋友裏面可沒有穿這麼土的人。秦全你就蘇塵的一隻舔狗,別人什麼都好。 ”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