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哥是皇帝,卻也是亡國之君》[我哥是皇帝,卻也是亡國之君] - 第2章 擔驚受怕

此時,王華所在院子的外面,聚集了一大批人,這些人裏面有邵落的地方官,也有駐守邵落的邊軍將領。

而這群在邵落百姓眼裡高高在上的文武官員們,此時一個個急的卻像是熱鍋上的螞蟻。

本來家興的身份在邵落雖然是最高的,但是因為先皇不喜,所以家興在邵落固然衣食無憂。

但是要說吃的有多好,穿的有多華美,那還是算不上的。

而且邵落本地的官員也不想和家興多有接觸,畢竟皇帝不喜的人,他們要是還去接近,這不是嫌自己的日子過得越來越有判頭?

正是因為先皇的存在,家興固然是皇室子弟,但是這城裡也沒有多少人願意搭理。

在他們看來,一個和皇位無緣,還被皇帝厭惡的人,縱然是宗室子弟又如何。

兗國限制宗室子弟的律法可不少。

只是誰也沒有想到,先皇駕崩,而新皇居然是家興的哥哥。

更關鍵的是,家興居然被冊封為成王。

要知道,在兗國,成王可是一個特殊的封號。

因為兗國的開國國君,就是前朝冊封的成王。

所以兗國幾十年以來,歷經四位皇帝,數十位皇子,再無一人被冊封過成王。

所以本來門可羅雀的府邸,瞬間便是車水馬龍。

結果沒想到,成王居然在狩獵返回時,不慎落馬,還撞到了腦袋。

如果成王在邵落出事,他們已經可以想像新皇的怒火了。

到時候在場的人恐怕都得抄家,砍頭,首級傳梟。

這都是輕的,指不定車裂,腰斬啥的這種特殊定製服務,他們也可以享受的到。

「你們老實說,成王殿下到底如何了。」

所以在聽說成王出事以後,一票邵落的官員們立刻把全城所有的醫生,不管是治人還是治獸的,但凡可以救命的,都拉了過來。

可惜的是,邵落是個小地方,正兒八經的大夫就倆。

而且這倆還是只能醫醫頭疼腦熱這種小病。

像家興這種腦袋開瓢的大傷,倆大夫還沒治過。

尤其在得知他們治的還是剛剛冊封的成王時,他倆就更沒膽子醫了。

在邵落,普通百姓得病一般都不會找他倆,因為貴,他倆的醫術放到王都確實不夠看,但是是邊境小城,他倆就是華佗在世。

普通百姓得病都是找巫醫跳跳大神的。

病好了,那是人巫醫的功勞,病沒好,那是老天的意願。

當然邵落的官員就是再沒數,也不會把巫醫找來。

如果是普通百姓,他們倆還有上手的膽子,普通百姓就算他倆最後沒救回來,也情有可原。

畢竟傷勢確實是太重了,但是面對成王,看着周圍一群虎視眈眈的官員,他倆估計,要敢說個不字,很可能會被當場手撕了。

但是以成王的傷勢,就算是王都里的大夫都不一定救的回來。

何況是他們倆這半吊子。

最後沒有辦法,他倆只能先給家興止了血,包紮了一下傷口,至於其他的,他們倆也只能自求多福了。

不是他倆不想做更多,而是邵落城只是個邊境小城,缺醫少葯的,他們能做的也只有這些的。

不過在面對一幫官員喝問時,他倆自然不敢說實話。

一旦說不能治,那麼這些官員一定讓他倆提前去見老天爺。

所以他們倆只能說,竭盡所能了。

好在王華穿越了過來,讓家興擁有了第二條命。

這時,之前在家興床邊女子跑了出來大喊道。

「大夫,大夫……」

「醒了,醒了,成王殿下醒了……」

一群官員一聽成王醒了,立馬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