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哥是皇帝,卻也是亡國之君》[我哥是皇帝,卻也是亡國之君] - 第1章 我是皇帝親弟弟(2)

其還有一位同父同母的哥哥,現在兗國剛剛登基的新皇,家和。

而原主之所以可以讓王華有機可乘,其實還和他那位好幾年沒見過面的哥哥有關。

這裡就要說一位原主的身份了。

原主雖然是兗國的皇室,但是他們這一脈本來應該和皇位是絕緣的。

因為不久前,兗國的皇帝還是原主的叔叔。

但是天有不測風雲,誰也沒有想到,正值壯年的兗國皇帝會突然暴病而亡。

更狗血的是,原先的太子居然和皇帝在同一天病逝。

更更狗血的是,先皇除了太子,其他子嗣全都早夭。

這一下兗國的皇位突然之間空了出來。

兗國的群臣沒有辦法,只能在宗室里開始物色新皇。

結果就是,兗國群臣只找到一位合適的人選,那就是原主的哥哥,家和。

因為原主的父親和先皇是親兄弟,本着父死子繼,兄終弟及的傳統,自己那哥哥便成為了兗國新一任的皇帝。

你說原主的老爹,不好意思,原主的老爹已經在另外一國當人質十幾年了,一直沒有回國。

為了不給別國干涉兗國內政的機會,兗國群臣們光速讓原主的哥哥登基稱帝。

而他這位好哥哥自然沒有忘記他這位,唯一一位同父同母的親弟弟。

於是在登基當天便下詔,冊封原主為兗國成王,並即刻返回王都。

這裡又得多說一句,原主其實並沒有在兗國王都,而是在北部邊城邵落。

至於原主為什麼會出現在邊城,這其實還有一段往事。

四年前,原主和他哥哥兩人上街。

他哥哥雖然和皇位無緣分,但是也是飽含一腔報國之心的。

只可惜他們叔叔不放心他哥哥,不讓其參軍,為官。

結果他哥哥聽到他國使者說兗國的不是。

身為熱血青年的他哥,立馬忍不住上去給了使者兩腳。

在王都的大街上,公然毆打他國使者,這相當於打使者所屬國家的臉。

他們的叔叔自然不會手下留情。

於是判罰逐出王都,前往邊城,永世不得回返。

這樣的處罰可謂是極其嚴重了,因為這意味着無法回去祭奠先祖,永遠遠離了兗國的權力核心。

而關鍵時刻,原主頗為義氣的替哥哥承擔了打人的責任。

因為當時兩兄弟相貌,身高相似,加上打人時,他哥哥是從後面偷襲的,所以使者並不清楚打他的人的樣貌。

加上兩人的身份,使者也不好過多要求,有人承擔責任自然再好不過。

所以四年前原主便被發配到了這座人口不過兩萬的北部邊城,邵落。

正是因為有之前的事情,所以原主的哥哥剛一登基,就立馬宣布冊封原主為成王。

當冊封的旨意送到邵落,原主當時正在城外打獵。

這是在邊城為數不多的娛樂活動。

所以當得知可以返回王都時,原主自然十分開心。

雖然說在邵落,其是整個城裡地位最高的人。

但是沒辦法,邵落實在太小了,軍民加起來不過兩萬餘人的小城,又因為地處兩國邊境。

沒什麼特產,要是有特產的話,也輪不到他了。

要知道整個邵落可是連一家娛樂會所都沒有。

撐死不過是東街有個三百斤的李寡婦,西街有個快六十的王寡婦。

所以如今原主已經十九了,可還是個清純的小處男。

放眼天下所有達官顯貴,他簡直是光腚盪鞦韆——丟臉丟出地平線。

哪知道,在返城途中,原主抄近道,在過一條小溪的時候,馬崴了。

原主自己跌進了河裡,腦袋撞到石頭。

雖然經過全城所有大夫,獸醫,接生婆一起救治,但是還是沒能保住原主的性命。

不過好在王華出現了,邵落城所有官員和大夫,獸醫以及接生婆的腦袋算是保住了。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