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父皇是朱由檢》[我父皇是朱由檢] - 第10章 鵬哥再入虎穴中,方家深夜貴客來

就在這種相當於不設防情形下,大順軍才沒花一點力氣就進了這座雄城。

更尼瑪叫人無語的是,經過三年疫病肆虐,原本五六十萬人口的京城,只剩不到七八萬人。

人少了地方就大,天然就隔離了傳染,雖然疫病還沒完全結束,但也進入了尾聲,加上天氣轉暖,進城後的染病率並沒有那麼恐怖。

更可氣的是,等大順軍撤離後,偽清抵達時,京城疫病差不多就結束了,這坑爹的天災人禍啊!

大順軍「追贓助餉」,可是從京城搞了七千萬兩銀子,這是什麼概念?一兩銀就算是現代一千塊的購買力,那就是七百個「小目標」啊!

一個士兵開出年薪五十兩的家丁級高薪,一萬虎狼之師,連裝備都算上也花不了兩百萬兩,鵬哥要是有一萬甲士,能把大順軍打出翔來,你信不?

……

今天四月二十八,明天就是大順永昌帝二次登基的日子,這事已經籌備不少日子,明天是黃道吉日,宜沐猴而冠!

留給鵬哥的時間不多了,就像是玩遊戲做任務,取出「金冊金寶」救了妹妹,主線完成,但是支線任務也要做。

譬如正在京城家中養傷的方以智,這位可是物理學奇才、學貫中西的真正大神。

今年三十四歲,崇禎十三年庚辰科進士,翰林院庶吉士。

崇禎帝召對德政殿,方以智「語中機要,上撫幾稱善」,後在京任工部觀政、翰林院從七品檢討、皇子定王和永王的講官。

京城失陷,帝後自盡,方以智在崇禎靈前痛哭流涕、捶胸頓足、不願離去。

結果不出所料的被大順軍抓住逼降,「加刑毒,兩髁骨見,不屈」,嚴刑拷打、腿骨露出、依然咬緊牙關死不降賊,絕對硬漢子。

見慣了大明高官卑躬屈膝的大順軍,也都對其欽佩不已,本身又是個芝麻小官,沒有油水,直接就扔出牢房,讓其自生自滅。

十五歲的女兒方瑜、十三歲長子方中德、十一歲次子方中通,姐弟三人,借了輛板車,才把昏死過去、血淋淋的老爹拖回家。

(方夫人潘翟,在老家桐城照顧二老和九歲的季子方中履)

鵬哥準備收入囊中的幾位大神,方以智名列榜首,當然還有遠在江西奉新五十八歲的宋應星。

可惜穿越的遲了,趙士禎和畢懋康都已經亡故,要不然鵬哥有這四位科學家坐鎮,攥個後膛槍出來都不稀奇。

……

「鵬哥,這裡就是方家宅院」。

徐海峰輕聲彙報,他家鏢局給方翰林護送過家眷,他當時歲數小,跟着父兄走鏢長見識,和方家大公子一路相伴過,關係很熟。

「你去敲門,動靜小點」。

「是,長官!」

鵬哥點點頭,這孩子不錯,就很精神,其實他這具身體也才十六,但是心理上卻是個三十多歲的**湖。

「**!」

「中德!」

「中通!」

夜半三更,又是宵禁,即使海峰壓低了嗓門,這突兀聲響依然在這死寂一般、伸手不見五指的窄巷中動靜不小。

鵬哥警惕的觀察着四周,黑夜對他來說並不是障礙,而是絕佳的掩護,他反握着被熏黑的迅捷短劍,精鋼劍身貼在右臂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