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奪舍了魔皇》[我奪舍了魔皇] - 9.天魔血,神魔血(求推薦票!求收藏!)

  陳洛陽心念溝通腦海中的神秘黑壺。

  我身邊有沒有不忠之人?

  黑壺沒有反應。

  看來,提問不能籠統,而是要具體到某個人……陳洛陽心中想道。

  例如青龍第五宿丁琛,或者金剛。

  陳洛陽看着數量有限的血紅瓊漿。

  最後決定用青龍五做實驗。

  念頭動處,就見黑壺內的血紅瓊漿少了一點。

  壺口蒸騰起血紅的煙霧,很快凝結成一大篇文字。

  丁琛。

  三十七歲,坐照境界。

  修習武學:荒古風字經,幻魔身法,長虹神掌,碎星刀…………

  陳洛陽主要關注這個人的生平經歷。

  有些細節照顧不到,但一個人從出生到現在的生平履歷關鍵節點基本都齊全。

  對照簡歷,可以總結出不少東西。

  總體而言,此人的忠心應該沒問題。

  但是……

  這傢伙,可真行啊……陳洛陽心裏暗罵。

  按照黑壺提供的信息,這廝早年的時候,曾經干過幾回李代桃僵做新郎的事情。

  藉助自己高明的易容術,假冒新郎,跟新娘入洞房……

  陳洛陽臉上肌肉抽搐,陣陣無語。

  他嘆息一聲。

  靜下心來。

  獲取青龍五的資料,所消耗的瓊漿,又遠少于慧覺法王。

  越發感覺應青青不簡單……陳洛陽心裏嘀咕。

  從另一方面來看,如果有足夠的血紅瓊漿,那是不是任何人在我面前,都沒有秘密可言?

  例如……

  劍閣閣主?

  異族族主且先不論。

  劍閣閣主,自己急需他的昊天神劍療傷。

  不過從黑壺得到的信息,多半是對方劍道里的破綻,而非全套信息。

  而且想要得到這個層次對手的資料,應該需要很多血紅瓊漿。

  至少跟自己這個魔教教主相當。

  眼下瓊漿不夠。

  陳洛陽沉吟不語。

  如果讓他來評價,先前與劍閣閣主那一戰,結論是有些草率。

  誠然,按照玉簡里的情報顯示,三皇中另外一位刀皇,目前正閉關不出。

  於是魔教教主可以放心的堅決與劍閣閣主一戰。

  能勝自不用多說。

  敗了或者像現在這樣平手,就利用黑壺作為後招。

  原本應該是這樣的……

  陳洛陽心裏嘆口氣,強忍住翻白眼的衝動。

  如今自己接管的,就是這麼一副局面。

  教內教外兩把火都被點起來。

  可滅火的水卻不怎麼充足。

  問題的根本,還是在於自身傷勢。

  所以方才在外人面前,陳洛陽才表現的那麼強勢,震懾教內教外蠢蠢欲動的敵人。

  但不能光虛張聲勢。

  有底氣,才聲勢足。

  設法療傷的同時,也要儘快熟悉這身軀的力量。

  頂級好車修理完畢後,自己個新手司機卻不會開,那就成笑話了。

  陳洛陽從身上取下一個令牌。

  他昨晚搗鼓那些玉簡的時候,也把這令牌搗鼓清楚了。

  這是只有他這個教主,才能開啟的令牌。

  內中蘊含魔教最上層的絕學。

  古老相傳,魔教收藏武學上百。

  其中有三十六秘傳絕學,個個強大,隨便一種都名動江湖,堪比甲級勢力鎮山之寶根本傳承。

  而在三十六密傳之上,魔教還有六大蓋世絕學。

  以及……

  只有我這個教主才能修練,更在六大蓋世絕學之上的鎮教神功,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