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奪舍了魔皇》[我奪舍了魔皇] - 4.我,幕後黑手的主人

  陳洛陽面前,青龍五恭敬答道:「稟教主,龍鱗四十五,龍鱗六十二和龍鱗九十七眼下正在這甘露山莊里。」

  「本座看看他們的情況。」陳洛陽說道。

  青龍五和龍爪十一都一驚。

  但他們不敢多說什麼。

  龍爪十一連忙說道:「教主這邊請。」

  兩人在前引路,帶陳洛陽來到山莊地下密室。

  「屬下留在上面,以防外間有人到訪山莊。」龍爪十一恭敬說道。

  陳洛陽頷首:「去吧。」

  青龍五則在一旁道:「教主請。」

  上面是佔地廣闊,廣迎賓朋的山莊。

  地下則另有洞天。

  兩人走進甬道,石門在身後關閉。

  插在兩側石壁上的火把獵獵燃燒,驅散幽暗。

  此間自有通風處,不覺氣悶。

  只是位於地下,多少有些陰暗。

  「教主,這裡環境略差,您萬金之軀……」青龍五訥訥說道。

  「無妨。」陳洛陽漫不經心的說道。

  青龍五便不敢再多說什麼,小心翼翼在前面領路。

  穿過一間石室,隱約聽見裏面傳出慘叫聲。

  這裡隔音很好,站在門外也只是隱約一點聲音。

  若在地上,完全聽不到這裡的動靜。

  陳洛陽心裏一緊。

  面上仍裝作若無其事的模樣,淡定的看向青龍五。

  不等他發問,青龍五連忙主動稟告:「是龍鱗六十二,正在拷問犯人,驚擾到教主,還請教主恕罪。」

  「犯人是哪個?」陳洛陽貌似隨意的問道。

  「稟教主,是丙級勢力飛馬山山主的一個貼身親隨,從他口裡我們可以得到飛馬山主最詳細的起居規律和出行路線。」丁琛詳細答道:「已做詳細後續安排,對方不會因他的失蹤起疑心。」

  按青龍五之前所言,青龍殿是魔教進軍入侵的先鋒,負責情報與滲透。

  習慣上依據實力,將中土神州不同宗門勢力,劃分為甲、乙、丙、丁四個品級。

  一般來說,除了青龍五這樣主要負責後勤的人以外,青龍七宿的任務主要針對甲級勢力。

  龍爪主要針對乙級勢力,或者像龍爪十一這樣自成一格。

  龍鱗主要針對丙級勢力。

  其中視具體情況而定,也會有錯位穿插。

  重要的是達成目的。

  「飛馬山?」陳洛陽重複了一遍這個名字。

  青龍五恭敬答道:「稟教主,龍鱗七十此前打入飛馬山內部,如今已經成為飛馬山山主之下最具實力的三大堂主之一,站穩腳跟,可以謀求更進一步。」

  陳洛陽重新邁步向前走。

  他已經大概明白過來。

  果然,青龍五連忙跟在身旁,繼續說道:「龍鱗四十五完成刺殺丙級勢力青雷門門主的任務後,如今正好空閑。

  待龍鱗六十二拷問出飛馬山主的詳細情報,龍鱗四十五就尋找機會出手,幫龍鱗七十坐上飛馬山山主之位。

  飛馬山雖然是丙級勢力,但陸路運輸和傳遞消息上頗有獨到路子,善加利用,或有奇效。」

  不論青龍七宿還是十八龍爪又或一百零八龍鱗,其中都有不同人才。

  彼此間可以獨立完成任務,也可在更高一級領導者的協調下合作。

  就像現在,擅長刑訊拷問的龍鱗六十二。

  武力強悍,精通暗殺的龍鱗四十五。

  兩人配合已經潛伏在飛馬山內部坐到高位的龍鱗七十,徹底將飛馬山納入掌控。

  成功之後,飛馬山也將同甘露山莊一樣,成為魔教探入中土的觸角。

  那妹子沒說錯。

  我手下這幫人,確實無孔不入,掀起腥風血雨……陳洛陽心裏吐槽。

  繼續向前走,青龍五打開一間石室的大門,恭敬的請自家教主進入。

  石室內有一個年輕人正在看書。

  見到陳洛陽進來,這年輕人不由得一呆。

  他連忙翻身起立,朝陳洛陽拜倒。

  「屬下龍鱗九十七,參見教主,教主萬安!」

  陳洛陽走進石室坐下:「免禮。『

  年輕人同青龍五一起恭敬的站在他前方。

  陳洛陽手指點了點年輕人剛才看的書卷,沒有翻開:「看什麼呢?「

  「稟教主,是乙級勢力風火谷二谷主私生子的個人資料。」年輕人恭敬的答道。

  要接近對方,還是說……

  陳洛陽心裏琢磨,面上表情淡定如故,沒有自己開口。

  說多可能錯多。

  他靜靜坐着,等人主動彙報。

  果然,那年輕人答道:「請教主放心,卷宗里記載的所有內容,我都已爛熟於心,哪怕睡覺說夢話時都不會出錯。

  我跟他在一起生活了小半年時間,他的作風習慣小動作,我都可模仿。

  他那幾下三腳貓功夫,我也都已經學會。」

  「相貌上的易容,我們也已經做好萬全準備。」青龍五在一旁微笑道:「雖不像首座那樣神功在身千變萬化,而是需要依靠人皮面具,但面具是屬下親手製作,莫說風火谷二谷主已經有六年沒見過他那個私生子,就算真是朝夕相處的人,也看不穿。」

  是要取而代之,假冒那個人……陳洛陽若有所悟。

  真貨,早已經落入魔教掌控,被囚禁。

  青龍五這時遞過來一個盒子,打開後,露出一張人臉似的面具,栩栩如生。

  陳洛陽看了,心裏嘖嘖稱奇

  就跟真的一樣……

  等等!

  他突然生出一點不好的猜想,差點就變了臉色。

  強自穩住若無其事的表情,陳洛陽貌似隨口問道:「你製作人皮面具的手藝,本座向來信得過,這次也是相同手法嗎?」

  青龍五信心滿滿的答道:「是的,教主,龍鱗六十二和九十七,把那小子知道的事情都掏干後,屬下親手處理了他,留下他那張臉為本教千秋大業盡最後一份力。」

  魔教啊,真的是魔教啊……陳洛陽心中大叫。

  他穩定心神,面上波瀾不驚,「嗯」了一聲,這時翻開手旁的書卷。

  最先映入眼帘的,是人名與生辰八字,然後是體貌特徵、性情癖好、武學淵源、家世關係等基礎資料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