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奪舍了魔皇》[我奪舍了魔皇] - 2.人生如戲,全靠演技(2)

  陳洛陽皺了皺眉頭。

  所幸之前血字的內容無需刻意去記,會一直存留在記憶中。

  他把標準再降低一點。

  十轉歸元丹?

  壺中血紅瓊漿少了一部分。

  壺口上血紅霧氣蒸騰,很快凝結成一行血字。

  「十轉歸元丹,服用之後善加調理,五十日內完全康復,所需主葯缺月仙乳,荒幻草,不動寶蘭,龍吟絲,輔葯逆煉冥蛇蛇膽,天網參,飛虹雲芝,龍瘤豹脊骨骨粉……」

  每種藥材的用法用量,以及煉製手法步驟,全都清清楚楚。

  陳洛陽長長吐出一口氣。

  文字說明,這身體已經服用過魔教自家的療傷聖葯,但仍需要百天左右時間才能恢復。

  不同的療傷聖葯之間彼此可能衝突,不可盲目疊加使用。

  在此基礎上,黑壺已經給出當前狀況下儘可能快的恢復方法。

  縮減了一半。

  仍需五十天的療傷時間。

  還是有些長。

  要再想想辦法。

  在眾侍女的服侍下,沐浴更衣之後,陳洛陽揮揮手,讓她們散去。

  他坐在靜室內椅子上,休息品茶。

  心念再次溝通腦海中那神秘的黑壺。

  配合十轉歸元丹,更快恢復傷勢的方法?

  血字在壺口上方浮現。

  得修練昊天神劍之人相助,排解自身體內殘存的昊天劍氣,結合十轉歸元丹藥效,三十日內康復。

  療傷時間縮短至三十天。

  效果顯著。

  但陳洛陽的臉色卻黑成鍋底。

  按文字意思,他的傷勢正是昊天神劍造成。

  解鈴還須繫鈴人,道理沒錯。

  但問題在於,昊天神劍是劍閣閣主的絕學。

  想派手下到劍閣閣主門下偷學,就算人家肯收,幾十天時間能學會嗎?

  陳洛陽正考慮,那塊玉佩突然又自動鳴響。

  這次連續響了兩聲。

  陳洛陽聞聲,多了個心眼。

  剛才內務總管請示,只響一聲。

  現在響兩聲,會不會是別的人?

  他這次也屈指在玉佩上連續彈了兩下。

  很快,房門打開,一個灰衣老者現身。

  「老奴參見教主。」

  先前門外跪着的人里,便有他,似是為首者的地位。

  灰衣老者像之前一樣,恭恭敬敬行大禮。

  陳洛陽用漫不經心但透着威嚴的語氣問道:「什麼事?」

  灰衣老者低頭輕聲答道:「稟教主,總壇來信,老奴本不敢打擾您,但您上次閉關前吩咐過,總壇來信要第一時間報告。」

  陳洛陽便點點頭:「呈上來吧。」

  灰衣老者呈上一個藍色的圓筒。

  陳洛陽從中取出信件,閱讀內容。

  「教中有謠言流傳教主在與劍閣閣主決戰中負傷,元老派因此起騷動,屬下定全力追查謠言源頭。」

  陳洛陽沉吟起來。

  對照先前黑壺提供的血字資料,身體原主人,作為魔教歷史上最年輕的教主,少年登大位,是憑自身蓋世武力壓服群雄。

  登上教主寶座後的經歷顯示,他提撥了不少新人。

  由此可以推測出,教中宿老的利益和地位遭到動搖。

  如今魔教內部,可能存在元老派和少壯派對立的矛盾。

  此前教主一言九鼎。

  但現在,卻可能面臨元老派的反彈。

  教主受傷之下,實力打了折扣,難保有些人不蠢蠢欲動。

  陳洛陽感到頭疼,面上則若無其事,收好信件。

  「本座閉關這三日來,神州浩土有什麼新動靜?」。

  灰衣老者恭聲答道:「稟教主,神州浩土這些天一直在傳頌您與劍皇那驚天動地的一戰,世人盡皆敬仰您的威名。

  按照各地教眾的回報,那群與神教為敵的宵小之輩,眼下正不停打探您和劍皇的消息,但沒敢輕舉妄動。」

  陳洛陽不置可否的點點頭,然後換了話題:「吩咐下去,給本座找些東西。」

  他把缺月仙乳,荒幻草等材料的名目告知那灰衣老者。

  除此以外,還多加了許多東西,讓人不易弄清楚他真正的目標。

  灰衣老者聽後,恭敬的說道:「老奴這就去辦,必不讓教主失望。」

  他沒有馬上起身,而是略微猶豫一下後說道:「教主,青青姑娘剛才求見,您看……」

  青青姑娘?

  這又他嗎的是誰?

  陳洛陽心底在咆哮。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