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奪舍了魔皇》[我奪舍了魔皇] - 2.人生如戲,全靠演技

  二十歲站上神州頂點,不苦修,光靠天賦異稟,概率是不是小了點?

  但若說是個苦行僧的話,誰準備這麼多美貌侍女啊?

  陳洛陽心裏打鼓,彷彿聖僧進了盤絲洞。

  自家人知自家事。

  他眼下有傷在身,不宜行房。

  眼前全是美女,反而有點遭罪。

  硬的難受……

  陳洛陽面上若無其事,隨口說道:「走吧。」

  但沒有其他示意。

  面前眾人都恭聲道:「是,教主。」

  看她們神態,陳洛陽暗自點頭。

  這些人看來不敢對教主的心思妄加揣測,也不敢擅作主張,輕舉妄動。

  陳洛陽當即在一眾侍女服侍下,入浴更衣。

  他身體泡在幾十平方米的浴池裡,靠在池邊,碧玉般的池水裡融入多種名貴藥材,自有滋養功能。

  身旁侍候他的侍女,動作看起來比較規矩。

  如果他主動的話,這些人肯定不會拒絕。

  但他沒有表示,對方則都規規矩矩,不敢輕舉妄動。

  陳洛陽看似閉目養神,其實心思動個不停。

  這個內侍總管,她和她管理的諸多侍女侍從,常年伴隨教主左右,熟悉教主很多事情。

  自己最容易在她們面前暴露。

  幸好,自己是教主之尊,有隨心所欲,喜怒無常的資本。

  全部發配貶斥離開的話,動靜可能太大了。

  但在細節上,有些變化出入,身邊人應該不敢質疑。

  長此以往,慢慢的也就習以為常了。

  陳洛陽閉目養神。

  想要始終安穩舒心,還是要站得越高越好……

  他心中念頭動處,重新溝通腦海中神秘的黑壺。

  有沒有辦法,能讓我這具身體的傷勢儘快康復……陳洛陽心中想道。

  念頭一動,腦海中黑壺的壺蓋打開。

  壺中血紅的瓊漿,似乎稍微減少了一點。

  從壺口升騰起道道血色的霧氣。

  霧氣凝結成一行血字,呈現在陳洛陽腦海中。

  但還不等陳洛陽看清這行字,便有更多血霧從壺口升起,然後凝結成更多的字跡。

  「服用造化真丹、天靈返命仙丹、太虛還靈寶丹、蘇神丹,或修習聖心禁章、回天寶書、天道醫經可立即康復。」

  「服用七寶養心丹、玄牝固命丹、一氣還陽丹、還魂金丹、度厄金丹、血蓮丹、少陽聚元仙丹、太陰清靈丹,或修習雲冥丹書、轉命經、青囊寶錄、玄傷金鏡錄、元星遺書可當即恢復八成,十日內完全康復。」

  「服用太和融血丹、天一丹、玄陰養氣丹……」

  陳洛陽看得眼花繚亂。

  但光有個列表沒用啊。

  能不能直接讓我恢復?

  黑壺沒反應。

  能不能直接給我一枚那個什麼造化真丹?

  還是沒反應。

  看來,目前只提供信息資料……陳洛陽心中想道。

  好吧,那這個造化真丹的丹方,給我來一張,我派手下找藥材自己煉。

  黑壺這次有了反應。

  壺中血紅瓊漿直接見底,徹底乾涸。

  一滴不剩!

  ……可是卻沒有血字再次出現。

  陳洛陽目瞪口呆,好半晌才回過神來,差點罵出聲。

  好在很快,黑壺裡又重新出現血紅瓊漿。

  陳洛陽心中微微一動。

  重新出現的血紅瓊漿,跟他索要造化真丹丹方前一樣多。

  提前面第一個問題,獲得答案,消耗的瓊漿並沒有被補上。

  這說明,這血紅瓊漿並非不斷再生,無窮無盡,而是用一點少一點。

  只是,提供造化真丹丹方一次所需的瓊漿太多,黑壺裡現有的不夠用。

  所以,不提供丹方,但也返還了這一次的瓊漿,沒造成消耗。

  陳洛陽想了想,腦子裡再次動念頭。

  如何獲得更多血紅瓊漿?

  黑壺沒反應。

  你是什麼來歷?

  還是沒反應。

  有關這黑壺自身的信息,是不提供的……陳洛陽心裏漸漸有數。

  相關答案,需要自己接下來慢慢尋找。

  這黑壺,或許另有其他功能也說不定。

  他思考片刻後,換了要求。

  這個七寶養心丹的丹方,來一份?

  壺中瓊漿先消失後恢復,意味着不夠。

  太和融血丹?

  瓊漿不夠。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