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師娘美如花》[我的師娘美如花] - 第4章 以毒攻毒(2)

南的血滴入自己口中。
下一秒,他突然感覺一股燥熱在口中爆開,彷彿吞了一滴鐵水般,燒的他整個口腔一陣火辣辣的刺痛!
他不禁發出一聲悶哼,強忍着把血水吞了下去。
這股熱流頓時順着食道一路下滑,不多時便傳遍了他的四肢百骸,燒的他額頭青筋暴起,大汗淋漓,身體也不由自主的蜷縮了起來!
看到大伯痛苦的模樣,蘇小冉擔憂的問道:「大伯,你怎麼了?不要嚇我呀。」
此時蘇振勇已經一個字都說不出來了,雙眼外突,遍布血絲,身上散發出驚人的高溫!
大伯說不出話,蘇小冉扭頭向江南質問道:「你個混蛋大騙子!你把我大伯怎麼了?你的血是不是也有毒?」
「沒錯,我的血毒性比五毒散還大幾千倍呢,這叫以毒攻毒!」江南淡定的笑了笑:「不用擔心,他一會兒就好了。」
「我信你個鬼哦!如果我大伯有什麼三長兩短,你就等死吧!」蘇小冉也不知道該如何是好,只能緊張兮兮的留意着大伯的變化。
周圍的乘客見蘇振勇面色發紫,用力捂着肚子,眼珠外突,彷彿隨時會死掉的樣子,紛紛站起來圍觀。
江南自信的站起來安撫道:「這位大叔沒事,只是吃壞了肚子,大家不用擔心。」
萬毒不侵之體的血液,可解萬毒,這是萬毒經上說的。
果不其然,蘇振勇痛苦的踢騰了一會兒,忽然翻身坐起,張開嘴巴嘔出一大灘漆黑腥臭的污血,熏得周圍人紛紛捂着鼻子離開。
劇烈嘔吐了一陣後,他雖然面色蒼白,但呼吸卻順暢了很多,身上的力氣也在快速恢復,就連一直壓制他丹田的那股古怪力量,竟然也在緩慢消散。
他大口的呼吸着新鮮空氣,忽然覺得丹田內一陣燥熱,如同涓涓細流般的內力開始如江水倒灌一般,重新回到四肢百骸。
原本一直無法逾越的瓶頸,居然在不知不覺中就順利突破了!
內勁後期!
蘇振勇面露狂喜,連忙對着江南一拜到底,沉聲說道:「多謝小兄弟賜血之恩,您以後就是我金陵蘇家的貴人,等我回到蘇家之後,必有重謝!」
金陵和臨江市毗鄰,江南聽到報站廣播響起,連忙起身從行李架取下旅行包,擺了擺手說道:「不用,舉手之勞而已,我到站了,大叔再見。」
看到江南匆忙下車,蘇小冉輕蔑的撇了撇嘴,心想這混蛋總算走了,然後把水遞給大伯,關心的問道:「大伯,你的身體沒事了嗎?我們還去不去找那個張神醫?」
「呵呵,多虧了這位小兄弟,我已經沒事了。」蘇振勇感受着身體的細微變化,叮囑道:「小冉啊,以後再見到這位江南小兄弟,要對人家客氣一點,他可是我的救命恩人。」
蘇小冉不以為意的嘟囔道:「一個鄉下赤腳醫生罷了,有什麼了不起的。」
好在她的聲音很小,蘇振勇沒聽到,自顧說著:「聽說柳家最近要嫁女兒,既然來了臨江,就順路過去看看吧,好歹咱們兩家也是世交。」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