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身上有個姓朱的鬼》[我的身上有個姓朱的鬼] - 第9章 為了聖潔溜溜球

呼~

朱弋從現實中醒來,想到了一個辦法。

「胖橘胖橘!你出來,我有事情找你」

半夜被人吵醒真的很煩誒

「大半夜叫什麼叫,人…喵不睡覺的嗎?」

「我現在的精神力量還不能從系統中拿東西是吧?」,朱弋對着又想睡回籠覺的小明說道。

「不能啊,你太辣雞了,沒啥事我回去睡覺了」

「誒你別走,那我是不是可以帶東西過去?」

胖橘的臉上全是???

還有人往裏面帶東西的啊!

卡bug是吧!

「好像沒有規定不可以帶東西進去」

「那就好說了奧,你小子…不你小貓睜一隻眼閉一隻眼奧」,朱弋一臉壞笑。

看我帶個冒藍火的加特林,噠噠噠~

統一藍星豈不是有手就行!!!

幾千年來能做到這一點的也就只有我能幹了。

……

朱弋搖了搖頭,還是先解決自己待會怎麼跑吧還是。

朱弋悄摸摸地鑽出家門,跑到附近的營業的藥店買了10瓶瀉藥。

嘿嘿嘿~

這下不就好辦多了嘛,區區瓦剌,何足掛齒!

朱弋高興地走到家門口,摸了摸口袋有點不對勁,沒有拿鑰匙!

真是酸Q了,想到了今天回家的時候看到樓下阿黃有了個新家,不知道是哪個好心人給阿黃弄的,看起來有兩平方的樣子,真奢侈啊!

阿黃一個純黑色的小土狗,流浪在朱弋家的小區,平時很招人喜歡,剛來的時候瘦得皮包骨,現在胖的跟頭黑豬一樣,皮毛油光瓦亮的。

「喂~擠一擠,擠一擠」

「你什麼眼神,咱哥倆誰也不要嫌棄誰奧」

阿黃Σ( ° △ °|||)︴,也是狗生第一次無語了。

還他喵的跟修狗搶地方的啊!

朱弋躺在裏面,整個狗窩裏面毛毯很是鬆軟,很有安全感,很快就睡著了。

從系統中醒來,朱弋問門口的侍衛。

「茅房在哪?」

侍衛指了指西邊,朱弋向東走了。

侍衛:o(一︿一+)o

你問你*呢!

朱弋慢悠悠地走着,終於找到了水井,在水井裡倒入十瓶瀉藥。

今天就是天王老子來的都得夾着屁股回去!

「桀 桀桀桀 桀桀」

朱弋一邊倒一邊壞笑,我看這次誰能把小爺留下!

我堂堂大明太孫,舉世無雙,豈是你們這些宵小之徒能比的。

朱弋蹦蹦跳跳唱着歌回到了帳篷里,我可什麼也沒幹奧。

終於等到了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