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www/wwwroot/154.7.7.198/wp-content/themes/book-lite/functions.php on line 2324
我的身上有個姓朱的鬼 第8章 太孫竟是俘虜(2)_Her小說網

《我的身上有個姓朱的鬼》[我的身上有個姓朱的鬼] - 第8章 太孫竟是俘虜(2)

經張開了大嘴。

朱弋慌忙地檢查自己的完整性,還在還在,鬆了一口氣。

無奈整個人被綁着,看不到自己的褲子已經張嘴了。

「接著說,太孫,我看你能把自己誇上天不」,馬茵茵不知道從哪拿出來那麼多把匕首,扔了兩個,現在手上又有兩個。

「士可殺不可辱,有本事你今天就把我殺了,明天我大明的軍隊就會踏平這裡,血債血還!」

軟的不行,朱弋這次來硬的,就賭她不敢殺,一屁股坐在地上,盤腿做起來,熟不知自己現在是開襠褲,這個姿勢屬實有點態變。

「噗」,馬茵茵看着下面朱弋一臉要殺就殺,任你擺布的樣子加上開襠褲真的沒忍住笑出了聲。

「我不會殺你的,你對我來說還有用,來人!把太孫送到西帳篷,好生看養」,馬茵茵大聲喊道。

來了幾個大漢子把朱弋拎走,到了西帳篷,朱弋被侍衛鬆了綁,關在了裏面。

「朱老頭知不知道我被劫走了啊,唉,我還沒把老頭熬走享受呢,就被抓走當俘虜了,最慘主角實錘了」,朱弋坐在墊子上唉聲嘆氣。

朱棣連打了幾個噴嚏,哪個小子在罵我。

過了幾個小時,朱弋被闖進來的幾個姑娘吵醒。

姑娘們手上拿着紅色的新衣,和各式各樣洗漱工具,放在了朱弋的帳篷內。

「你們這是幹嘛?」朱弋不解的問道,誰家俘虜穿紅衣服啊,還是新的。

「你要結婚了!」

「新郎不是我?」

「不是你是誰」,侍女撇了一眼朱弋,整個屋子就你一個男人。

「我和誰啊?不不不,我不結婚,士可殺不可辱,你們要殺就殺,別給我來這一套,我才18歲啊,我還小」,朱弋說著說著就在帳篷里喊了起來。

「你哪裡小?」

朱弋:「哪裡也不小,就年齡小!」

「像你這麼大的人早該成家了」

「你要結婚的可是我們偉大的可汗!」

「明天晚上不知道要有多少男人會偷偷抹眼淚」

侍女們咯咯咯的笑着,開着朱弋的玩笑,完全不在乎朱弋的感受。

朱弋:。。。得想個辦法跑了,這瓦剌可汗雖說長得不錯,我還想保留我的處子之身啊!

……

侍女們弄好東西以後就離開了帳篷,留下朱弋一個人無風凌亂。

跑是沒法跑,得想個辦法拒絕這門婚事。

正當朱弋苦思冥想的時候,外面傳來一陣吵罵聲。

「讓我進去,我要把這小兔崽子宰了」

「太師,沒有可汗的指示你不能進去啊」

「我再說一遍讓我進去,我要看看是什麼人要嫁給我的茵茵」,左左日在帳篷外大聲喊叫。

朱弋聽着外面的吵鬧聲,靈光一閃,這不就有點子了,隨即撩開了門帘。

「這位仁兄,我也覺得現在與可汗結婚是一件不妥的事,不如讓給你可好」

朱弋滿臉肆意妄為的笑容,送上門的辦法這不就來了嗎,朱弋顯然是個藏不住情緒的人。

面前怒髮衝冠的左左日可不是這麼想的,表情管理還得是你朱弋啊!

在左左日的眼裡是朱弋挑釁的笑,還肆意妄為。

「小子你什麼意思,茵茵不好嗎?你什麼意思」,左左日生氣的對着朱弋喊。

朱弋:o(一︿一+)o

真服了家人們,我讓給你你還不要

「小子,嗟來之食,狗都不要,不不不我要…」

朱弋:啥意思,整半天隔着內涵我呢,小子行,惹了你朱爺爺,有你好果子吃。

「小子,有本事跟我決鬥,我們瓦剌沒有懦夫,都是死在馬背上的男人!今日未時來演武場決鬥!,誰贏了茵茵就是誰的」

估計馬茵茵都沒想到會成為他們倆的賭注,知道了不得把他兩撕了。

朱弋同意了,正好試試剛重開的身體強度如何。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