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妹妹不可能是插畫師》[我的妹妹不可能是插畫師] - 第4章 夢境之外的是事實,難道夢就是未來嗎?

興奮的宇陽躺在床上翻來覆去地睡不着覺,「請讓我成為你的插畫師吧。」這句話無限在宇陽腦海中湧現出來。

「明天要怎麼辦,是先給小溪買些禮物呢,還是先談合作的事情。」

「7月14日,是小溪的生日,也是我們第一次合作的日子,一定要辦的隆重些。」

宇陽還在想着怎麼布置房間,昏昏沉沉的就已經進入了夢鄉。

夢裡,父親和繼母從國外飛回來,妹妹也克服了出門的恐懼,且還考上了自己上的高中,成為了自己的學妹,一家人整天有說有笑的,在開心不過了。

本以為是個簡單快樂的夢境,誰知突然一片漆黑,眼前只有一小片亮光,宇陽頓時心中生出恐懼感,一邊叫着鹿溪和父母,一邊釀嗆地朝亮光跑去。

就在快要觸碰到亮光的一瞬間,突然一陣強光將宇陽致盲,過了幾秒恢復之後,宇陽強忍着眼睛的酸痛看着眼前的畫面:一輛車子幾乎和隧道鑲嵌在一起,車頭已經被擰成了麻花狀,車外躺着兩個倒在血泊中的人。

是自己的父母!

宇陽看到眼前的景象頓時癱坐在地上,令自己不敢相信的是眼前盡然還跪坐着一對兄妹!

沒錯,那對兄妹正是宇陽和鹿溪。

剎那間,宇陽放下心了,這裡只是自己的夢境,但這夢境會不會太過於真實了,要怎麼才會離開這裡……

想着想着突然畫面再次發出一陣強光,這次宇陽學聰明了,蹲在地上用雙手捂着緊閉的雙眼。

這次的景象直接令宇陽把這個夢境罵了祖宗十八輩。

夢中,一名少女被關押在鐵籠里,旁邊還有四五個坦露胸膛的粗壯大漢手拿棒球棍不斷着敲打着鐵籠,少女蜷縮在鐵籠的的角落裡,身上原本湛白的連衣裙已經看不到它原本的色彩和光亮。

少女的眼中沒有任何光彩,渾身污泥滿身,似乎已經對這個世界充滿了絕望,她蜷縮着身子可以清晰地看到身上有毆打過的淤青,和鞭子抽打過的痕印。

「喂,你們幹什麼!」

宇陽怒喝道。

儘管這只是夢境,但對於恃強凌弱這件事宇陽不管是在哪都非常厭惡。

那群男人似乎沒有聽到似的,繼續敲打着鐵籠。

宇陽見語言不能制止他們,決定直接上手,剛要向前走去,就被一堵無形的牆給擋住了。

宇陽難以置信的拍了拍牆,那堵牆像是把宇陽圍在裏面一樣,找不到出口。

宇陽看着那群大漢打開籠子把少女摁在桌子上,一臉淫笑的剛要脫下褲子,那少女也絕望的閉上了眼睛。

「可惡,這些可惡的牆!喂!你們這群畜牲有種沖我來啊!別對人家小姑娘動手動腳的!槽!」

宇陽撕心裂肺地喊着。

夢境似乎也感受到了宇陽的心切,突然,無形的牆破碎,宇陽憑空出現在他們一群人身邊。

「瑪德,毆打人家小姑娘還不夠,還想去欺負人家是吧?!」

宇陽一腳踢中了那人的下懷,那大叔剛反應過來,一臉痛苦的捂住自己的命根癱跪在地上。

其餘一行人看着這個憑空出現的人背後不禁發涼,愣住了兩三秒,這是這兩三秒,為宇陽爭取了營救時間。

宇陽匆匆地拉起來少女用公主抱將少女安全的帶離了洞穴。

一旁的幾人察覺之後才想起來要追,罵罵咧咧地跑出去後早已不見二人的身影。

宇陽抱着少女快速的跑到不遠處的樹林里,在一處比較隱蔽的地方蹲下,讓少女坐在了地上。

等確認周圍安全後,看着面前這個眼神充滿絕望的少女,本想開口問些什麼的時候,少女那潔凈的雙眼眨動着,抿着略有些血紅色的小嘴,一臉平靜的樣子,不禁入了神。

「謝……謝謝你。」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