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萬界武尊》[萬界武尊] - 第9章 人族新的聞道境

五名神離境妖王速度不減的,在空中急速朝手持雙錘的安河侯俯衝而下,此時安河侯身後又一道淡藍色流光划出。

緩緩停下後,出現了一位身着紫色宮裙的豐腴女子。胸前兩片高高隆起的雪白,因為不斷催運功力的緣故,猶如波濤般洶湧起伏。

「安河侯,妾身前來相助!」

「哈哈,瑤鸞妹子,我們今日好好跟五個妖族老小子纏鬥一番!」

此時被喚作瑤鸞的宮裝婦人,手中也浮現出一條素白色的絲帶,看起正是此女慣常使用的武器了。

五名妖族王者見狀,分出兩位攻向宮裝婦人,剩餘的三位依舊是朝着安河侯的方向飛來。

看樣子,明顯是將安河侯的威脅遠遠放在宮裝女子之上。

宮裝女子也是嬌叱一聲,整條素白色的絲帶飛舞向空中,與兩名妖族王者纏鬥起來。

安河侯此刻,已經一錘砸向了首當其衝的一位飛鵠族妖王,其雙翅展開竟比之前的紅羽鵬妖更為寬廣,幾乎可以稱得上是遮天蔽日了。不過喙部卻不如之前紅羽鵬妖尖銳。

一錘掄下,神離後期的飛鵠族妖王,竟沒有絲毫抵抗之力的倒飛了出去,宮裝女子 見狀也是微微一愣。

「不好,撤!」

「安河侯,你竟然已經悟出道了?!」

「情報有誤!」

兩名神離境妖王,見勢不妙,扭頭就隨着已經身受重傷的神離後期飛鵠族妖王,朝着大營而去。

安河侯也沒有追趕,扭頭再看宮裝女子這邊,兩名飛禽族的妖王,已經有一名見情形不對,逃之夭夭了。還剩下一名神離中期的鵡族天妖,被白色絲帶死死的困住,無法掙脫。

但是宮裝女子,似乎也沒有更多別的手段了,所以二者一時僵持在這裡。

安河侯踏空而來,一錘中蘊含著天塌地陷的氣勢,砸向這名鵡族天妖。若是季宗元在此地,會明顯感到這一擊所含的天地之威,竟比當初景淳侯擊殺玄羽鷹妖時所展現的,更加高深莫測。

一擊之下,神離境中期妖王,命隕!

宮裝女子見狀,忍不住捂住了微微張開的小嘴,對安河侯道:「安河侯,你已經突破那最後一層桎梏,踏入聞道境了?」

面前魁梧壯碩男子,將隕落的飛禽妖王屍體收起來,頷首道:「不錯,我困在神離後期已經一百二十多年了,也是最近不久才剛剛突破,感悟到了力道的門檻。」

宮裝女子不禁臉上浮現出羨慕神情,「我人族老天師之後,已經五百多年沒有聞道境出現了,安河侯你雖然當年以殿試第一的成績入門,天資卓越,沒想到能這麼快就能達到這一步。」

安河侯卻搖了搖頭,「我人族的辛密,當初入門之時你我都曾聽聞。我不過剛剛踏入聞道境,老師的身體又堅持不了太久了。還是太慢…太慢!」

宮裝女子聞言安慰道:「安河侯,你也別給自己太大壓力,七百多歲進入聞道境,比老師當年還快幾十年。何況我們人族,臨淵侯,巫琦侯兩位也在神離後期圓滿止步多年,應該隨時都有可能突破。還有景淳侯的天賦比你還要強一些,雖然年齡太小,但是日後一定也是我人族的支柱。」

安河侯回答道:「確實如此,我跟臨淵侯同時進入神離境,如今算來,那老夥計突破也不會太遠了。何況老師還在,我們還有一二十年時間,誰知道以後會發生什麼變化。」

宮裝少婦見安河侯想開了,也暗暗鬆了一口氣。習武一途最怕的就是心思雜亂,受到外界干擾。有些天才就是被妖族以各種手段,殺害家人,將伴侶搶奪到妖族,而從此一蹶不振,永遠停留在了當前境界。

妖族正在攻殺的眾多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