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萬界武尊》[萬界武尊] - 第7章 風蹤槍(2)

修為,離那位雲堂祖師,也還差不少的距離!

至今季宗元也才知道了,原來武者在氣聚期將渾身氣血凝練到極致以後,原本的氣血都自覺地撲在了丹田四周,好像久久未歸的孩子回到母親身邊。

之後隨着修鍊的日積月累,丹田四周的凝實氣血緩緩滲透進去,變成一滴一滴的丹田靈液,也就達到了水滴境的地步。

達到這一地步的武者,可以說與之前有着翻天覆地的變化,是本質的區別!從此以後也就有了所謂的法力,可以駕馭寶物法器。

如果說之前的武者,是拿着一把火箭筒四處當燒火棍一樣隨意揮舞,之後就是懂得了發射原理,可以正常發射火箭彈了。

水滴境再往上的金身境則是丹田靈液積聚滿盈以後,又重新反哺氣血,使得周身氣血都發生質變,全身都充滿着法力,可以隨時調取使用。

當時如果那玄羽鷹妖不是被禁制所限,之後強行突破又傷了本源根基,季宗元兩人恐怕早就命喪當場了。

畢竟水滴境的法力調取,還要經過丹田這個中介,處處都比金身境慢上那麼一些。

而在戰鬥中,零點一秒的遲緩,就是生死之間的區別!

再往後神離境,聞道境,雖然現在無法看到仔細的功法修鍊方法,但是根據其名字也能猜個大概。

神離境應該就是有了念力,能夠神念外放,聞道境則離自己太過遙遠,實在無法想像了。

三人選定了功法,向著面前老者深深的施了一個拜師禮,又朝面前的眾多前輩遺物行禮,以示自己對人族前輩的尊敬,最後朝當今天子行了一個君臣之禮。

老者與黃袍中年極為滿意的看着眼前的三人,好似看自己直系的血親後代一般。

不過老者對於自己的弟子,也確實都像對自己子孫一樣的精心指導呵護。

========= ======== ======== ======== ======== ========

人族邊界,五處大城關之一的安河關,此時城關上的巡邏將士正在像往日一樣進行日常的巡邏。

此時天外,有一片巨大的黑雲,接連着天際線向安河關逼來!

「天怎麼黑了,難道是要下雨了嗎?」

一名看着只有二十歲出頭的巡邏士兵,抬頭望了望天空,喃喃自語道…

領隊武將是一名壯碩的中年漢子,此時聞言也抬頭看向天空:「不好,是敵襲!準備迎擊!」

隨後單手一拍腰間的令牌,發出了一道預警信號後,便抽出了一把地等中品的寶刀,準備迎接眼前的大戰。

此時空中密密麻麻的飛禽妖獸大軍,已經從天際飛到了離頭頂數百米的高空。

隨後一個俯衝,好像無數的黑色雨點墜落下來,好像要把安河關撕開一個巨大的口子。

一名金身境的飛禽族妖將,已經率先飛到了巡城小隊的面前,壯碩中年漢子運起功法,渾身也散發出股股金光,將法力注入手中的黑淵刀,雙腿一蜷,便向空中彈去。

此時在人妖兩族的接臨之地,浩浩蕩蕩的一眼望不到邊的獸群,掀起陣陣塵土彷彿沙塵暴一般。

也都在為首的金身境以上妖將帶領下,直朝安河關首當其衝的關防城門衝擊而去。

妖族,竟在安穩蟄伏了三百多年後,再次大舉進攻人族大關!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