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遊之臨界劍士》[網遊之臨界劍士] - 第5章 銀狼boss

另一邊陳平回到新手村後。忽然間感覺,身體有些乏力,同時有空腹的飢餓感。

調出狀態,他發現飽食度見底了。飽食想着要怎麼辦時,看到背着村長在門前晃悠,連忙跑過去。

「村長早!」

「早!」村長瞥了眼陳平。「有事嗎?」

「那個…」陳平有些說不出口,但猶豫後還是說了,「能給點吃的嗎?」

「不能。」村長看了陳平一眼,扔出兩個東西,「自己解決!」

「這是什麼?」陳平接住村長扔過來的兩個石頭。

「打火石!」

聽說是打火石,陳平明白了村長的意思。拿着打火石離開。

村外,他先收集空這枯樹枝,隨後用乾草引子。

「啪嗒,啪嗒!」

敲打的聲音響起,火星到火絨上冒起白煙。陳平用手捧起火絨,將火星包住,慢慢吹氣。

很快一道火苗竄起來,陳平將火苗放下。他先拿一些細的干樹枝,等火勢起來後,架上粗的樹枝。

篝火穩定後,他用鐵劍砍來一些鮮樹枝,削出尖。將背包里採集的的肉,串起來,插在篝火邊。

看着被火烤的滋滋作響的肉,咽了口口水。

【系統提示】

恭喜您領悟副職業「廚師」。

聽到系統提示,陳平愣了一下,沒想到副職業還能這樣獲得。

有了廚師副職業後,陳平在看向篝火邊的烤肉,能夠看到烹飪完成度。

「朋友能接過火嗎!」這時邊上有玩家湊過來,盯着他的烤肉流口水。

「可以!」只是借火,陳平不會吝嗇。

第一個玩家借火後,更多注意到他在生火,都來借火,可以看出其他玩家的飽食度都空了。

這裡是新手村,星恆吝嗇的令人髮指。玩家又是剛入坑,現在想弄點吃的都難。

很快陳平的烤肉好了,他烤了十塊。吃了三塊,補滿飽食度,烤熟後的肉味道沒有那麼重了。收起剩下的烤肉,準備離開。

站起來後他才發現,周圍全都是在烤東西的玩家,一股濃重的燒烤味瀰漫。

回到新手村,直接來到後山。芸簡已經在這裡了,看到陳平過來,遞給他一把劍。

兩人再次開始比斗,說是比斗,準確可以說是芸簡在單方面指導。

在芸簡的監督下,陳平不停的揮劍,就在某一刻,劍刃以一個流暢的弧線斬下。系統傳來提示。

【系統提示】

恭喜您的斬擊達到精通,斬擊自動衍化為被動技能。

聽到提示,陳平愣了一下,他有些沒搞懂什麼意思。

「領悟了?」芸簡注意到了陳平的表情變化,有些意外道。

「悟了?」陳平一時間沒反應過來,隨後他想到了系統提示,「領悟了一個被動技能!」

「……」芸簡沉默了一會道,「看來你是一位有天賦劍士!」

「我有劍士天賦…」陳平沉默了,他盯着芸簡,在確認這個小姑娘是不是在忽悠他。他在地球上,可是是正兒八經的宅畜,能有練劍的天賦?

難道說在我平凡的外表下,有問鼎劍道頂峰的資質。

「那我能成為世界第一劍豪嗎?」陳平神色希冀。

「劍豪?」芸簡有些疑惑,「那是什麼,你們異界冒險者的稱呼嗎,在荒冗劍客的頂峰是劍聖!」

「原來是劍聖!」陳平喃喃自語,「你看我有劍聖之姿嗎!」

「…你有天賦!」芸簡的表情認真越來越像個老師了,「但是能不能劍聖,我不知道。」

「劍士的修鍊之道沒有捷徑,日復一日繁複的,錘鍊身心,方能在某一刻向前邁進一步。」芸簡再說陳平聽,也像是在說給自己聽,「兄長說過,修鍊劍道就像在逆流的河水影行舟,不前進那就有可能後退。」

「劍士的修鍊就是練習基礎技能?」陳平越來越雲里霧裡。

「所有的劍技,都以砍刺的動作為基礎衍生。」芸簡做出一個下劈和突刺的動作,「所以劍士需要時時打磨,時間長了自然出效果。」

「當然磨練心智對劍士來說,同樣重要。」芸簡補充道。

「砍刺,心智?」陳平打開技能欄。

【斬擊】(被動)

「初級」熟練度0/100000

+5%斬擊速度,斬擊傷害+5%

這被動,以陳平的遊戲經驗判斷,很強,但是這十萬的熟練度,看的他有些發毛。

他嘗試揮砍了一下,隨後再看熟練度,1/1000000。

看着增長的一點熟練度,陳平頭大,這要多久才能升級。

「我要離開這裡了?」芸簡忽然抬頭看向遠方,那神態有種戰士出征的沉重,也像地球上現代迷茫的年輕人,看不清,也不敢看清前方的道路。

陳平不經感慨,這個世界是相同的,就連遊戲世界都是如此。

「你是去哪?」陳平問。

「我要去荒環了,那裡是戰爭的前線,身為荒冗人,我該貢獻自己的力量。」

「加油!」陳平能做的只有如此。

「能告訴我你多少級嗎?」陳平想調解一下氣氛。

「80級!」芸簡平靜說道。

「80…」陳平有些驚訝,以他看來,荒冗應該不是那種,等級可以達到上少的有些,依目前的聖級難度來看,80級多半算高手了。

「80級有多強?」陳平問。

「……」芸簡一陣沉默,隨後抬頭看着陳平,「你想知道?」

「對?」陳平有一種錯覺,他覺得眼前的npc小姑娘芸簡有些不像是npc,npc真的能這麼智能嗎?

新生村的後山,在向外是一片叢林。

叢林地面潮濕,落葉腐敗歸根。芸簡身姿單薄的佇立,四周很安靜,一陣風由遠及近,樹葉嘩嘩作響,幾枚樹葉從空中緩緩落下。

芸簡抬起劍,深吸一口氣,纖腰下沉,凝目遠視。

下一刻,她腳下發力,地面猛的下沉。如她平時練習的那般,一劍斬落。

「錚!」

金石破裂的聲音,一道銳利的劍氣,撕裂大地,斬出百米才消散。

期間泥土如激浪般躍起,木屑飛濺。劍氣途經處,樹木被貫穿裂開,巨石斷裂。

一切平息後,芸簡喘息的佇劍而立,眼神中是發泄後的平靜。

陳平這一刻,卻平靜不下來了,眼前少女的形象,變成偉大的劍士。剛才的一劍太讓他震撼了,他感覺自己可能迷上了劍士。

現在,陳平正吃着午餐,剛才一腔熱血的他,被系統踢出了遊戲,理由是他在線時間太長,再進的話,需要等六個小時。

陳平離開遊戲已經是中午了,簡單的弄了點吃的,一邊看着手機一邊吃飯。

游戲裏,芸簡已經離開了。在離開她將自己給陳平用的那把劍留給了他。

「嘟!」

陳平正刷這荒冗的視頻,王楠發了信息過來。

王楠:師傅,荒冗你關注了嗎!

陳平:不關注也不行啊,現在,小視頻,自媒體視頻和文章都在刷。

王楠:我想玩,可是現在沒有那什麼…。

陳平:頭箍!

王楠:對,頭箍。等第二批還要等到26號,還有十天!!

陳平:慢慢等唄,有啥好急。

王楠:怎麼能不急,現在那麼多人想要,十天後還不一定搶到。也不知道J的銷售點在哪。

陳平:在麻仁包子鋪邊上。

王楠:這麼近,那感情好。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