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爺,王妃又帶倆寶翻牆跑了》[王爺,王妃又帶倆寶翻牆跑了] - 第8章 要錢沒有,要命一條

顧寒霆表情僵了僵。

他解釋道:「本王是嫌老鼠臟,並非是怕它!難道你們就不覺得它老鼠很噁心?」

李金斗連忙附和,「是是是,卑職這就叫人將這裡打掃乾淨,絕不留一絲污穢!」

莫飛和李金斗對視一眼,默契地忍住了笑。

堂堂戰神,六尺身軀的謫仙般的男人,居然會怕老鼠,還被嚇得跳桌子。

這違和感簡直被他拉得滿滿的。

得虧沒有外人在,這要是被外人知道了,還不得被大胤國百姓笑一年。

待屋子徹底打掃乾淨之後,顧寒霆才從桌子上跳下來,臉色陰沉可怖。

「去查!到底是誰捉了這麼多老鼠想害本王,若是讓本王知道,定要剝了他的皮!」

「是!」

莫飛領命而去。

後窗外,顧千遲和顧芊汝身子一哆嗦,默契地閉上嘴巴,屏住了呼吸,貓起小身子悄無聲息地溜走了。

一路跑回聽竹院,兩個小傢伙終於忍不住哈哈大笑起來。

沈青蕪醒來找不到他們正着急呢,就見他們不知從哪裡跑了回來,還叉着腰笑得前仰後合的。

她挑了挑眉,對他們招了招手。

「什麼事這麼高興,說出來讓娘親也開心開心?」

顧千遲小臉漲紅,笑道:「娘親,我終於找到瘋爹一個死穴了!」

沈青蕪眼眸一亮,「是什麼?」

「他那麼大一個人居然還怕老鼠!娘親說可笑不可笑?」

沈青蕪:「…」

這畫面,確實不太符合他的人設。

「這就是你們說的『好事』?」

倆寶笑着點頭。

沈青蕪咳了一聲,「我還以為他的身上有什麼死穴呢,害我白高興一場。」

晚飯後,沈青蕪帶着倆寶在院子里乘涼,就聽聽竹院的大門突然被人大力地踢開。

莫飛收回腳讓到一邊,緊接着,一道頎長的身影走了進來。

男人仍舊穿着一身白衣,慵懶散漫,眼皮惺忪,像是隨時都能睡過去似的。

他的眸底平靜無波,讓人看不透他此刻的情緒。

進門後,立即有金影衛給他搬來一把圈椅,他撩起衣袍,沒長骨頭似地坐了進去。

沈青蕪凝眉。

這男人昨晚剛喝過她的血,按理說能消停個四五天,這會兒氣勢洶洶的親自過來聽竹院,那就只剩那一件事了。

她默默地將倆寶擋到了身後。

聽竹院的下人看到顧寒霆來了,嚇得紛紛跪了下去,連頭都不敢抬。

顧寒霆看着母子三人依偎在一起的畫面,簡直刺眼的很。

他揚了揚手,「把他們帶走!」

話音一落,身後呼呼啦啦走上來幾名金影衛,這就要去抓顧千遲和顧芊汝。

「慢着!」

沈青蕪將孩子們緊緊護在身後,冷眼望着顧寒霆,瑩潤的月光下,她一雙星目亮得耀眼。

女人纖瘦的身姿猶如一棵秀竹,傲然地挺立在眾人面前,身上是眾人從未見過的颯勁不屈。

「王爺,不知他們犯了什麼錯,竟讓您如此動怒?」

顧寒霆姿態慵懶,看上去羸弱單薄,可散發出來的強烈氣壓卻不容人忽視,存在感十足。

「你何不問問他們?」

沈青蕪:「……」

她側頭看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