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爺,王妃又帶倆寶翻牆跑了》[王爺,王妃又帶倆寶翻牆跑了] - 第4章 被狗咬了(2)

「王爺,讓卑職給您請個脈吧。」

李金斗喚了顧寒霆一聲,將他的思緒拉了回來。

顧寒霆扭頭望他,卻不巧看到了站在李金斗身後的沈青蕪。

眸光肉眼可見的閃爍了一下,似是很意外,「她怎麼來了?」

沈青蕪彷彿沒有聽到,就只是靜靜地打量着他。

氣氛有些尷尬。

李金斗連忙打圓場道:「王爺,王妃是擔心您的身體,特意過來看望您的。」

顧寒霆有氣無力的嗤了一聲,帶着絲負氣的情緒,「四年來從未給本王請過安的人,今日會來看本王?誰知道她安的什麼心思。」

沈青蕪:「…」

沈青蕪覺得他不止身體有病,腦子也有病。

作為他的血罐子,原主每日都虛弱無力的躺在床上,沒死就算萬幸了,還有心思給他請安?

「你脖子怎麼回事,怎麼弄成這副鬼樣子?」

不待沈青蕪說話,顧寒霆就看到了她高高的衣領下裹着的紗布,皺了皺眉頭道。

李金斗:「…」

沈青蕪:「…」

李金斗不安地望向沈青蕪,眼神有着沈青蕪看不懂的緊張和擔憂。

沈青蕪卻在想,這廝腦子確實有毛病,你自己作的業,還在這裡裝。

她道:「不小心被狗咬了!」

李金斗:「…」

汗唧唧。

顧寒霆顯然沒想到她會這樣說,臉上慢慢爬上一絲自嘲冷笑。

他對李金斗說:「李太醫,你先出去,本王有話要同王妃講。」

李金斗擦了把汗,不安地望向沈青蕪,最終什麼也沒說,一步三回頭的走了。

沈青蕪不卑不亢地望着顧寒霆,「王爺有什麼話直說就是。」

顧寒霆漠然地看着她。

他們成親四年了,除了大婚之日,這還是他第一次見到她的面。

拜堂那天,沈青蕪見了自己就像老鼠見了貓,嚇得渾身發抖,可現在卻像完全變了一個人,不僅沒有了畏懼,反倒還多了幾分不羈的不卑不亢的氣勢。

是誰給了她底氣?

顧寒霆再次望向她的脖子,不陰不陽地說道:「看來那些金影衛的皮都鬆了,連個女人都看不住。」

「什麼意思?」

「本王知道你嫁進宣親王府很委屈,可事實已成定局,你最好收斂你的性子,莫要再出去招蜂引蝶,否則就不會是禁足這麼簡單了。」

沈青蕪:「…」

這貨是在罵她不知檢點嗎?

怎麼感覺哪裡不太對?

不過,看他生氣,她心裏還是很爽的。

「王爺莫不是有千里眼,看到我出去找男人了?還真讓你猜對了,呶,你看,野男人的咬痕還在這兒呢!」

她故意扒開紗布,露出兩個青紫的牙印給他看。

「你!」

顧寒霆淡然如高僧的臉上終於有了一絲怒色,他一拍椅背,壓抑着怒氣喝道:「給本王出去!」

沈青蕪皺眉。

她終於知道哪裡不對勁了。

這貨好像不記得自己昨晚乾的好事了!

看他被氣得喘粗氣,原本蒼白的臉浮上一層粉色的樣子,不像是裝的。

這可真是天大的收穫!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