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爺,王妃又帶倆寶翻牆跑了》[王爺,王妃又帶倆寶翻牆跑了] - 第4章 被狗咬了

李金斗急忙道:「既如此,王妃快隨卑職一道去吧。」

「李太醫!」

李金斗對莫飛搖了搖頭,示意無妨。

他也正想探探沈青蕪的醫術如何,倘若她看不出來,以後也不必供着她。

倘若她能看出來,她剛才也說了,夫妻本是一體,王爺的病好不了,她也別想好,她不給治也得治!

另一邊。

顧千遲和顧芊汝從聽竹院的狗洞里爬了出來,躲開金影衛的崗哨悄悄溜去了清暉院,又從清暉院的狗洞鑽了進去。

兩個小傢伙躲在花叢里,四隻大眼睛警惕地觀察着四周。

顧芊汝猶豫道:「哥哥,我們這樣做真的好嗎?我怕…」

「怕什麼,聽說瘋爹現在還在睡覺,金影衛們怕打擾瘋爹休息,都站在十丈開外,我們個頭小,發現不了我們!」

「那萬一被抓到了怎麼辦?」

「放心,就算被查到是我們乾的,他們也不敢把我們供出來,否則就是玩忽職守之罪,瘋爹同樣饒不了他們!」

顧芊汝嘁嘁地捂嘴笑,「還是哥哥你聰明!」

顧芊遲看到金影衛正在換班,對妹妹招了招手,拎着一隻小麻袋,藉著假山的遮擋悄悄的溜到了顧寒霆卧室的後窗。

顧寒霆今日沒去上朝,皇帝知道他又病了,專門派盧總管送了一大堆補品過來,盧總管見顧寒霆昏睡不醒,深深地嘆了口氣回宮復命去了。

沈青蕪踏進清暉院書房時,顧寒霆正慵懶地倚靠在圈椅里,坐在西窗下沐浴着盛夏的烈陽。

陽光透過窗戶炙烤着他的身體,也沒能融化他身上的冰寒之氣,臉色蒼白的仿似透明。

他懷裡抱着一隻雪白的貓,看似在擼貓,實際心思早不知飄到了何處。

與夜間的黑衣瘋子截然不同,他此時穿着一身白衣,看上去不染纖塵,病弱絕美,好似隨時都會凌雲飛天的仙。

沈青蕪腦海中,關於原主對顧寒霆的記憶,一直都是被他折磨吸血,完事之後她便躺在聽竹院的房間里,絕望的等死。

自從嫁進宣親王府,整整四年,除了拜堂那日,原主從未在白天見過他。

就是這樣一個頂着天使容顏的惡魔,折磨了原主母子整整四年。

恨嗎?

恨!

恨不得現在立刻馬上用針扎死他!

可是,隱忍了半天之後她還是鬆開了緊握的拳頭。

不能讓他這麼痛快就死了。

她要慢慢的,像他折磨原主一樣折磨他,直到抵消他欠下的債,再送他上西天。

看着桌上堆積成山的補品,沈青蕪內心冷嗤。

皇帝陛下對這瘋子是真的不錯,就算舉國上下都在瘋傳他是個吸血惡魔,皇帝依然縱容着他,沒有要冷落他的意思。

他都要歸功於顧寒霆的從龍之功。

當年陛下即位時,有不少的兄弟密謀篡位,是一母同胞的顧寒霆不顧世人非議,憑着卓絕的武藝,手執寒刃,親手將所有叛逆的皇嗣逐一誅殺,救下了陛下,這才有了現如今陛下的安穩江山。

那年,他才不過十歲。

也正因如此,顧寒霆才得了一個『冷血無情,殺人不眨眼的魔頭』稱號,以至於他都二十五歲了,整個大胤國也無一女子敢嫁他。

陛下對他,是有感恩和愧疚的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