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爺,王妃又帶倆寶翻牆跑了》[王爺,王妃又帶倆寶翻牆跑了] - 第3章 夫妻本是一體(2)

色不是很好啊,是出什麼事了嗎?」

李金斗扯了一個比哭還難看的笑容。

「倒也沒什麼事,卑職就是想問問王妃,昨晚,到底發生了何事,為何王爺的脈象正常,卻到現在還昏睡不醒?」

沈青蕪喝茶的動作頓了下,「竟有這種事?那或許是,王爺喝血喝多了,撐着了?」

李金斗是顧寒霆的住府御醫,顧寒霆有吸人血的怪病,整個大胤國的人都知道,他不會不知道,所以她也沒有跟他繞彎子。

李金斗沒料到沈青蕪會說出這種大逆不道的話來。

沈青蕪因為對王爺有愧,每每都是唯唯諾諾,戰戰兢兢的模樣,何曾有過這般雲淡風輕事不關己的氣度,更別說有膽子奚落王爺了。

怪哉!

「王妃當真不知?」

沈青蕪都氣笑了,「李太醫這話說的,我一個手無縛雞之力的女子能耐他何?我若真有本事對王爺做什麼,還用當他四年的血罐子?」

李金斗:「…」

話雖這麼說,可李金斗還是覺得這事跟沈青蕪脫不了干係。

沈青蕪話鋒一轉,「還是說,王爺得了什麼不可外傳的怪病?」

李金斗臉上的肌肉明顯僵了僵,眼神也有些躲閃。

沈青蕪心下瞭然。

看他這謹慎的樣子,她倒是對顧寒霆的怪病生出幾分興趣來。

李金斗想了想,說道:「王妃,實不相瞞,卑職一生痴迷鑽研各種疑難雜症,為王爺診治也有四年了,王爺的身體卻每況愈下,誰知就在剛剛,卑職居然發現他的脈象比之前強勁了許多。

「聽聞王妃嫁入王府之前,曾經修習過醫術,卑職便聯想到,是不是王妃給王爺診治過,卑職這才斗膽來求見王妃,想跟王妃討教一二。」

竟是個醫痴。

原主之前學過醫術這事,她腦子裡並沒有什麼記憶。

確切的說,原主已經不記得十歲以前的事了。

她道:「原來如此,只是,怕是要讓李太醫失望了,我並不知道王爺得的什麼病症,更沒有為他診治過。」

一個人若常年夜裡不睡覺,代謝功能必定紊亂,身體各個器官也會相繼出現故障,她讓他安安穩穩睡了一大覺,脈象不好才叫怪。

這點常識都不懂,還太醫呢,傻缺!

李金鬥眼中划過一抹失望,只好點頭:「既如此,那卑職就不多打擾了……」

正說著,莫飛大步走了進來,看都沒看沈青蕪一眼,說道:「李太醫,王爺醒了,麻煩您快去看看!」

李金斗一怔,慌忙對沈青蕪告了罪,這就要走。

沈青蕪覺得李金斗比莫飛順眼多了。

「本宮現在正好無事,不如就隨你走一趟,興許還能幫上點忙。」她道。

「太好了!」

李金斗很是高興。

莫飛卻直接攔住了沈青蕪,冷聲道:「王妃體虛乏力,還是好好待在聽竹院養病,王爺的事就不勞王妃操心了!」

嘿,我這個暴脾氣。

「我乃王爺正妃,夫妻本是一體,王爺生病王妃豈有袖手旁觀之理,這事萬一讓陛下知道了,陛下龍顏大怒,後果你承擔的起嗎?」

莫飛:「…」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