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爺,王妃又帶倆寶翻牆跑了》[王爺,王妃又帶倆寶翻牆跑了] - 第1章 你這個瘋子

大胤國,興元十九年。

酷暑盛夏,夜闌人靜,潮悶的暗室內充斥着濃郁黏膩的血腥味。

「說,那兩個野種的父親到底是誰…」

魔咒一般的聲音在耳畔飄忽響起,沈青蕪幽幽轉醒。

還沒待她反應過來,下巴突然被一隻大手掐住,脖子上隨之傳來柔軟卻濕涼的痛感。

冰涼的氣息呼在她的脖頸上,好似被一條毒蛇纏繞住,冷意直達心底。

飫甘饜肥之後,男人閉目仰頭輕呼出聲,儼然十分滿足享受的神態。

沈青蕪心下大驚,這男人在吸她的血!

她難以置信地盯着眼前陰冷瘋批,卻又俊肆絕美的男人,只覺得腦袋一陣刺痛,一串串陌生的記憶在她眼前鋪陳開來。

沈青蕪,安國公府大小姐,自小痴戀太子爺,四年前卻因去寶國寺祈福,夜裡被陌生男人玷污,名聲盡毀,被主母當成家族恥辱送去了郊外莊子上自生自滅。

誰知沒過幾天,皇帝竟然將她賜婚給了大胤戰神,宣親王顧寒霆。

顧寒霆乃當今陛下唯一的胞弟,手握二十萬重兵,是大胤國戰功赫赫的戰神,大胤國能高居列國之首,最大的功臣便是他。

可是,自從四年前南疆大戰之後他突然性情大變,在慶功宴上狂性大發,當著文武百官的面吸食了一名婢女的血,成了人人聞之色變的吸血惡魔,變態,瘋子。

皇帝為了化解他一身的戾氣,以『沖喜』之名將沈青蕪賜婚給了他。

堂堂親王被迫娶了聲名狼藉的沈青蕪,實乃奇恥大辱。

於是將滿腔的恥辱和憤懣都加諸到了沈青蕪的身上,隔三差五地折磨她,一晃便是四年之久。

就在剛剛,原主沈青蕪終於不堪折磨,悲慘死去。

沈青蕪閉了閉眼。

她乃二十一世紀玄學大師,卻在給豪門總裁看風水的路上沉船溺亡。

其實她早就預測到自己命有一劫,不論是高鐵還是飛機都難逃此劫。

所以怕水的她迫不得已選擇了乘船,可仍然沒能逃出命運的魔爪,甚至還穿到一個與她同名同姓的倒霉蛋身上,母胎單身的她莫名其妙成了兩個孩子的媽。

「不說是嗎?」

男人清冷的氣息噴洒在她的脖子上,沈青蕪打了個冷顫,下意識縮了脖子。

「我已經說過無數次了,你再問也是不知道!」

顧寒霆身形微頓,略帶詫異地望向她的臉,幽幽地說道:「居然學會頂嘴了?你這眼神是不服氣嗎?」

不待她回答,他接着又道:「看來你的血還沒有流光,不如再…」

「放了我娘親!你們這些壞蛋,放開我!」

「讓我進去,我要找我娘親!」

顧寒霆一句話沒說完,就聽到暗室外面傳來兩個孩子稚嫩的哭喊聲。

沈青蕪不是原主,卻還是受了原主身體的影響,被這哭聲攪得心臟抽搐。

顧寒霆臉上卻沒有任何錶情。

他捏着她的下巴,輕飄飄地說道:「來得正好,不如,讓本王嘗嘗,這孽種的血是不是跟你的一樣甜?」

沈青蕪驚恐地掙紮起來,「你這個瘋子,他們還是個不懂事的孩子,你別碰他們!」

「好啊,答應本王一個條件。」

「什麼條件!」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