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爺冷妃傾國色》[王爺冷妃傾國色] - 第8章:設計陷阱

當曲蒹葭從斷橋上下來的時候,臉色不是太好看,原來她不知為何彈錯了一個音,冷楓臉上也有一絲絲的惋惜之色,連說話都溫柔了幾分,「能與這位小姐喜歡同一首曲子是在下的榮幸,小姐琴技不凡,並非一日之功,就連在下也未必有小姐彈奏的好。」

「冷公子謬讚了,在幽州誰人不知道您是大才子,有誰的琴藝能比得過您呢?小女子不過是雕蟲小技罷了,不敢當。」儘管彈錯了一個音,卻還是到了如此評價,曲蒹葭低身行禮,卻是朝曲映雪投去了挑釁的目光。

曲寒笙的目光掠過曲蒹葭朝斷橋後的假山瞥去,嘴角勾起一抹似是而非的笑意。

老夫人沒料到曲蒹葭的琴藝居然比曲映雪還要好上幾分,連忙介紹道:「冷公子,曲家的二小姐曲蒹葭。」

冷楓微笑點頭示意,卻並沒有再搭話。

曲瑟舞看着曲蒹葭,目光中滿是憤恨和嫉妒,她的琴藝自是比不上曲映雪和曲蒹葭的,而且為了此次比試,她還請人代為彈奏,並故意擾亂了曲蒹葭的琴音,卻沒想到她居然還是得到了冷楓如此高的讚賞!

曲瑟舞也不敢讓琴師彈得太好,要是被曲蒹葭看了出來,那就糟了。

曲瑟舞註定要成為兩人的背景布,不過她心裏還算淡定,因為下一個就是曲寒笙。

曲寒笙就是她的遮羞布,也真是個蠢貨,不過虛情假意的說了幾句話,便就真的不練琴了,琴藝一日不練便覺得手生,更何況是三個月,估計她連琴譜都忘記了吧?不堪入耳的琴音讓老夫人聽見了,還是在貴客面前讓曲府丟了臉,定是一頓重罰。

曲瑟舞偷笑着看向曲寒笙,臉上儘是幸災樂禍的笑容。

「該誰了?」老夫人捻起桌上的一塊梅花糕,漫不經心的問道。

曲寒笙起身,對着老夫人行了一禮,回道:「該寒笙彈奏了。」看到老夫人隨意的點了點頭,這才走到了斷橋上。

「寒笙今日彈奏的曲目是《廣陵散》,琴藝不精之處,讓諸位見笑了。」曲寒笙坐在蒲團前,如竹玉一般的蔥白指尖在琴上掠過,琴聲泉水般叮咚響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