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妃一心想守寡》[王妃一心想守寡] - 第6章 王爺不行

趙錢心裏別提有多懊惱了。

莫名其妙又在王爺的房間里過夜就算了,這憤怒值在昨天她洗澡前,明明還是好好的73%,現在又回到熟悉的20%了。

為什麼20%是熟悉的——她上次在王爺床上醒來的時候,也是這要命的20%。

每次在這張床上睡醒,都是一次憤怒值的大跳水,趙錢思來想去,一定是她跟王爺這張床八字不合。

「本王發現王妃有一個習慣,每次起床,都會先看守宮砂。」慕容復湊近了趙錢,嘴角露出一抹好看的笑容,「也不知道王妃是期望看得到呢,還是看不到。」

說著,慕容復一手輕輕抓住被窩裡趙錢的腳腕,把她往自己的身邊拖。

若是她期望看不見守宮砂,他倒是不介意把今天,過成日夜顛倒的模樣。

趙錢猛地被慕容復一拖,本能地用手撐住了他的身子,本想着不讓他靠近壓在自己的身上,卻不料,一個不小心把原先微敞的領口扯得更大了……

精壯的胸肌腹肌若隱若現……

趙錢只覺得心裏一陣卧槽,說好的要靠湯藥吊著的病秧子呢,都這水平的嗎?

這種人,真的有那麼容易被氣死,然後一命嗚呼坐等她繼承家產的嗎?

容不得趙錢細想,慕容復已經俯身慢慢往下,伴隨着這清冽好聞的葯香越來越近,心跳聲也越來越大、越來越快。

「王爺!」趙錢突然大喊了一聲,整個手掌堵住了慕容復的嘴,把他猛地往上推。

慕容復勉強壓抑着極其不快的心情,聲音沙啞:「怎麼?」

趙錢內心閃過無數個借口,最後只獃獃說了句:「我想,您該吃藥了!」

語音剛落,用最快的速度爬了起來,穿好了繡鞋就逃出了房間。

只留下慕容復原地凌亂……

吃藥?這關吃藥什麼事?

***

趙錢上氣不接下氣地跑了出去,滿腦子卻都是王爺那副躍躍欲試的蠱惑的模樣。那稜角分明的下頜,上下抖動的喉結,微微滲出汗水的胸膛……

純從欣賞視角,這個男人是好看的,只是趙錢現在最欣賞的,還是實實在在的金子。

不過在趙錢看來,這王爺也是奇怪。雖然自己連續在他房裡過夜,王爺也多次看起來十分「欲求不滿」,但舉止上,也算是挺「君子」的,不曾有過多逾矩。

果然男人是個看不懂的東西,還不如那一錠錠金子,明明白白,是什麼就是什麼。

趙錢突然聞到一股濃烈的葯香,原來是小瓊在給王爺煎藥,她隨口問了一句:「其實咱王爺得的是什麼病啊?」

小瓊停下手中的動作,抬起頭:「原來是王妃,其實小瓊也不知道,看藥材似乎是些滋補類的葯,但小瓊不懂。王府里所有懂藥材的小廝奴婢,也都讓王爺給遣了。」

滋補類……把懂藥材的都給遣散了……

沒有男女之間的逾矩行為……

對於【趙錢把上官裴芊這種青梅竹馬的尤物美女送到他床上】這件事情很生氣……

這些線索貌似可以串起來。

趙錢一臉「我懂了、我理解了」的模樣,笑着拍拍小瓊的肩膀就走了:

原來咱這王爺,是「不行」啊!

把府里懂藥材的都給趕走了,肯定是生怕這件事傳出去。

男人嘛,自尊心又強,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