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妃的農家小院》[王妃的農家小院] - 第5章(2)

她扯回來的那一下;把她給直接甩脫臼了!
這個男人;真的是……水很快就打了過來,在給顧小翠清洗傷口的時候,顧小翠一直眼淚汪汪,可憐兮兮的對霍景鴻道,輕一點,你輕一點,我好疼,好疼。」
說完,又哭道,嗚嗚,小梨,我知道衛東哥要跟你退婚,你受了很大的打擊,但是這件事,是你跟他之間的事情,我跟衛東哥,可是清清白白,是你自己不好,衛東哥瞧不上你才跟你退婚的,你怎麼能怪我呢,我長這麼大,我娘都沒有打過我一次,顧小梨,你竟然把我往火堆里推,嗚嗚……」呵,這就委屈了?
顧青檸忍着痛,翻了個白眼:嘖嘖,說的我差點都要相信了,但是顧小翠你搞清楚,我可沒推你,是你自己栽進去的,你不要誣賴我,還有陳衛東那個賤男,他算個什麼東西,別把我跟他扯到一起。」
要不是這個女人,顧小梨原主會沒命?
既然她現在佔了原主的身體;那幫她報點仇,應該沒什麼不對吧。
聽着倆女人鬥嘴,霍景鴻幾不可見的皺了皺眉:他覺得,女人有點呱噪。
他動作加快。
想要快點搞好;但是,一用力,顧小翠就嚎了起來,直喊疼不說,還下意識的往後縮。
霍景鴻沒辦法。
只好加大力氣捏着她的手腕處,用以固定。
但是,在他捏緊顧小翠的手腕時,卻敏銳的探到了她的脈搏。
一愣;眼中的別有深意,轉瞬即逝。
雖然消失的快,但卻還是被一旁的顧青檸給瞧見了:哦喲,這是有情況啊?

別哭了,你手上只是燙傷了兩處,明天應該會起兩個火燎炮,到時候用針挑了就是了,痛肯定是會痛的,但以後幹了就好了,還有這兩天,盡量不要沾水。」
霍景鴻很公式化的開口。
我的手,會留疤么?」
顧小翠看着霍景鴻,眼睛裏水汪汪的,一副泫然欲泣的樣子。
霍景鴻輕輕的搖頭,你家裡如果有燙傷油膏的話,抹上一點,應該不會。」
這話說得;這年頭的人,肚子都填不飽;哪裡還有錢買這治燙傷的油膏,更何況大家都是農村長大,地里刨食的姑娘,又不是城裡資本家小姐;還怕留疤;哪有這樣金貴的人!
顧小翠的表情,瞬間又委屈起來,顯然她也想到了自己家裡的情況,是買不起燙傷油膏的。
霍景鴻站起身。
補充了一句,要麼,抹點麻油,或者蛋黃油,效果也一樣。」
燙傷油膏農村不好找;但是麻油,還是能找到的。
再不濟,自家煮兩隻雞蛋,剝出蛋黃熬出蛋黃油,也是可以辦到的。
手沒大事,你們可以走了。」
霍景鴻最後這句是對着顧小芬說的。
顧小芬現在滿心滿眼裡,都是霍景鴻這個人,那視線是移都移不開。
聽到霍景鴻這樣說,她終於還是忍不住了。
紅着臉看向霍景鴻,靦腆的問道,哎,我叫顧小芬,你,你叫什麼名字啊?」
……」霍景鴻有點無語,不太想搭理這個自報家門的姑娘。
但,顧青檸卻忽然覺得這是一個好機會,一步跨到霍景鴻身邊,透着十足的炫耀成分替他回答道,他叫霍景鴻,是我的……未婚夫。」
未婚夫三個字,還特意加重了語氣。
鑒定完畢:這是實名凡爾賽現場!

待續...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