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妃的農家小院》[王妃的農家小院] - 第5章

第5章說時遲,那時快。
霍景鴻之前眼瞧着情形不對,就出去幫忙拉架,但他出手時,已經晚了。
只薅住了顧青檸的一隻胳膊。
嘭——」顧青檸被扯了回來,重重的撞在他的胸膛上,只感覺頭冒金星,鼻尖兒發酸;眼睛一下子就紅了。
這個男人,胸口是裝了鋼板嘛!
二人再一次親密的接觸,不過,他們都還來不及尷尬,就只聽到耳邊傳來尖叫,啊,好燙——」顧小翠哭了出來。
幾乎是連蹦帶跳的從灰里跳出來,捂着手掌,眼睛裏紅紅的。
鄭玉秀和顧小芬也被嚇到了。
架,被拉開了;自然不可能會再打。
顧青檸這也才有了時間去打量自己的戰鬥成果」:顧小芬的頭髮是剪的時下最流行的齊耳短髮,也叫學生頭」。
被搞得亂了,扒拉扒拉也就順展了。
只是剛才灰堆里鑽出來,本來青色的舊棉襖上全是灰,看着髒兮兮的。
相比之下,顧小翠更在意自己的形象;是用紅頭繩綁的雙麻花大辮子;但被扯散了之後,那叫一個慘不忍睹。
姐妹倆身上原本已經打了幾個補丁的老舊棉襖,拉扯間也被扯了好幾個洞,裡頭雪白的棉花也粘上灰。
顧小翠到了這個時候,她再也忍不住了。
抹着眼淚道,顧小梨,你為什麼要把我推到火堆里,你就這麼恨我嘛,你是不是恨不得燒死我啊,嗚嗚,我的手好痛啊。」
邊哭,邊罵。
一副被欺壓的悲慘至極樣子,宛如舊社會的小白菜。
霍景鴻也沒有想到會變成這個樣子,立刻站了出來,緩聲道,別哭了,先處理傷口吧!」
其實,他不是一個喜歡多管閑事的人;但作為一個醫生,救死扶傷是職責;更是使命!
身姿挺拔、身穿軍便服的英俊男人,長腿一動,兩步就走到顧小翠跟前,瞬間吸引了眾人的目光;尤其以顧小芬為最。
這個年代的人,最時興的衣裳,莫過於這一身草綠色的軍便服,可這樣的衣服,他們這些鄉下人,只能是羨慕的份兒,根本買不起。
畢竟,現在吃的,穿的都靠供應。
緊缺的很;一個人一年才只有兩尺棉布的布票。
別說做衣裳了,個兒高的縫個褂子都得節約點兒。
可眼前這個男人,卻穿着很新的軍便服;還長得這麼好看……顧小芬漲紅了臉,下意識的去收拾自己因為戰敗而慘不忍睹的頭髮,最後又緊張得拽着衣角,半天都說不出一句話來。
這種來自姑娘的痴迷的目光,霍景鴻不是第一見了;或者說,早已經習以為常。
他徹底無視這些目光,目不斜視。
蹲下身;看着顧小翠那沾滿灰的手,你手掌被燙傷了,先去找點水,把傷口洗乾淨。」
最後這話,是對顧小芬的說的。
顧小芬此刻正滿臉通紅的低着頭,想正大光明的看霍景鴻,又不敢;不看他,又不甘心;於是,只能偷偷的用眼角餘光默默打量着他,聽到他的話之後,忙不迭的點頭,哎,好。」
顧家院子里就有水缸,很近的。
不過顧小芬在錯開顧青檸的時候,無意間撞了顧青檸的肩膀一下。
刺痛傳來的瞬間;顧青檸覺得自己靈魂都要出竅了。
到了這個時候,顧青檸才注意到,自己剛剛被霍景鴻扯的這隻手臂,根本抬不起來;如果沒猜錯的話,應該就霍景鴻把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