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忘川自渡》[忘川自渡] - 第6章 兄弟,搭把手

南鳶也是被這突如其來的開門聲嚇了一跳,順着聲音看過去…

男子五官稜角分明,俊秀的臉龐儘是清冷之色,銀色的雙眸仿若一池寒潭,深不見底,宛若北境百年不化的冰川,一身白衣仿若神袛,神聖不可褻瀆!

「斯人若彩虹,遇上方知有」

這是南鳶對白衣男子最初的印象,溫潤如玉的大師兄自帶腹黑屬性,如果大師兄是讓人沉淪的魔,那麼這個白衣男子就是讓人俯首仰望的神!

南鳶不禁想到了仙師府途中幫她解圍的白衣男子,也同樣是一襲白衣,莫非…

於是南鳶鄭重其事道「我們是不是曾經見過?!」

一旁的歌殊眼裡帶着些許不屑,哼,又是對公子慕名而來的爛桃花。

白衣男子臉色淡漠如水,淡淡開口「未曾!」

白衣男子大概也是第一次正視被女子直勾勾地盯着的滋味,她的眼神里少了幾分熾熱,多了幾分探究,像是在打量一件稀罕的古玩。。。大概也是從未見過臉皮如此之厚的人…

「咳」清冷的聲音響起,仿若初融的春雪一般清冷。

南鳶回神,剛剛耗盡了所有力氣,現在她的丹田沒有一絲內力,根本沒辦法用輕功,連仙師府基本的功法都使不出,腳腫得現在走路都困難。

於是打量着眼前的男子又打量了面前的這堵牆,厚着臉皮徐徐開口

「兄弟,相遇即是有緣,借個梯子,搭把手唄」

北宸無言以對「…」

一旁的暗衛歌殊「這位姑娘,我們不太熟吧,這樣直白地盯着我家公子,意在何為?何況姑娘鬼鬼祟祟的,又是何居心?」

此時的歌殊宛如護崽子的雞媽媽擋在白衣公子面前,對眼前的黑衣女子充滿戒備,彷彿眼前的女子是千年狐狸精,妄圖染指他身後單純如白紙的「小雞仔」,歌殊老母親護犢子的使命感油然而生。

南鳶打量着眼前的小暗衛,嗯…雖然「張牙舞爪」中帶着些許蠢憨,不過武功尚可,在靈力全無的情況下,打不過!

嘆了口氣,深知如今受制於人,她今天如果拿不出足夠的條件做交換想必是走不了的,只能亮出最後的底牌做交換

「我可以幫你抑制寒毒,至少可以保住你的眼睛,不至於失明…」南鳶對上白衣公子的銀眸,誠懇說道

北宸有些許詫異看着女子,一旁的歌殊直接拔劍劍指南鳶

「那就讓我試試你有什麼本事…」

南鳶:試個屁啊試,但凡我現在有內力,就一巴掌拍飛你…

歌殊「你看我怎麼樣?」

????

!!!!

?!!!

北宸看歌殊的眼神彷彿在看一個傻子…

南鳶扶額也是十分無語,不怎麼樣,真的不怎麼樣,你沒事兒吧…

雖然十分無語,但是還是勉強開口「身體健康,一天可以干八碗飯,但是…氣積於腹…額……五臟不調,陰陽偏有虛實,謂三焦不和則冷熱並結故也。」

歌殊聽得懂前幾句,最後一句聽不太懂,求助似地看向自家公子,白衣公子面色一僵,緩緩開口…<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