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忘川自渡》[忘川自渡] - 第5章 北境質子

南鳶找了一個死角,趁着禁軍換班的時候,提氣以一種極快的步法凌空躍起,左腳在宮牆一點,借力一蹬,右腿翻過宮牆,用腳尖繃住,用力一帶,成功翻過宮牆,穩穩落地…

不遠處,離苑內,白袍男子正在寫字,收筆藏鋒之際突然頓了一下,也正是這一瞬間的停頓,讓墨暈染而出,一幅好字就這樣毀了…

一旁的暗衛眉頭微皺「公子…」一手已經按住腰間的劍柄,只待白衣男子開口,便能隨時出鞘。

男子銀眸微沉,薄唇輕啟「無妨」,簡單的兩個字仿若寒冰,沒有絲毫溫度,像是輕飄飄的一隻羽毛落到寒泉,不驚波瀾…

南鳶按照蘇涑給的地形圖,在各個宮殿之間穿梭,總算找到了東宮,凌空越過東宮的宮牆,正打算繼續向前走的時候,一柄劍直指南鳶,一身盔甲的侍衛打量着南鳶,冷聲道「來者何人」

南鳶拿出一隻發簪,發簪並不華麗,但勝在紅梅與流蘇合而為一,流蘇上的紅梅狀寶石仿若真的下了一場梅花雨。

侍衛一愣,然後收起佩劍,讓出一條路恭敬道「殿下在書房,姑娘這邊請」

南鳶越過侍衛,徑直向書房走去,抬腿,「噔」地一聲把門踢開。

書房裡秉燭批摺子的男子也嚇一跳,放下手中的毛筆,眉目間帶着些許柔情,試探性地問道

「涑涑?」

南鳶大搖大擺地走進來,摘下面紗,看了一眼太子,嗯,還行,丰神俊朗,比門口的侍衛俊俏許多,蘇涑眼光還不錯,坦言道

「太子殿下,我是蘇涑的朋友,她托我來問一下太子殿下,這支發簪還做不做數?」說罷便拿出了那枚發簪。

太子南宮翎起身接過這枚發簪,眼底一片溫柔繾綣,緩緩開口道「我與蘇涑的約定自是作數的」

南鳶漫不經心地開口「那你遠在仙師府的未婚妻怎麼辦?」

南宮翎眼裡閃過一絲複雜之色

「我會找父皇想辦法取消這門婚約的,請姑娘代為轉達,讓涑涑安心!」

南鳶雙手環抱「行,南鳶在此謝過太子的不娶之恩,也希望太子不要讓蘇涑等太久」

南宮翎眼裡閃過一絲錯愕,她是仙師府的小魔女?!

南宮翎保持着他的修養「南鳶姑娘,如果不嫌棄,我差人送你回蘇府?」說罷給身旁的侍衛使了一個眼色

南鳶轉身,擺了擺手「嫌棄,麻煩,告辭」說罷便離開了。

笑話,大晚上進宮不給南宮桓製造點麻煩,出了這口惡氣,她都對不起師兄師姐們有仇必報的「教誨」。

南鳶離開後,南宮翎的眉頭緊蹙,臉上儘是不悅之色,冷眼看了一眼一旁的侍衛

侍衛不禁發怵,跪着請罪「主子…要不要再…」說罷做了一個抹脖子的衝動

南宮翎挑眉「動手乾淨點!」

南鳶隱匿在黑暗之中,在一個角落研究地形圖,她只知道東宮裡住的是太子…這該死的南宮桓住哪裡…她不知道!!!找不到南宮桓住在哪裡,怎麼去教訓他。。。

南鳶長嘆了口氣,正欲離開,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