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土夫子》[土夫子] - 第八章 詭異唐墓

這種直覺,不知道救了我多少次。

我暗暗留了個心眼,對周圍觀察的更加仔細起來。

這條通道里,有幾把破舊的洛陽鏟,還有一些礦泉水瓶子,這些都能證明我們不是先進來的人,也證明了前面確實是可能有出去的路。

看到這些的時候,我們心情倒是沒那麼沉重,走到這條通道的盡頭後,是一個被炸開的灰色磚牆。

走進這裏面後,我首先是聞到一股的淡淡硝酸味,這裏面很黑,我們拿着手電照去,看到的是一個個黑色罈子。

這些黑色罈子一排一排,擺的整整齊齊,有不少因為時間太久已經破碎,裏面裝的是灰白色摻雜着淡黃色的粉末。

師爺皺着眉頭走了過去,他看着黑色罈子上的字說:「這是楷書,看這字的工整應該是唐朝所留。」

「這是一座唐墓。」師爺站起身,眼神有些驚奇。

我們幾個也是感覺有些懵,剛從一座西夏將軍墓出來,這還沒上地面呢,就又來到了唐朝墓?

師爺搖了搖頭,說道:「既然來了,咱們就進去看看吧。」

拿起手電照着路,我們跟在師爺身後,就繼續走了起來。

不知道是不是錯覺,我總感覺上面的牆壁越來越低,這時候師爺停了下來,梅爺上去問道:「怎麼了?」

師爺側了側身子,我才看到前面有一條向上的台階,我剛剛的感覺也沒錯,我們現在正在一個向上的斜坡上。

「看什麼?繼續走。」Thor斜了師爺一眼,推開我們就獨自走了上去。

我們互相看了一眼,也跟着走了上去,這台階只有六米左右,從台階上上來就是一個很大的地宮。

這間地宮裡堆放着一具一具的棺材,一眼看去根本望不到頭,這些棺材很多都已經腐爛,地宮裡一股潮濕腐爛木頭的氣息,比剛剛的硝酸味還要讓人上頭。

這些棺材堆的旁邊有很多小石像,這些小石像通體黑色,雕刻的尖嘴獠牙,還有很多鐵鏈狀的雕刻痕迹。

看上去,就像是這些小石像都是被鐵鏈鎖住的囚犯,而且這些囚犯都窮凶極惡,被抓了也不知悔改。

眼前這一幕已經顛覆了我們的認知,唐朝的墓葬制度里並沒有這種,也沒有哪個朝代會在棺材前放上這麼個小石像。

師爺皺着眉頭,看了會兒小石像,就親自拿着撬棍,撬開了一具還算完好的棺材。

這具棺材裏只有一具人形骨架,白色的屍骨上面和下面都纏繞着生鏽的鐵鏈,這場景和小石像上一樣。

師爺看了一會,拿着撬棍又撬起了其他棺材,我們在旁邊不明所以,就在旁邊看着他在那撬棺材。

等棺材板撬開,看到兩具棺材裏的場景一樣,師爺把撬棍扔給李國強,然後對着我們說道:「繼續走吧,沒事了。」

師爺並沒有給我們解釋的意思,他獨自一人走在最前面,我們也沒問,就跟在他後面走。

走了十幾分鐘,我們才算是走出了棺材區。

棺材區的盡頭有一個灰色石門,石門兩邊各有四個持劍而立的石像,這些石像都身穿破爛的盔甲,身前還都盤坐着一具同樣身穿破爛盔甲的乾屍。

這道灰色石門沒有設防,我們幾人合力推着,石門就伴隨着刺耳的摩擦聲緩緩打開,石門後面是一個長方形的墓道。

這墓道兩邊的牆壁上是灰濛濛的壁畫,我們走在這裏面都感覺很是壓抑。

「梅爺,你見過這樣的壁畫嗎?」師爺用手摸了摸牆面,看着梅爺詢問道。

墓道牆上的這些壁畫,都是用黑色和灰色描畫,沒有一點其他顏色,而且上面畫的並不是墓主人生平,而是一個個身上綁着鎖鏈,跪在地上的人。

梅爺搖了搖頭,然後開口說道:「這樣的壁畫,我還真是第一次見,歷史上也沒有哪個朝代的墓葬制度會這樣亂。」

「看這繪畫風格,也看不出哪個朝代,你說這到底是不是唐朝墓?」梅爺看了一會,突然又開口道。

「得啦,我說您二位爺啊,咱們現在自身難保,還是趕緊想辦法出去吧,也別在這感概啦。」螞蚱見梅爺倆人有想討論起來的念頭,趕緊開口。

搖了搖頭,我現在算是知道為什麼梅爺和師爺關係那麼好了。

我看向了李國強和Thor倆人,這兩個人從進了這裡後,就開始一言不發,而且我想起Thor剛來的那天李國強好像很興奮。

李國強見我看他,對着我咧嘴一笑,我也對着他笑了笑後,就順着墓道繼續走了起來,李國強在後面和Thor對視一眼也跟了上了。

這條墓道不長,只走了三分鐘,我們就走了出來。

首先映入眼帘的是一口石棺,這石棺上沒有任何開口,看上去就像是一塊長方體的工整石頭,但它所在的位置讓我們確定它就是一口棺材。

這間墓室里除了中間這個石棺,牆壁上還有兩個完好的盜洞,盜洞里黑乎乎的也不知道能不能通出去。

我們圍在這石棺旁,都犯了難,這石棺應該是把一塊石頭挖空,然後倒置着放,石頭裏面空間放置墓主人的屍體。

Thor率先開口說:「我這還有雷管,咱們給他炸開。」

「不行!這間墓室不大,而且你看那些牆壁,上面都有些裂紋,你要是放少了炸不開,放多了,咱們就要被活埋」

聽到師爺的話,我們都看向周圍,那些牆壁上確實有很多大大小小的裂紋。

「那你說怎麼辦?」Thor呵呵一笑,看向了師爺。

師爺看那兩個盜洞說:「這石棺不開了,咱們先出去再說。」

「我贊同!」螞蚱眼前一亮,趕緊跳了出來。

我也覺得這石棺開不開都沒必要,就看着盜洞說:「我覺得也是,反正西夏墓已經開了,少這一個不少,這盜洞能不能出去還兩說呢。」

梅爺和李國強自然是沒有意見,我們商量了一會兒,就決定先爬最靠近我們的那個盜洞。

這盜洞也不知道總共多長,一點點的斜着向上,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