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土夫子》[土夫子] - 第五章 西夏古屍

鞏固好了盜洞,張猛帶着防毒面具下去敲墓磚,我們在上面等着他上來,師爺說剛開的墓不能直接下去,要等空氣流通一會。

等到張猛上來,又過了半個小時,我們陸陸續續的下到墓里,這主墓室里空間極大,大約有三十多平方米,上面是正方形穹頂,下面是正方形地面,墓室的牆壁上,繪製着很多的精美壁畫,有萬軍衝鋒作戰,也有高樓持劍觀海,大都已經脫落,局部保存有白灰地仗和黑紅彩。

一個青銅棺槨停在正**的高台之上,棺槨兩邊各有一個持劍童子單膝跪地,整個墓室里除了這些,還有一個連通中室的石門。

梅爺神色有些興奮,他看着我們幾人說道:「先開館!」

這高台呈三層階梯狀,佔據整個主墓室三分之一的位置,我們幾人小心翼翼的走了上去,到棺槨旁都是鬆了口氣,沒有什麼機關。

青銅棺槨上遍布着奇異的花紋,我們幾人撬開了棺槨後露出一副黑色棺材,這黑色棺材十分厚重,我們費了很大的勁,才把棺材板撬開。

棺材板重重的砸落在高台之上,我們幾人都圍在棺槨旁向裏面觀察,這具屍體防腐做的很好,但因為缺水看起來干扁扁的,屍體穿着一身生鏽盔甲,腰間掛着一個暗紅色錦鯉玉佩,身旁放着一把銹劍。

「別動!」張猛剛想上手,師爺一把抓住他的手臂,然後仔細觀察着棺材內部。

良久之後,師爺點了點頭,銹劍和玉佩都被張猛取了出來,張猛咧嘴一笑把玉佩遞給了師爺,師爺拿着看了一會兒開口說:「梅爺,這玉通體均勻,沒有瑕疵是難得的上品,就這一塊玉也值得咱們跑的這一趟。」

「哈哈哈,很好,國強這次你和你朋友可以拿大頭。」梅爺開口笑着對李國強說,國強在一旁趕緊道謝,我一直面無表情的看着這一切。

「這麼大的主墓室,不可能只有這麼點東西,都去找找通向中室的機關。」梅爺一邊收起古玉一邊開口說道,古代人比較迷信,認為自己死後能復活的不在少數,一般這種規模的古墓,都有雙向機關。

我們幾人分開尋找起來,我站在一處壁畫前欣賞起來,上面畫著一個身穿盔甲的男子,這男子單膝跪地雙手捧着什麼東西,男子身後跪着一群人。

師爺這時走過來對我說道:「這是墓主人接旨的場景,這些壁畫相當於墓志銘,都記錄著墓主人生前發生的大事。」

我對師爺笑着點了點頭,然後轉身就走,我對這些人提不起什麼興趣,不再去看那些壁畫,對於機關什麼的我也沒怎麼找,畢竟沒什麼了解。

我在墓室里晃晃悠悠轉了兩圈後,師爺高呼一聲:「找到了。」,隨後就聽到石門緩緩上升的沉悶聲音。

六個手電照去,石門後的場景一目了然,一個四方石桌擺在**位置,旁邊還有幾張木椅,牆壁旁放着幾個架子,架子上擺滿了刀槍劍戟等兵器,一左一右還有兩個耳室。

我們走進中室後,聽師爺說這是墓主人待客用的,我聽的有點懵逼,人都死了還要待客嗎?待的是活人死人?

師爺也有些疑惑的開口說:「不對勁,這墓葬好生奇怪,看這西夏墓用的磚室,應該是漢人墓不錯,可為何沒有後室?兩房耳室也直接在中室之中?」

除了梅爺皺了皺眉頭,我和螞蚱幾人都沒什麼反應,隨後張猛開口說道:「師爺,管他怎麼樣的墓呢,只要有寶貝,咱們開開心心來,開開心心走不就行了。」

師爺點了點頭,也沒再多想,隨後我們幾人就三人一組,一組一個耳室,李國強說怕梅爺和師爺私藏好東西,就讓我進了師爺和梅爺一組。

我和梅爺三人很快就清理了封門磚,這間耳室不是很大,裏面放着一些陶罐,還有一個鐵架,鐵架上放着古代的飲酒器皿,總共有三套,我裝起來之後,就觀察起來有沒有遺漏。

「轟」的一聲突然響起,我們三人趕緊出去,只見通向主墓室的拱形門已經被石板封上。

我們三人沒有慌張,只是看向剛出來的李國強三人,他們三個明顯很尷尬,應該就是他們觸動了什麼機關。

「螞蚱怎麼回事?」師爺皺着眉頭問向螞蚱。

隨後螞蚱開口說道:「師爺,這耳室里有個青銅小鼎,我們剛動一下,就這樣了。」

師爺沒回答,他上前摸着石板,半響後緩緩開口道:「真是好手段,這石板厚約五十厘米左右,若不是我們帶了炸藥,就必須從前面找出路。」

「梅爺,看來咱們要多加小心,這墓里沒那麼簡單,機關應該不會少。」師爺走到梅爺旁邊,臉色稍微凝重了些。

我皺了皺眉頭,看向梅爺說道:「梅爺,接下來什麼打算?」

剛剛在耳室里,就看到這倆人交頭接耳,現在又出了這檔子事,我心裏隱隱覺得有些不對勁,這倆人肯定有別的打算。

「呵呵,咱們繼續往前走,等回來再炸了這石板。」梅爺對我笑了一下。

看着梅爺一馬當先,領着眾人向前室走去,我想了想後就跟了上去。

前室和中室之間沒有封門,也沒有什麼機關,我們幾人暢通無阻的到了前室,這前室比主墓室還要大,有五十多平方米,裏面坐滿了身穿盔甲的乾屍,還有幾輛戰車。

我們幾人面面相覷,誰都沒想到會有這麼一幕,梅爺和師爺皺着眉頭向前觀察。

「卧槽!梅…梅爺!那具乾屍動了!」螞蚱大叫一聲,指着一具乾屍顫聲說道。

「螞蚱,你小子昏了頭吧?這都多少年的乾屍了,哪裡會動?」張猛上前蹲在乾屍旁,看了一會兒後轉頭說道。

我們幾人看着張猛旁邊的幾具乾屍,瞬間頭皮發麻,這些乾屍脫水的皮膚下,有一個個小鼓包動來動去,貌似想鑽出來一樣。

張猛看我們神色不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