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團寵媽咪:司太太離婚成功了嗎》[團寵媽咪:司太太離婚成功了嗎] - 《團寵媽咪:司太太離婚成功了嗎》第9章 打算收購世庭

設計部職員雖有不舍,好過放在司衍身邊,怕哪天又一個不高興又要給燒了。

幾十套衣服一輛車塞不下,陸延之毛遂自薦跟着去了白姜的別墅。

衣服完好無損的掛在客廳,白姜揉了揉眉心,揮手示意其他人離開。

身後的陸延之還在,白姜沉吟片刻,道:「今日白姜謝過陸總,您請慢走,不送。」

在回來的路上她才想起來,陸延之是陸氏集團總裁。

白姜趕人的意思就差拿個掃帚了,他不好再死纏爛打,聽語氣她應是沈青慈的好友,這時候也不是追人的好時機。

「我也是這項目的投資人之一,」他用下巴指了指成堆的衣服,從夾層里抽出一張名片:「有任何問題打給我。」

白姜強忍着燥意送客,返回後立在客廳內神色渙散,回想着司衍近乎瘋魔的狀態。

「沈三,你是不是真的……」還活着。

這個答案無人得知,但飛機失事的視頻鋪天蓋地,機身粉碎性毀壞,無人生還,是國內目前為止傷亡最大的飛行失事案件。

沈為謙穩住世庭內部,開始布置沈青慈的後事,沒有屍骨只有生前她的衣服,燒成灰燼裝進骨灰盒。

沈為謙找了個僻靜的高處,與沈予澈兩人一襲黑色大衣立在墓碑前,中間站着沈父,身後司父司母等黑壓壓一片來弔唁的人群,手中白色的花點綴其間。

沈父心病鬱結,白髮人送黑髮人,臉色極度蒼白無力,蒼老的臉上疲憊之色難以掩蓋,往日精明的眼裡混沌的只剩霧水。

「前倆天你妹妹還說等從國外回來要繼承世庭,我還高興……這丫頭懂事了,想着,我能退休了……在家養老……」沈父嘴角咧着,眼底是壓抑不住的悲傷。

「爸,是我們沒保護好妹妹……」沈予澈抿着薄唇,紅着眼眶,聲音沙啞哽咽。

「沈三一直很懂事,她會在另一個世界好好生活,」沈為謙沉聲安慰,面上是雷打不動的淡然:「父親,她要是看到你難過,心裏的愧疚一點不比我們少。」

「是啊,小慈從來不讓人操心。」

這場葬禮,除了司衍以外該來的都來了。

「沈大哥,是我們家對不住你,是司衍這孩子犯糊塗……」司母被司父攙扶着,眼淚如同斷了線的珍珠。

司沈兩家世代交好,婚姻之事是雙方促成,沈父誰也怪不了,但確實不想再跟司衍有交集。

為難之時沈為謙出聲:「我跟司叔叔說過,司衍是司衍,但……倒不是我沈家小肚雞腸,舍妹痴心錯付,我們做哥哥的不能坐視不理。」

司母愧疚之意填滿心臟,「為謙,你這是不打算原諒我們了……」

「不敢,你們依舊是叔叔嬸嬸,只是司衍不會跟沈家有任何關係,公司的事務我會召開發佈會公開,這點想必也是他心中所想。」

夫妻倆人啞口無言,一步三回頭的離開葬禮。

其他人陸續也離開,沈為謙打理好一切往公司趕。

一切恢復寂靜,不遠處的樹林里赫然出現一襲白色身影,與陰沉的天氣產生強烈的視覺反差。

逐漸靠近,司衍那張人神共憤的俊臉摻雜着深沉,腳步虛浮。

「沈青慈,」他難以置信至極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