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團寵媽咪:司太太離婚成功了嗎》[團寵媽咪:司太太離婚成功了嗎] - 《團寵媽咪:司太太離婚成功了嗎》第8章 看清現實吧

在商界摸爬滾打的沈為謙早已練就了面無表情,語氣自始至終都是淡然下透着疏離:「我父親需要靜養,煩請司叔叔以後盡量少來叨擾,為謙先在此謝過。」

司父萬般愧疚,幾度想要開口卻不知如何說。

始終是司衍對不住沈青慈,這點司父比誰都清楚。

「是我教子無方,憑白誤了小慈一生。」

沈為謙分明的稜角添了絲冷意,「司衍是司衍,您是您,司叔叔不必愧疚,為謙還有事,告辭。」

世庭集團因繼承人的突發事件股票大跌,沈為謙抽身主持大局,沈予澈在醫院和律所兩頭跑,旁系的叔叔嬸嬸也在幫襯着,不至於亂成一鍋粥,但沈青慈的離去對沈家來說是個不小的打擊。

剛才的對話被電話那頭的司衍全數聽見,臉色極度不好,陰鷙沉沉的眸里似是隱藏着驚濤駭浪,緊抿着的薄唇綳成一條直線。

他掛斷電話,即刻讓段隨帶着人去了設計部沈青慈的成衣間。

有着大批的成衣被掛的完好無損,設計新穎,還沒穿在模特身上就已經覺得驚艷。

整層樓的人員緊張地盯着司衍。

司衍摸着衣架若有所思,來回的打量,即使他取消時裝秀也沒能出現,是料定了自己的性子?

那就真的毀了,她一定不會坐視不管。

「段隨,把這些都丟出去,燒了。」

他輕描淡寫的一句話讓所有人臉色瞬間變白。

司衍上任集團總裁四年,一直以來都矜矜業業,論意氣用事這還是頭一回。

「這是沈總親手縫製!是我們整個部門半年的心血,您不能說燒就燒了!」

「總裁,您這樣做總得給我們個合理的理由吧?」

接二連三的問題有的夾雜憤怒,有的夾雜懇求,不想自己的心血毀於一旦,更不想他們心目中的沈總遺願被毀。

他們在堅持心中的初衷。

段隨也很詫異他的話,立在原地怔住,總裁這麼怨恨少夫人嗎?

「怎麼?使喚不動你了?」

「司總,這……不妥。」

衣服燒不得,被沈家知道了遭殃的必然是司衍。

「段隨,這是你第一次違背我,你想好後果了嗎?」

段隨當然知道,但他做不到眼睜睜看司衍犯錯。

「司總,不能燒啊!少夫人泉下有知,也會難過失望的。」

「我說燒!聽不見?」他瞪着段隨等保鏢,揮臂怒斥:「都給我丟天台燒了!」

司衍如寒芒般的冷眸盯着段隨,自內而外的散發著壓迫感讓人窒息。

幾人只能硬着頭皮,在設計部所有人的陰沉的注視下把衣服搬出去,幾個來回保鏢都不敢去看設計部人員的眼睛,如芒在背,大汗淋漓。

段隨沒辦法躲到電梯角落再次撥通了司父的電話,「快接電話啊……董事長……」

「哎!幹嘛呢?神經兮兮的……」

突如其來的拍肩驚的段隨手機差點沒拿穩,回頭查看,臉色一喜:「陸總?您怎麼來了?」

「不是說取消了山水秀的項目嗎,我也是合作方之一,有問題自然要來。」

佰君傳媒是國內處於金字塔頂尖的集團,囊括了短視頻,直播及影視娛樂等板塊,是傳媒界的龍頭企業,陸延之是現任總裁,此次山水秀的項目模特公司就是他提供的。

陸延之是個生意人,虧本的買賣他沒理由做。

「司總在天台要燒了秀的服裝,我正愁沒人攔住呢,打電話董事長也不接,您趕緊去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