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偷吻月亮的我》[偷吻月亮的我] - 《偷吻月亮的我》第9章 明亮.

這是新生開學以來的第一次運動會,賀枝的初中是在江城讀的,那的教學嚴格,運動會開的幾乎沒多少,也遠遠不如帝都的盛大.

一中人山人海,人潮擁擠,偌大的席座上坐滿了人,操場上是排山倒海的歡呼聲,拉拉隊站在席座最前面,手上帶着七彩顏色的手花。

林果果往邊上湊過來,小姑娘頭上帶着個頭箍,「賀大小姐必勝」幾個大字以炫彩的姿態印在上面,賀枝嘴角一抽,林果果懷裡抱着兩瓶雪碧,她空出一隻手來,從鬼里掏出幾顆椰子糖遞給賀枝,嘴裏叼着真知棒,聲音含糊不清:「枝枝,你是幾號啊?」

賀枝低眸,手裡捏着顆椰子糖,慢慢把糖紙剝落,淡淡的塞進嘴裏,舌尖划過,絲滑又甜膩,滿嘴的椰子味讓她滿足的眯了眯眼睛.

「我跟高二的跑,22號.」

音魚站在賀枝旁邊,張了張嘴:「混散的運動會啊?」

賀枝啊了聲:「我不知道啊。」

林果果擺擺手,操場上的聲音洪亮,歡呼的叫着人名,賀枝往操場看去,錄言正歡脫的站在跑道,上,一張臉笑得如同開了花,操場上沒有喊他名字的,傻大個卻自個兒揮着手。

林果果無語了一瞬間,看着陸言那傻樣笑出聲:「都沒人看他還在那折騰呢,這傻孩子腦子有大病似的,沒點自知之明。」

音魚也笑出聲。

陸淮野痞氣的站在一旁,穿着見白T,紅色的校服散散的搭在他肩上,背往欄杆上懶懶的靠着,狹長的丹鳳眼直白又熱烈的看着賀枝。

賀枝:?

賀大小姐淡漠的掃了眼陸淮野,視線依舊在操場那邊,陸淮野淡淡的「嗤」3聲。

林果果目光麻木的收回去,對着操場正要起跑的錄言大喊了句傻逼.

聲音貫徹校園,一群人大笑出聲。

「誒,陸言你行不行啊!」音魚抬手拍了拍錄言濡濕的胸膛,錄言一臉受傷的表情:「我讓裁判雨露均沾,可裁判偏偏就寵第一一人~」

那戲劇性的表情和語氣讓賀枝想到宋小寶的「我讓皇上雨露均沾,可皇上偏偏獨寵我一人~」

賀枝笑出聲,明媚迤邐。「賀枝同學。」

許期站在賀枝後面,手裡拿着個監色的文件,賀枝聞聲回眸,少年的耳尖微紅:「你的比賽需要淮備。」

林果果揶揄出聲:「矮油班長,不應該是你需要籌備你的比賽。」

陸淮野嗤笑出聲,錄言愣住,陸大少爺淡淡撇他一眼,他矯揉造作的學着陸淮野的身體,不屑嗤笑。

許期耳尖更紅了,賀枝好笑,回頭瞪了陸渡野一眼.

陸淮野垂下頭,抬手在發上揉了揉。

賀枝站上跑道的時候耳邊都是歡呼聲,陽光灑在她身上,換了一身紅色的運動服,眉眼艷麗,桃花眼瀲灧着,往台上一掃都是一片風情,隨着一陣排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