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偷吻月亮的我》[偷吻月亮的我] - 《偷吻月亮的我》第7章 炙熱.

鹿斯的呼吸噴洒在賀枝脖頸上,她微微有些難耐,脖頸往上揚,醫護室內灰暗,有窗戶,小小的,微弱的光射進來,她隨着那一束光抬眼看見面前的人。

鹿斯的眼眸淡淡的,含着墨色,眉宇是舒展的樣子,嘴唇的色彩紅艷,溫柔如斯。

賀枝微愣,好像在她面前,他總是溫柔的,像是刻意的.

她搖搖頭,把這個念頭甩了出去,嘴角微微扯了扯,萬一自作多情怎麼辦。

鹿斯掀起眼皮,一動不動地看着賀枝,呼吸溫熱,離面前的人極近,在暗不見天日的室內顯得曖昧又斑駁.

「阿斯!」

醫護室破舊的門被人直接踹開,林修慢悠悠的往這看過來,看見面前的人直接僵在原地,身後跟着一群大少爺,那音響又幽幽地響起來,恐怖的氣氛讓在場的人都是一抖,殺豬般的叫聲重新叫起來。

「….打擾了.」 林修顫巍巍的將破舊的門重新關上,賀枝一抖,只覺得牆上的牆灰都要被撞下來.

「鹿斯。」

賀枝的聲音有些嬌,聲線帶着抖,一時間明艷的樣子都沒了,指尖還抓着鹿斯身上的白襯衫,清淡的皂角味瀰漫在鼻息間,抬手輕輕的推了推他的胸膛.

桌面本就破舊,鹿斯微微往前抵了抵,賀枝不穩,猛地往前聳了下,她的手突然一下抱住他精瘦的腰身,溫熱的一顆心都要跳出來。

「抱夠了嗎?」鹿斯輕笑。賀枝,你怎麼這麼嗲。

鹿斯被人推開,賀枝輕輕整理了下衣服,黑暗讓她找不到路,門被人從外面推開.

「枝枝。」安簡的聲音清晰的傳到賀枝耳中,微涼的手指抓住了賀枝的肩膀.

她好像沒看到鹿斯。

她莫名鬆了一口氣,再呆下去她就要做混賬事了.

鹿斯整個人匿在陰影中,舌尖微微頂了頂,上顎,眉目清俊,眼眸在這黑暗中像閃着星光。

林修他們出去的時候還有些驚魂未定,一群世家少爺臉色蒼白:「這也太恐怖3,我被我老子打的時候都沒這麼恐怖.』

「鳴鳴嗚太折磨我 了.」

林修腦子裡還浮現着剛才的畫面,痴呆的眼神看着天際,眼神渺茫,他剛剛看見鹿斯把賀大小姐圈在懷裡,賀枝的指尖還揪着少年的衣服,在寂靜又灰暗的醫務室內一時曖昧叢生。

林修猶如被打了個晴天霹靂,看着鹿斯的眼神瞬間不對了,他突然想起賀宴陰鷙的眼神,渾身都抖了抖,迅速衝到鹿斯面前,一把拉過人。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