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頭七》[頭七] - 第一章 城隍廟

我老家在山西南邊,名叫陳家村的小村子。

熟悉那段歷史人的應該明白,

所以被鬼害死的人越來越多,村裡心有不忍,又擔心受到波及,就請外面的和尚道士神婆來抓鬼驅邪。

可這些高人只要進了陳家村,一個比一個瘋的厲害,一個比一個死的凄慘。

陳家村不富裕,總請高人也不是個事,倒霉的又多是以前的富戶,大家就聽之任之了,白天看中邪的人發瘋,夜裡就聽鬼敲門,誰要敢走個夜路,保准遇到奇怪的人借火搭話。

就這樣折騰了兩年,有位姓何的四川道士雲遊過來,聽說陳家村的事,表示要替天行道,保一方平安。

村裡人說:「俺們沒錢了。」

何道長說:「分文不取。」

這四個字獲得大家的信任,何道長着手驅邪,具體的過程我不清楚,就是何道長使了什麼法術,硬是讓村後的萬人坑安靜半個多月,趁這個時間,何道長組織村民在萬人坑上蓋了兩間房,一間城隍廟,一間陳家祠堂,被屠殺的祖宗們終於安靜下來。

何道長就在陳家村住下,威望極高。

雖然沒有錢,但給何道長湊幾畝田地卻不成問題,也不用他親自耕種,村裡出勞力幫他幹活。

何道長就選了我四爺爺。

為什麼選他?

因為我四爺爺太窮,家裡只有半畝薄田,三十來歲都沒娶上媳婦,平時也不怎麼吭聲,挺不起眼的一個人,何道長覺得他可憐,就跟村長打個商量,賣了四爺爺的半畝地,在他的地旁邊再買半畝,一共不到點六畝,全交給四爺爺打理,收成對半分。

這可是天上掉餡餅的好事,而且何道長當時是村裡最粗的大腿,村長都聽他的,誰都沒想到我四爺爺窮都窮出狗屎運了。

可更加沒想到的是,我四爺爺那叫一個傲嬌,村長找他給何道長幹活。

四爺爺就倆字:「不去!」

村裡人都奇了怪了,就連何道長都跑來問他,是不是有什麼誤會?

四爺爺說,沒誤會,俺就是不給你干。

天上掉餡餅卻不肯接,村裡人肯定不勸他,但都罵他是個缺心眼子,活該一輩子打光棍。

後來我爺爺聽說這事,就去找四爺爺談心,不知倆人聊了什麼,四爺爺答應給何道長種地。

村裡人說,這是老四躲都躲不掉的福分。

可誰都想不到,四爺爺給何道長種了三個月的地,一天早上,他在地里割麥子,忽然一腦袋栽倒,滿地打滾。

以前也沒聽說他有什麼毛病,村裡人嚇一跳,想扶他去瞧大夫,可四爺爺折騰的太厲害,五六個莊稼漢都按不住他,只好去請村裡的大夫過來。

大夫還沒來,四爺爺慘嚎一陣,伏地不動了,有人湊過去問他:「老四,你沒事吧?」

四爺爺忽然醒了,猛地坐起來,一睜眼,瞪着身邊的人,而那眼神陰冷到極點,好像變了個人似的。

又有人問他,是不是身子不舒服?

四爺爺不答,撿了把鋤頭,輪圓了趕開身邊的鄉親,撒開步子就往後山跑。

這時候有人發現不對勁了,驚叫一聲:「你們看。。。你們看他的影子!」

大家定睛看去,烈日當頭,而我四爺爺,根本沒有影子!

有人說,這是他娘的中邪了,還請啥大夫,趕緊請何道長吧。

一群人追在四爺爺身後,免得他跑丟,而四爺爺一股腦跑到城隍廟前,終於停步。

城隍廟是何道長主持修建的,雖說誰也沒見過城隍爺顯靈,可自從城隍廟建起來,村裡再沒發生鬧鬼的事,中邪的四爺爺往城隍廟跑,鄉親們議論紛紛,這是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難道他要找城隍爺自首?

鄉親們圍着四爺爺不讓他跑了,而他則提着鋤頭,繞着城隍廟走了一圈,緊盯廟牆好像在尋找什麼東西,最後,他在側牆停步,伸手在牆上摸了一陣,確定位置,舉起鋤頭狠狠砸了上去。

這個動作讓村裡人心驚肉跳,而四爺爺的喊聲則將他們嚇了個半死。

四爺爺邊砸邊喊:「讓你欺負我,讓你欺負我!」

圍觀的人慘叫起來:「鬼啊!」拔腿就跑。

因為四爺爺居然變了一副女人嗓音。

收到消息,何道長提着傢伙事趕來,迎面碰見四散奔逃的鄉親,詢問情況,收攏村裡人跟他一起過去,而他們再次回到城隍廟,所有人都瞠目結舌。

四爺爺將那堵牆砸出一個窟窿,窟窿邊緣,流着粘稠的鮮血。

村裡人向何道長請教,這是咋回事?

何道長眯眼看了看,撂下一句話:「城隍爺流血了!」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