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聽雪閣里聽風月》[聽雪閣里聽風月] - 第4章

的名字叫冽冬。
聽雪閣除了練武,也會安排眾人讀書認字,以便執行更多任務,冽冬這兩個字的寫法是她最早學會的。
在聽雪閣中,薛安漸漸知曉了許多事。
當今世道亂,他們所在的大周王朝因王族造反四分五裂,戰亂間割據勢力如雨後春筍,不少梟雄佔地為王,冽冬的父親也是其中一員,他手下統領的姜遙二城有着江南地區最肥沃的土壤,軍隊強勢,百姓安居樂業。
姜遙二城是寶地,也正因如此常遭他人覬覦。
冽冬的父親身體不好,冽冬總有一日會繼任城主之位,屆時會有不少人想拉他下馬,是以他很早便創立了聽雪閣,用以培養暗衛。
老大常說姜遙之外還有別的城市,在戰亂之前大家可以隨意出遊,吃遍天下美食,吃一條街不帶重樣的。
城外也不會滿是流寇,到了春日,姑娘們會穿上五彩斑斕的衣裙去踏青,在草地上嬉鬧,看起來像是飛舞的蝴蝶。
「天下何時才能太平啊……」老大用一句話結束了追憶,底下一堆人聽的眼饞極了,只有薛安面無表情地將擦劍的手一頓,重新走向了練武場。
這一切都離薛安太遠了,她所思所想不過一件事,那就是去冽冬身邊。
聽雪閣每年舉行一次比武。
薛安打了九年,從倒數第一,打到前二十。
因她是個女孩,又是同門從小看到大的,大家都對她優待些,甚至還有人日久生情,向她示好的。
但薛安從不給任何人回應,同門之間的交流,也僅限於武藝的切磋。
同門都說,薛安啊,是個心冷的。
九年間,她只老大的一句話笑過一次。
在她將劍橫在排名二十的同門脖子上時,老大說:「不愧是主上撿回來的丫頭,沒給他丟臉。」
薛安想,這是自然的,嘴角便牽起一個淡淡的弧度。
冽冬每隔一段時間都會來聽雪閣看眾人練武,每次他來,薛安總是鉚足了勁練習,將同門打的連連後退,好讓他知道自己這些年沒有白費。
可他的目光從來都是古井無波,淡淡地掃視一圈,不為任何人停留。
唯一一次他瞥過來,卻是在指導她的對手,一句「攻她左肋」,讓她在床上養了半個月的傷。
她卻只擔心,他會不會記住了自己的笨拙。
於是更加廢寢忘食地訓練。
同門心疼她,

猜你喜歡